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顺实依然否认所有嫌疑 称“完全不知情,纯属中伤”
상태바
崔顺实依然否认所有嫌疑 称“完全不知情,纯属中伤”
  • 金善美 宋承桓(音)记者
  • 上传 2016.11.02 15: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这事我不太清楚。”“我不记得有过这事。”据检方透露,从11月1日上午10时开始,在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705号影像录制室内,与检察官相对而坐的崔顺实(60岁)就检方不断抛出的问题给予简短的回答,统统表示“不知道”。这与崔顺实在前一天下午在记者的提问与相机闪光灯下哽咽着说道,“我犯了死罪”,“对不起,请国民们原谅我”的态度可谓是天壤之别。

崔顺实10月31日在接受检方调查的过程中,被紧急逮捕关,并押至首尔拘留所,图为崔某11月1日上午抵达首尔地方检察厅接受调查。检方计划在今天(11月2日)崔某逮捕时限结束时申请拘捕令。[图片来源:金正贤(音)记者]

在当天上午从首尔拘留所乘坐法务部押送车抵达目的地下车时,崔某的着装已不同于前一天。前一天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她似乎不想让外界看到自己的脸,不仅带着宽沿儿的渔夫帽,并将帽子压低,还用带有水滴花纹丝巾挡住了脸。而这次她只戴了口罩,并将口罩这到眼底。此前带有粉红色镜片的黑框眼镜也没有出现。而她的脚上仍然穿着那双曾因记者和抗议市民的推搡,而挤掉的普拉达鞋子;而在从前一天起一直穿着的黑色上衣则挂有写着号码的胸牌。等到押送车上其他人都下车后,崔某才下车走向调查室。

对崔某的调查与前一天一样主要由检方刑事8部负责。据检方透露,提问多为有关在Mir财团以及K体育财团成立之时,由青瓦台前政策调整首席秘书官安钟范(57岁)出面,经全国经济人联合会主导,强行要求相关企业出资774亿韩元的相关嫌疑。

调查的重点在于崔某与安钟范在财团成立以及运营过程中,究竟进行了怎样的协商讨论。此外就崔某是否在暗中将该财团视为自家公司,并将财团资金挪用至其成立的The Blue K和Widec Sports等法人的相关调查也正在进行。

检方相关人士表示,“除全经联副会长李承哲外,其他大多数人都供认了安钟范确实曾介入过该事件,因此想要推翻(强行筹资)的事实关系已难于登天”。K体育财团前秘书长郑贤植(音,63岁)也在上月末的检方传唤中透露,“在接到安钟范和崔顺实的指示后,我要求SK出资80亿韩元”。SK集团的工作人员在近期的检方调查中也承认确实收到过相关出资提案。另据检方调查显示,乐天集团也同样收到了前事务局局长郑贤植要求追加70亿韩元基金的指示,但在实际转账后由于恰逢检方对乐天集团进行内部调查而被原数退换。

检方同时还就崔某是否以自己与女儿郑尤拉(20岁)的名义在德国成立公司,并走私外币以购买房产、马匹等相关嫌疑进行了审问。崔顺实母女成立了Widec等多家皮包公司,目前其涉嫌利用该公司进行洗钱和逃税行为。

在当天下午7时用过晚餐后,崔顺实来到了10楼的影像录像室。在录像室中,特搜1部的检方人员就朴槿惠总统的演讲稿以及人事安排资料等青瓦台主要国政资料为何会储存在报道中所提及的崔顺实的平板电脑中,以及其是怎样收到相关资料等进行了盘问。

崔顺实对相关问题坚持已有主张,反复给出了相同回答称“那个平板电脑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那些资料为何会出现在那里面”。检方相关人士表示,“由于紧急逮捕时限截至11月2日,因此检方计划首先利用目前已经明确掌握的相关嫌疑申请拘捕令”。

与前一天向检方要求晚饭吃精熬牛骨汤不同,崔某当天的午饭和晚饭是拘留所囚犯的统一用餐。调查直至深夜,结束后崔顺实乘车,经20分钟车程再次回到了京畿道义王市的首尔拘留所。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