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前景不明 韩国亟需应对之策
상태바
全球经济前景不明 韩国亟需应对之策
  • 司空壹 本报顾问、前财政部部长
  • 上传 2016.10.19 15:4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继4月份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不久前再次下调了全球经济预期值。IMF指出,发达国家特别是全球第一经济体——美国的经济增势未达当初预期、英国脱欧会给国际贸易和金融带来不确定性等系主因。

IMF展望认为,幸运的是,尽管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增长势头也较疲软,但其它新兴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在持续,全球经济的整体增长不会出现较大偏差。

全球金融危机于2007年、2008年爆发,到明年即将迎来第十个年头。但明年的经济增长率止步于3%左右,与金融危机爆发前的五年间一直保持年平均5%以上的增长相比,呈现出相当疲软的走势。尽管各主要发达国家做出了很大努力,动用了量化宽松、负利率等直到全球发生金融危机之前还在经济学教科书上无从查到的一切非传统的货币、金融政策手段,但这些国家萎靡不振的经济走势仍在持续,变得让人更加令人失望。

对此,部分专家认为,全球经济的这种低增长是由多方面结构性因素造成的,若长期持续下去,将难免出现上世纪三十年代大恐慌之后曾担心过的、情形相似的“长期停滞”状态。

不仅如此,还存在着另外的、可能使全球经济近期前景更加不明朗和陷入大混乱的因素,即,现在以美国为首的主要发达国家盛行迎合多数选民的国内政治,以及由此引起的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也在升温。

尽管是竞选策略,但唐纳德·特朗普居然还主张,若当选总统,他可能让美国退出世界贸易组织、重新商讨或废除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等现行的自由贸易协定,以及将单方面改变美国此前发行的国债偿还条件。

某全球知名专栏作家曾说过,特朗普若获胜将带来“危险的无秩序”而非“世界新秩序”,我认为这并非是危言耸听。问题是,我们必须认识到,若希拉里·克林顿当选,她也会以保护本国产业和就业岗位等政治名义来强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只不过会在程度上有一定的差别罢了。大多数劳动阶层因为经济长期处于发展停滞状态而遭受经济上的压力,同时又因为技术的快速变革在发展成果分配上备受冷落或受到损失,他们的不满之声不会在一时间消散,而这也成为了选民迎合主义政治的温床。英国决定脱欧之后,欧洲许多国家目前都出现了国粹主义政治潮流也与此一脉相承。

这样的迎合大多选民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的增强有可能使低迷的全球经济衰退更加严重,或陷入长期化,从而引发新一轮贸易保护主义等使世界经济陷入恶性循环的怪圈,基至不能排除在这一过程中发生主要国家间竞相实施量化宽松和发生“货币战争”的可能性。

从长短期两方面来看,全球经济环境均将陷入困境。对于格外脆弱经不起外部冲击的韩国来说的确是一个重大挑战。当然,在国际竞争前沿,应攻坚克难的企业和工人(工会)需要倍加努力去提高国际竞争力和生产效率,但重要的是,越是这种时候韩国政府越应去尽自己应尽的职责、发挥坚定不移的领导力。

韩国政府应通过对国内总需求进行管理以保住海外需求(出口),并籍此稳定宏观经济,同时还应持之以恒地推动产业和企业结构调整以及就业市场的改革。当然也有必要在可能的范围之内投入追加更正预算来增加政府开支。不过,更可取的是最大程度地扩大民间企业的投资,应抓紧推动此前未完成的针对各种企业限制的改革,此时还应果断地废除现行的与首都圈相关的针对企业的各种限制。当然对于与第四产业相关部分以及整个服务业相关的规定也应实施大的改革。

我们应当认识到,从政府对于宏观经济总需求进行管理或对企业投资环境进行改善的角度来看,当前政界正在酝酿上调法人税率或增值税率已脱离了理论上赞成与否或税率标准高低的范畴,是极不合时宜之举。

尽管如此,韩国政府应率先行动起来发挥应有的职能和正确的领导力。也就是说,韩政府须有一套能够提高自行制订和贯彻政策效率的措施。不能忽视这样的一个现实,即,若在未实施政治改革的情况下,也能发挥现任总统负责制的优点,则总统还是有很大余地去对政府职能做出很大改善的。

在没有人事权的部长手下任职的干部们连面对面相互沟通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用kakaotalk(聊天应用)做决定,同时又要应付听证会的政府又怎能着眼于长远去制订、协调并切实执行政策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