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运动员们身体各处流着血汗的伤口是美丽的
상태바
奥运会运动员们身体各处流着血汗的伤口是美丽的
  • 朴麟、邳周营、金元 记者
  • 上传 2016.08.10 14:4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手指凹凸不平,戴戒指都很费劲”。

里约奥运会女子柔道48公斤级银牌得主郑宝京(音,25岁)向我们展开双手并说出了以上的话。粗糙得让人很难相信这是女孩的手。在人生中最美丽的花样年华,她想要变美的心情和其他女孩都一样。但对于参加奥运会的女子选手来说没有那样的轻松和浪漫。
四年一次的奥运会,为了人生的胜负可以欣然放弃那些。对她们来说时尚只是一种奢侈。在她们身上不是华丽的首饰,取而代之的是在她们的身上留下的随处可见的血汗的痕迹,光荣的伤口。放弃女人风姿的代价是她们作为运动员得到了最美丽的手和脚。

本月7日,1.53米的小巨人郑宝京在里约奥运会女子柔道48公斤级比赛中获得银牌。她虽然手指受伤,但丝毫没有动摇。8日见到的郑宝京表示“一天中都没有休息的空闲,必须要抓住对方的柔道服。因为要抓起比我重的对手,手就成这样了”,“手指的各个关节处总是疼,因为关节粗所以要戴很大的戒指,或干脆不戴。有了男朋友的话,得戴情侣戒指……”。

将短头发染成金色的郑宝京表示,“我从初中一年级开始就把头发剪短了。因为比赛时头发落下来会碍手碍脚,因此头发越剪越短,直到弄成现在这样了”,“我也有想尝试像电视剧女主角一样有着长发的时候。但是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前要一直忍着。以后一定会留长发,因为要嫁人”,说着脸上露出了明亮的笑容。

“艺术体操精灵”孙妍在(22岁,延世大学)的脚满是伤口,这是在垫子上跳跃、翻滚、摔倒的结果。孙延在表示 “因为艺术体操要经常穿半脚鞋导致脚有些变形。除拇指和食指以外,其余的脚趾头经常受伤”,“现在我的脚踝有伤,韧带、跟腱、脚掌也疼”,她又补充道,“我看自己的脚,觉得我的脚长得真丑。因此我外出的时候都不穿露脚趾的凉鞋”。

世宗高中一年级时去俄罗斯留学的孙妍在被俄罗斯选手推到垫子一端自己训练,也经受了很多痛苦。 一年的训练费为3000万韩元左右。因为留学艰难,疼痛也不能休息。孙妍在去年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表示,“俄罗斯生活是孤独的。每天只穿运动服,只有一天能穿上漂亮的衣服,在市内走走让自己清醒清醒。我虽然很羡慕交男朋友的普通朋友们,但是我的一切都推迟到了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以后”。

孙妍在在四年前的伦敦奥运会上取得了第五名的成绩,此次里约奥运会是她最后的舞台。她一直在调整状态,目标是作为亚洲选手要首次摘得奥运会艺术体操奖牌。

我们在本月8日见到了击剑选手申雅岚(音,30岁),可以看见她大腿的淤血,还有很多训练和比赛期间被剑刺的伤痕。申雅岚表示,“我从初中二年级开始练习击剑。虽然第一次被剑刺的时候很疼,但刺着刺着就不觉得疼了”,“但是最近腿上也有淤血,严重的时候还流血。虽然休息的时候我也想穿裙子,但是没办法只能穿长裤”。申雅岚将在11日向团体赛的奖牌再次发起挑战。

女子曲棍球选手韩惠玲(音,30岁)漂亮的脸蛋被晒黑了。一整天都在烈日下拿着曲棍球球杆奔跑。她的右眼眶有一厘米的伤口。三年前她被对方的球击中,脸部缝了四针。虽然她也羡慕干净白皙的皮肤,但是她表示“没关系,我觉得挑战更漂亮”。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