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09日 (周二)
韩国的命运应由自己决定
상태바
韩国的命运应由自己决定
  • 郑云灿 同伴成长研究所理事长
  • 上传 2016.07.25 13: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政府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的决定正给整个韩国带来巨大冲击。现在韩国已经像是捅了马蜂窝,乱作一团。即便如此,韩国政府还是认为韩国国民没必要知道,让国民不要追究是非对错,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争议。韩国政府似乎忘记了韩国的主权在国民手中以及所有权力都来自于国民的事实。

虽然听了军事专家的见解和国防部部长的发言,但韩国国民依然不明白韩国非要部署萨德的原因。首都圈聚集了一半的韩国人口、国民生产总值(GDP)的60%和总资本的70%。朝鲜的飞毛腿导弹仅几分钟就能飞过来。但据悉,韩国政府决定将萨德部署在星州,首都圈位于萨德拦截距离以外,所以为防御首都圈要另外部署爱国者导弹。那么在星州也部署爱国者导弹来代替中俄两国强烈反对的萨德不就可以了吗?为何朴槿惠政府如此慌忙地决定部署萨德呢?韩国国防部主张称,朝鲜很有可能会用射程较短的飞毛腿导弹来攻击首都圈,因此用萨德有些不合适。但谁又能保证朝鲜不会缩减芦洞导弹的射程来攻击首都圈呢?笔者在此想要问一下,到底是要保护谁?到底要防御什么?

朴槿惠政府因此次决定将国家搞得看不到一丝未来。

在朴槿惠政府所作出的决定中找不到对韩国未来的战略性思考。现在韩国经济可能不会立即陷入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救助贷款当时那样的危急情况。但因两极化带来的社会双重化、进入老龄化社会带来的生产力减少、社会活力丧失、发展动力不足、民主主义和公共价值后退等,韩国社会倒退的现象比比皆是。因此,社会经济整体需要新的突破口。

如果在经济合作的框架内将韩国拥有的有形资本和无形资本与朝鲜拥有的人力和物力资源进行生产性结合,那么将可以打开朝韩两国共同发展之路。通过提高生产效率和竞争力、扩大市场、减少分裂费用以及消除相互异质性,可以实现经济的良性循环。这就是朝韩两国和平共存以及为实现这一目标进行的东北亚合作关系最为重要的原因所在。

但部署萨德将会阻碍和平共存之路。如果中国以多种方式进行经济制裁,那么对中国依存度较高的韩国经济所面临的情况将不容乐观。更令人担心的是,韩美日和朝中俄对立的东亚新冷战可能会从根本上封锁韩国经济的前进之路。如果将北方的门关上,那么韩国实现第二次经济飞跃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有人指出韩国政府缺乏战略性思考。

此外,朴槿惠政府究竟是否具有贤明的均衡感和自主性令人质疑。因部署萨德的决定,韩国对外政策的战略性均衡轴将更偏向美国一方。现在,韩国国民都不知道通过萨德能得到什么,但却一直在为将会失去的东西而战战兢兢。国际政治的冷酷之处在于总是将没有实力却“自高自大”的国家逼入生死存亡的岔路口。而相反,贤明的弱小国家也能在强国之间通过战略均衡将实力发挥到极致。它们追求多元主义原则,即不破坏与特定某一方的关系,并与另外一方也保持良好关系的多重矢量论(multivectorism)。

就近来韩国的现实来看,就算说这会令人回想起被清日两国所摆布,最终在朝鲜土地上招致中日甲午战争的“壬午军乱”也不过分吧?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由自己来决定的民族所要背负的悲惨历史已不是遥远的故事。

而且朴槿惠政府正在从正面否定民主的价值。程序的问题与民主主义的本质直接相关,但韩国政府并未对部署萨德一事向国民提供最基本的信息,也未经过公开讨论过程。韩国政府指责反对萨德部署决定的意见是在分裂国内舆论,还将部署萨德候选地的虚假信息透露给媒体,把国民当成傻瓜。从这些事情中丝毫没有看出韩国政府将国民放在了眼里。如果说萨德不是单纯的武器系统,而是事关韩国国家安保、和平统一、国民安危和韩国经济存亡的问题,那么其选择权应在掌权者——韩国国民手中,而不是只在韩美两国同盟当局人士的手中。

司马迁将失去梦想、希望和信任的状态称为“乱世”。在乱世,国家将国民视为敌人,国民也不信任国家。朴槿惠政府上台后,韩国政府就一直打着国家利益的幌子与国民发生冲突。国家到底是为谁而存在?现在有必要对此重新进行深思。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