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中国透视】汇率操纵国4月出炉 美中两国或再起摩擦
상태바
【中国透视】汇率操纵国4月出炉 美中两国或再起摩擦
  • 王允钟 加图立大学兼职教授
  • 上传 2017.02.08 16:2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十年前(2007年),美国的经常收支逆差达到最高点。相反,当时中国经常收支的顺差则创下了最高纪录。当时美国与中国被叫做“中美共同体(Chimerica),人们担心它们会变成希腊神话中由带有不同基因的两个生命体组成的怪兽客迈拉(Chimera),充斥着不详的预言。这头“客迈拉”是否会因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而从十年的沉睡中惊醒呢?美中之间“钱的战争”的血腥味越来越浓,令人担心不已。

特朗普的前任——美国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的对华封锁政策可以分为两个层次来说明。首先是“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以及“亚太再平衡(rebalancing)”政策。实施这一政策的依据是他判断亚洲的重大决定将直接影响21世纪的命运走向,因此美国必须参与亚洲的决定。

作为从安保层面推进的政策,他原打算将美国海军力量的60%驻屯到亚洲。但在美国议会决定缩减军备之后,奥巴马政府拿出了新的筹码——构建从经济上包围中国的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这是一个由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共同参与的多边经济合作机制。

然而,特朗普上任第三天(1月23日)便宣布退出TPP。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他反对美国封锁中国?当然不是。这是因为他认为多边协定对美国没有任何好处。他相信,这一机制不能给美国创造更多工作岗位,只会让其他参与协议的国家从中受益。

TPP立足于基本规则,但比起规则(rule),特朗普更喜欢交易(deal)。在多边主义的情况下,即便规则本身很好体现了美国的立场,谈判的空间也会受到大大限制。但在双边谈判的场合中,美国作为强国,必将占据有利位置。这是博弈的法则。特朗普作为谈判达人,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深知非法移民是墨西哥一大弱点的特朗普主张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进行重新谈判,因为他很清楚,未来的谈判必然会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

特朗普喜欢将自己与演员出身的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相提并论。曾客串《小鬼当家2》的特朗普为了让自己更像里根而提出了里根曾经强调的“以实力求和平(Peace through strength)”口号,宣称要建设伟大的美国。

需要关注的是,特朗普为达成这一目标,在贸易政策团队中安排了清一色的“反华人物”。他任命美国国内代表性反华学者纳瓦罗(Peter Navarro)为白宫新设的贸易委员会主席,便是一件颇具代表性的事件。

纳瓦罗所著的《致命中国》一书断言,中国将导致美国制造业彻底死亡,认为中国经常操纵汇率。

特朗普在竞选游说时曾表示“将在就任总统的100天内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对中国的非法行为采取措施,对中国生产的进口产品征收45%的关税”,态度非常强硬。特朗普真的能够将这个大选承诺付诸实践吗?

美国议会的主流观点也认为中国正在操纵汇率。因为中国的透明度不高,而且至今还在实施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总有一天,中国最终也要实行自由浮动汇率制度。

但中国明显缺乏信心,目前尚不具备应对危险的强大能力。中国人民币虽然在去年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但中国目前仅算得上刚刚进入国际金融市场,草率进行资本自由化可能会因此大跌跟头。中国只是块头较大而已,仍属于金融落后国家,这是中国由国有商业银行主导进行管制金融的结果。美国便是打算对中国的这一弱点开刀。

美国议会的这一气氛反映到政策之中,2016年生效的《贸易促进法》为美国指定汇率操纵国提供了法律依据。根据该法规定,美国财政部将在每年4月和10月指定汇率操纵国。

美国制定的汇率操纵国判断标准有三个,分别为:对美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经常收支顺差占GDP的比例超过3%;外汇储备增加额超过GDP总额的2%。三个条件全部符合的国家将被指定为汇率操纵国,符合其中两个条件的将被列入汇率观察名单。

去年4月和10月,中国均被列入汇率观察名单。韩国也与德国、日本和瑞士等国家一起被列为汇率观察对象。一旦被列为汇率操纵国家,美国财政部将要求相关国家采取措施纠正被汇率和贸易顺差过多的状况。如果在美国提出要求1年后,相关情况仍未得到改变,该国将被排除在美国政府采购市场之外,美国还会采取限制对该国投资以及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施压等措施。

特朗普正在等待4月到来,等着美国财政部指定汇率操纵国的结果出炉。问题在于,美国一旦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韩国很可能也会被一并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

德国是欧元的宗主国,日本被视为一个政府不介入外汇市场、实施完全自由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因此,美国财政部瞄准的目标只可能是中国和韩国。

根据去年10月美国财政部发布的外汇报告(FX Report),中国的对美贸易顺差虽然达到了韩国的十倍以上,但仅从经常收支的顺差规模来看,中国只有2.4%,韩国却达到了7.9%。这虽然是韩国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进口规模降幅大于出口降幅而引起的典型不景气型顺差,但特朗普政府可能不会接受这一理由。

此外,为按照竞选承诺打造强大的美国,特朗普打算加快军事力量和基础设施建设,并实施扩张财政政策。美国的经济一旦繁荣起来,中国和韩国的对美出口很可能会有所增加。

这样一来,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把韩国对美贸易顺差增加的原因归结为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失败。因此,韩国绝对有必要为重新谈判韩美FTA做好准备。不过,韩国的当务之急是努力实施与日本一样的自由浮动汇率制度,以规避被列为汇率操纵国的风险。同时,韩国必须承受由此带来外汇市场浮动性变大的后果。

另一方面,中国则一心在今秋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前最大程度减少可能有损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力的外部因素。因此,一旦美国财政部今年4月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中国必定会做出强烈反击。

中国可能会首先取消原定于5月举行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或者取消购买美国产飞机、缩小谷物等从美国进口的产品规模,并可能对美国企业在中国国内的自由活动进行限制等,启动各种非关税贸易壁垒。另外,中国还有可能抛售手中多达1.16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但此举会导致两败俱伤,中国需做好蒙受损失的准备。

特朗普一直谴责奥巴马的再平衡政策反而激化了东亚地缘政治的不稳定性。他相信只有军事上的优势地位才能为东亚地区带去和平。

面对特朗普的这些举动,最感到担心的不是中国,而是韩国。中国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已经将曾经高达70%的贸易依存度降低到30%,正设法迅速将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为以内需为中心的经济发展模式。

但韩国的贸易依存度依然高达80%,对于外部变数的抵抗力相对较弱。相反,中国无论如何已经成长为足以与美国抗衡的G2大国,虽然军事力量还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但在经济力量上,中国正迅速追赶美国。

也就是说,特朗普对中国开刀,真正的受害者可能不是中国,而是韩国。面对瞬息万变的国际局势,特别是快速变化的全球经济版图,韩国必须保持高度警惕,时刻保持清醒。韩国不应加入反全球化的潮流,只关注国内问题,而应该进一步放宽视野,寻求解决方案。这才是韩国的生存之道。

◆王允钟

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曾任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国际金融室室长、SK中国经营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韩国商会会长等职务,现任SK经营经济研究所顾问和现代中国学会副会长。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