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8日 (周四)
中国航空航天事业迅速崛起 8年后将独自坐拥宇宙空间站
상태바
中国航空航天事业迅速崛起 8年后将独自坐拥宇宙空间站
  • 崔埈豪 记者
  • 上传 2016.11.09 16:0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宇航局(NASA)的“阿瑞斯3号”探险队在探测火星过程中遭遇了沙尘暴,成功紧急逃离,但一名叫马可·瓦特尼的生物学家遇难。探险队断定他已无生还可能,离开了火星。然而,瓦特尼却戏剧般地活了下来,并好不容易将自己还活着的情况告知了地球。想营救瓦特尼的NASA却束手无策。此时,中国的NASA——国家航天局(CNSA)登场了。NASA在中国CNSA太空补给船的帮助下成功救回了瓦特尼。

这是去年上映的美国科幻电影《火星救援》的故事情节,中国在这部电影中扮演的是与美国比肩而立、威风八面的太空合作伙伴。

科幻电影讲述的是未来的故事,但它通过出场人物与出场国家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地位,中国已成为现实中的太空强国。10月17日上午7时30分,位于中国西北部甘肃省戈壁滩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晨雾弥漫的发射台上,搭载有神舟11号载人飞船的长达58米的长征2F型运载火箭喷射着火焰直飞云霄。两天后,在距离地球上空393公里的轨道上,神舟11号与每秒8公里高速运转的实验用宇宙空间站天宫2号成功实现了交会对接。由此,中国成功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之后第三个完成该实验的国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当日的贺电中表示,“希望不断开创载人航天事业发展新局面,使中国人探索太空的脚步迈得更大更远,为建设航天强国做出新的贡献”。

中国正在争取在2022年建成宇宙空间站,计划明年将发射天舟一号货运飞船与天宫2号对接,2018年发射建造宇宙空间站的核心部分“天和1号”,搭建空间站骨架。按照这一进程,将在2022年前拥有重达60吨的宇宙空间站。并且,在两年后的2024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唯一拥有宇宙空间站的国家,这是因为美俄两国共同运行的国际宇宙空间站(ISS)将在这一年退役。

图为被任命为中国“火星大使”的NBA篮球名星姚明与奥运会女排国家队主教练郎平(右侧)

不只有宇宙空间站,中国还在实施在2021年7月以前探测船登陆火星的火星探测项目。202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的日子,为了向全球宣传其火星探测计划,上月11日中国政府还将活跃于美国职业篮球协会(NBA)的篮球名星姚明和在今年巴西里约奥运会夺得金牌的女排国家队主教练郎平等选为“火星大使”。在此之前,中国未曾有过为太空开发项目选聘宣传大使的先例。这表明,火星探测项目被赋予了“国家目标”这一象征意义。

在与地球相隔38万公里的月球上插上五星红旗的壮举距今已过去三年。2013年12月,中国的探月卫星嫦娥3号成功登陆月球,这是继1976年苏联的“月球24号”登月37年之后,地球上的宇宙飞船再次登陆月球,中国也成为继美国和俄罗斯之后第三个成功登月的国家。当时的嫦娥3号在月球表面释放了一辆月球探测车“玉兔号”,启动了探测活动。玉兔的寿命原本为一年,但却在最低温度达零下170度、最高温度达零上130度的月球表面一直工作至今年7月,达972天,创下了世界最长时间的探测纪录。

中国的宇宙开发历史可追溯至上世纪五十年代。1957年10月苏联成功发射了世界首颗卫星斯普特尼克1号,不仅美国为之震惊。翌年,中国的毛泽东主席就下达了开发卫星的指示,当时中国得到了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的帮助。苏联不仅提供了作为运载火箭的R-2,还派出了100名专家,但两年后双方关系恶化,苏联撤走了技术专家,中国的宇航开发事业陷入了危机。

但中国让后来被称作“中国航天之父”、旅美科学家钱学森博士负责自主开发导弹与宇宙火箭。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中国成功开发出了洲际弹道导弹“东风4号”,随后又于1970年研制出了三级运载火箭“长征1号”。由此,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能够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迫使美国推迟了运载火箭的研发,其宇宙开发事业进入了低潮期。中国在此时杀进了商用运载火箭市场,发射了美制卫星,实现了再次跨越。现在,中国从事航空航天产业的人员已达到了50万人。

2014年中国的航空航天开发预算为45.69亿美元(约合5.1886万亿韩元),紧随美国(347.42亿美元)和俄罗斯(87.28亿美元)之后居世界第三位。而且,与包括美俄两国在内的大部分宇宙开发国家的相关预算逐年减少的趋势相反,中国在这方面的预算每年都新增5亿美元左右,这也反映了其实现宇宙崛起的意志。

尽管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位居美国之后排名世界第二,但人均国民收入不过8000美元出头。在此情况下,中国为何对太空探险倾注了这般热情?答案在于宇宙技术是国防科研发展的体现。从近期朝鲜的情况就可看出,宇宙运载火箭其实就是导弹。另外,中国还在今年6月发射了第23颗导航卫星,正在推进在2020年前完成构建自主卫星定位系统(GPS)的计划,该计划旨在摆脱在军事作战上必不可少的卫星导航服务不得不依赖美国的现状。

中国提出了太空开发与商业化并举的战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研究结果显示,在宇宙开发的经济效应方面,其直接产出效应是投入费用的1.75-3.4倍,间接产出效应达4倍以上,这对于近年来年均增长率滑落至百分之六点几的中国经济来说,宇航事业可为其注入新的活力。中国国金证券最近估测,中国的宇航产业规模至2020年将达到134万亿韩元以上。

韩国汉阳大学政治外交专业教授金庆敏表示,“中国的宇宙开发战略不仅可培育宇航产业技术,还与成为世界两大强国(G2)的安保战略直接相关”,“卫星发射、月球和火星探测意味着不会在与美国的战略安全竞争中失去主导权”。

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探月事业团团长崔杞爀表示,“宇宙技术是创造新技术和高附加值的‘综合性系统技术’,随着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参与到太空开发事业中,中国太空开发事业的产业化和商业化将进一步加快”。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