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8日 (周四)
高丽酒店门庭若市 平壤游客络绎不绝
상태바
高丽酒店门庭若市 平壤游客络绎不绝
  • 高守锡 统一文化研究所研究委员
    协助整理 = 郑英教 统一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 上传 2016.10.21 16: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与其原地踏步,不如往前迈出一小步,比起一味的豪言壮语,即便往前迈出一小步也是好的。”

这是德国“东方政策”的设计师、西德前任总理维利·勃兰特(1913~1992年)给出的忠告。现在韩朝关系完全破裂,“先发制人式打击”、“把首尔变成焦土”等危险的措辞不断穿梭在停战线两侧。然而,在韩朝剑拔弩张之际,国外的机构却在纷纷前往朝鲜,迈出了勃兰特前总理所谓的“一小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教授朴敬爱(音)也是其中的一员。她从2011年开始举行邀请朝鲜学者前往UBC接受研修培训的“加拿大与朝鲜知识交流合作项目”。该项目除UBC研修活动外,还会在平壤举行学术会议和现场实习活动。朴教授深信,这一举动虽小,但“教育可以成为推动朝鲜发展的一个媒介”。今年10月5日~6日,她在平壤人民文化宫举行了“可持续发展问题平壤国际讨论会”,朝鲜的关注点已经从经济发展放宽到环境领域。记者采访了10月4日~11日在平壤成功结束讨论会后短暂到访韩国的朴教授。

朴敬爱教授说“咸镜北道的水灾令朝鲜进一步认识到了植树造林等环境问题的重要性,朝鲜开始对指定经济开发区时,需要一并制定相关环境保护计划的意见产生共鸣”。

现在日渐强化的对朝制裁应该会令朝鲜感到非常苦恼,当地的实际情况如何?

“联合国2270号对朝制裁决议已经生效七个月,所以10月4日我在北京搭乘高丽航空的航班时,原本以为飞机上会很冷清,没想到是我想多了,不仅飞机上座无虚席,高丽酒店也住满了客人。似乎有很多中国游客趁着从10月1日开始的国庆长假前往平壤旅游。朝中政府之间虽然矛盾不断,但游客并非制裁对象,所以酒店里到处都是游客。坐电梯从房间下到酒店大厅,几乎每层都有人按停,我还因此感到厌烦不已呢。”

相比以往的制裁,2270号决议已经非常严密了,不是吗?

“大概朝鲜也会因此受到内伤吧。但作为一个数十年来不断遭到各种制裁的国家,从外表看来,朝鲜似乎并未将制裁看得多么严重。用英语说就是,business as usual(与平时没有两样)。不知道内部情况究竟如何,但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既然制裁效果如此微弱,就应该制定一个更强力的制裁方案,不是吗?

“这样说不知道有没有问题,但在我看来,朝鲜目前的情况与今年4月2270号决议刚生效一个月后我去朝鲜访问时并没有任何区别。在被称为‘朝鲜江南’的未来科学家大街上,超高层建筑仍然在不断增高。说实话,我曾以为制裁生效一段时间后朝鲜会感到紧张,可当地的气氛完全出乎意料。”

曾有预测认为朝鲜会在劳动党建党纪念日(10月10日)发射远程导弹或进行第六次核试验,但并未发生这种情况,您怎么看?

“劳动党建党纪念日当天我在平壤,不同于外界对朝鲜会发射远程导弹或进行第六轮核试验的忧虑,平壤市内非常安静。我所投宿的高丽酒店周围也像往年一样出现了很多身穿漂亮韩服欢度国家节日的女性。可能因为在去年建党70周年时刚刚举行过大规模庆祝活动,这次建党节朝鲜表现得非常安静。”

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似乎过度执迷于开发核武器,您怎么看?

“朝鲜人都将核武器视为关乎国家存亡的重大问题。无论是国家、体制内还是民众个人,似乎都已经达成共识,甘愿为拥有核武器牺牲一切。而且,朝鲜将核武器视为可以用来与美国下任政府进行谈判的一个手段。”

这次学术会议的主题是环境问题,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主题?

“朝鲜已经认识到开发活动造成的环境问题。今年咸镜北道水灾使朝鲜进一步感到了植树造林等保护环境的重要性。由于山上几乎没有绿树,且堤坝设施不牢,每到夏季,朝鲜人都会深感不安。朝鲜人经常说 ‘干旱有终,洪灾无头’,干旱再怎么严重,也总会有些收成,一旦遇到洪灾,却只能颗粒无收。从中可以看出朝鲜的苦恼。”

即便如此,在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的情况下,朝鲜也会把环境问题放在经济开发之后考虑吧?

“就在两年前,我还听说朝鲜要开发一种上山挖野菜打猎的旅游商品,这种想法简直令外国游客无法理解。但现在情况变了,朝鲜已经认识到如果以破坏自然为代价进行旅游开发,长久来看,会导致严重的环境问题。他们已经对指定经济开发区时需要一并制定环境保护计划的意见产生共鸣。朝鲜的环境问题对韩国也会造成影响,所以即便不喜欢朝鲜,韩国也不应在此问题上视若罔闻。”

朝鲜有哪些人出席了这次会议?

