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10日 (周六)
世界银行在中国首次发行SDR债券,人民币将崛起
상태바
世界银行在中国首次发行SDR债券,人民币将崛起
  • 金佑京(音) 记者
  • 上传 2016.08.18 13:5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人民币霸权时代即将来临?世界银行8月12日表示将在中国首次发行特别提款权(SDR)计价的债券。

SDR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会员国在紧急情况下向IMF进行特别提款的权利。由于它是一种无形的货币,因此虽然面值由SDR来定,但结算时可以用作国际通用货币。世界银行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世界银行行长金墉感叹道,“我非常高兴能为提高中国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地位而出一份力”。虽然规模只有20亿特别提款权(约合28亿美元),但这对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中国来说意义非凡。

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战略是在降低美元的影响力并使国际结算货币多元化的同时提高人民币的地位。若将人民币定为国际结算货币,则可以制定在进出口汇率变动上更加自由的以中国为中心的“游戏规则”。发行SDR债券可以说是该战略的出发点。中国主要金融机构和政府的设想是通过发行以人民币结算的债券来刺激人民币的流通。中国利用政府开设账户的银行将在本月内发行3~8亿美元规模的SDR债券。这是考虑到将于下月4~5日在杭州召开二十国集团(G20)峰会而采取的措施。《日本经济新闻》分析称,“这是国家主席习近平想宣传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的‘业绩’”。

事实上中国并未执意隐藏这种想法,而是出于这可以激发对美元霸权保持观望态度的国际机构、欧盟、英国等一同协助的判断。关键是这一举措使得国际社会相信“可以安心使用人民币”。因为中国在政策上正介入外汇市场,所以投资风险将会随之而来。因此,可以将世界银行在中国发行SDR债券的举措解释为中国想利用IMF的公信力积累一种“经历”。

由于SDR债券是根据构成货币的加权值来定值,因此即使某一构成货币贬值,SDR债券的损失也是有限的。例如买入以人民币结算的SDR债券的情况,即使人民币币值贬值100%,在债券的价值上也只反映出人民币加权值的10.92%。加图立大学经济系教授许仁(音)分析称,“事实上将人民币与交易困难的SDR债券捆绑是令其具有市场竞争力并试图让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步”。特别是在202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前,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领导班子要在2020年之前让人民币成为“能够交换,可以自由使用的货币”的目标。最近加速人民币国际化也是出于这一原因。

实际上全球人民币结算比重上升至1.72%(以6月为基准)等这是人民币使用范围不断扩大的积极信号。此外,如果借助人民币使用量增加和市场的信任,很期待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的影响力迅速变大。韩国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研究室室长李胤锡(音)解释称,“若想增加人民币交易就应增加其在民间的使用,此前信任问题曾是绊脚石。在贸易等实体做后盾的情况下,只有扩大金融部门,人民币才可以独立发展为国际货币”。

但是,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存在根本性矛盾。为提高人民币的信任度,若克制当局的介入并开放市场,那么人民币币值和信赖度下跌的可能性将会很大。在去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降低人民币币值之后人民币汇率立即随之下滑,一时之间事态无法控制。高达4万亿美元的中国外汇保有额降至3.2万亿美元。中国当局放出美元介入外汇市场就是证据。特别是2015年11月~2016年1月每月减少了1000亿美元。这种外汇储备额的减少会严重影响中国的对外信任度。由于SDR债券不是国际通用货币,因此即使说发行SDR债券也很难提升人民币的信用。

中国当局7月决定发行SDR债券,并实行了以广州、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银行为对象制定出外汇买卖调查表、海外汇款事前报告等高强度的外汇管理政策。这可以算作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野心与现实的局限性发生了碰撞。

此外,中国庞大的贸易收支顺差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障碍。美国里根政府时期由于“双胞胎赤字”向全世界供给美元,巩固了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美元的影响力。从目前来看,中国经济的基础实力比美国弱,因此人民币的扩散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