“国土和环境保护省副相郑永男和农业省、城市经营省、国家旅游总局等内阁相关部门的干部们,以及科学、教育机构的研究员等共计130多人出席了会议。原计划把出席人员限制在100人,但报名人数众多,只能增加了人员数量。而且,朝鲜《劳动新闻》在10月7日第四版和10月8日第五版都对活动内容进行了报道。”

朝鲜与会人员有何反应?

“这样说有些自我吹嘘之嫌,但他们的反应确实远超预期。从美国、加拿大、中国、印度、英国等国前往出席会议的环境专家们普遍表示 ‘朝鲜与会者们的知识水平以及他们学习的热情令人叹服’,大家还互相交换联系方式,对知识交流表现出了很大热情。不少朝鲜与会者还希望我们能寄些书籍过去,使他们能够了解最新的环境技术。”

朝鲜与会人员最关注的领域是什么?

“他们非常关注山林发生的病虫害问题。朝鲜全境的山林病虫害都非常严重。在韩国颁布5·24对朝制裁措施,并停止向朝鲜援助防治病虫害的药剂后,朝鲜曾向外国请求援助,但情况非常困难。”

此外,他们还关心什么问题?

“农业省相关人士提出了大量与他国有机农和畜牧业相关的问题,为了向居民提供优质蛋白质,朝鲜在江原道洗浦郡建立了大规模畜产园区,所以他们很想学习先进的畜产技术。”

您举办“加拿大与朝鲜知识项目”的契机是什么?

“我认为在政治情况困难时,需要开展一些非政治领域的交流。我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和加拿大学者及外务省官员一起访问平壤,后来在2010年再次访问平壤时提出了进行这个项目的意见,并正式启动了该项目。出乎意料的是,朝鲜对进行这一项目非常积极,今年是该项目举办的第六个年头,我迄今已经先后15次访问朝鲜。”

UBC研修活动以何种方式展开?

“UBC研修就是每年邀请6名朝鲜大学教授前往学校接触资本主义经济教育,今年的研修从7月开始,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金策工业综合大学和人民经济大学等的教授都在参加。他们将在UBC接受为期六个月的培训,学习国际经营、国际经济、财政、金融、贸易等领域的五个课程,同时参加现场实习活动。去年6月有一批朝鲜经济专家对印度尼西亚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学习当地经济开发经验,同年11月我们还与联合国训练研究所(UNITAR)一起在瑞士日内瓦和伯尔尼地区对他们进行了农业与畜产业课程培训。因为瑞士伯尔尼的兽医大学非常优秀,若想发展好畜牧业,就必须学好兽医技术。”

缘何要对他们进行资本主义课程培训?

“以往与朝鲜有贸易往来的社会主义经济圈几乎已经全部消失了,无论朝鲜高兴与否,以后都需要与资本主义市场展开贸易。所以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必要的课程。”

效果如何呢?

“接受过相关培训的教授们回到朝鲜,将自己从UBC学习的知识传授给学生们,培养出了大量优秀人才。”

朝鲜由哪个机关负责推荐教授?

“教授们由各大学和内阁的教育委员会(前身为教育省)推荐,相当于韩国的教育部。”

项目在朝鲜的合作伙伴主要是朝鲜内阁的机构,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经常进行学术交流,自然就与教育委员会结成合作伙伴。而且,根据不同的学术会议和现场实习主题,农业省、对外经济省和国土和环境保护省都与我们保持着交流。”

能够与朝鲜合作举办项目长达六年时间,应该并不容易吧?

“我做这件事有个原则,那便是保证公开透明。如果秘密开展活动,很容易引发某些误会,从而导致项目无法持续下去。我一直在努力保证所有活动的透明度,从向朝鲜提议举办项目开始,自始至终都向外界保持着公开透明。”

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最大的困难还是钱(Money)的问题。如果接受政府援助,有时会导致项目无法展开。现在我们主要从支持纯学术交流的基金会而不是企业那里接受帮助。幸运的是,总有一些人理解我的这份小小热情,使活动能够坚持到今天。我并不认为这是我一个人举办的活动,而是由我代表所有抱着共同想法的人在做这件事情。”

应该会有很多诱惑使您想要放弃项目吧?

“从一开始策划到筹集资金、开展活动,所有事情都要我去做。像这次的环境主题,我自己并不了解,所以从联系出席人员开始就非常苦恼。每当这个时候,都会不自觉产生放弃的想法,但在自己战胜这些诱惑,经历一番困难最终推动活动顺利举办后,看到朝鲜人对学习新知识如此积极,听到他们说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就感觉什么都无关紧要了。(笑)”

什么时候最有成就感?

“看到曾经参与项目活动的人在学问上有所发展、获得晋升或者进入其他机构任职与别人分享学到的知识,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候。这些让我感到自己的付出最终对朝鲜有所帮助,所以非常满足。每次来平壤与去过UBC的人见面,感觉就像在走亲串友一样。这次会上我也一样与他们见面吃饭聊天,他们就像我的家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