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韩国应向中国风险创业圣地深圳学习的东西
상태바
韩国应向中国风险创业圣地深圳学习的东西
  • 郑峻 风险企业协会会长、solid公司代表理事
  • 上传 2016.07.11 16:0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最近笔者有机会与来自中国深圳的经济团体企业家见面,再次感受到他们对事业的热情和通过经济增长培养起来的充足自信。

即便在高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营造出历史上最大规模创业热潮的中国国内,深圳也堪称创业天堂和硬件硅谷。深圳已经不是曾经批量生产各种假货的单纯制造基地,成为了创新创业的枢纽和物联网、无人航空载具等新产业的麦加。中国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成为获得国际专利数量最多的国家,超越了美国,而在中国申请的所有专利中,一半都来自深圳地区。

世界最大规模的电子机器制造企业富士康、电动汽车销量超越特斯拉成为世界第一的比亚迪、收购了世界顶级移动游戏企业芬兰Supercell并一举成为全球领先游戏企业的腾讯、针对三星电子提起专利侵权诉讼的全球通信装备企业巨头华为等都是在深圳成立且总部设在深圳的企业。不仅如此,深圳还高呼“Make with Shenzhen(与深圳共同创造)”的口号,以制造业为中心鼓励各种创业,并设立各种创业俱乐部,为不同国籍和人种的创业者提供机会,吸引了无数怀抱成功梦想的年轻人才在此彻夜奋斗。

在深圳快速发展的原因中,除了毗邻香港这个全球物流中心的地理优势之外,还离不开发展成为世界工厂的雄厚制造业基础和即便小批量订单也能在短时间内制造出来的生态环境竞争力。也就是说,曾一度是假货代名词的山寨文化通过企业之间的资源共享,逐渐发展成了初创企业的产品创新。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全面创业支持政策带动了丰富的民间投资和创业热情,营造出了最优化的创业环境。被称为中国版纳斯达克、允许香港与深圳证券交易所之间进行交叉买卖的“深港通”即将实施,深圳即将迎来又一次的飞跃机会。

深圳的崛起令人不禁回想起过去曾短暂在韩国出现过的风险创业热潮。2000年前后韩国的风险企业曾一度超过1万个,掀起了一场全球史无前例的风险创业热潮,推动韩国发展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网络强国。20年前韩国制定风险特别法,成立Kosdaq市场,支持以创新为基础的风险企业发展,为其设置了筹资和回收资金的市场。但随着2000年代初期全球“信息技术(IT)泡沫”破碎,国内风险企业也经历了长时间的停滞期。

最近随着政府在创造经济的旗帜下推出各种刺激风险创业的政策,韩国的风险创业生态环境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复苏。但大韩民国的风险创业能否在竞争激烈的全球化环境中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并没有十足的自信。不仅是中国的深圳,其他陷入低增长泥潭的全球发达国家也在集中举国力量推动风险创业。

从急剧成长的中国风险企业核心人物来看,大多都是经历过海外留学并且在谷歌和苹果等屈指可数的全球化企业工作过的回国人才,几乎都是一些拥有顶尖水平的人才。韩国也应引进划时代的激励系统鼓励优秀人才利用创新的想法通过风险创业改变世界,不要一味专注于稳定的工作环境,同时还有必要开展关于企业家精神的早期教育。

中国的新生代人群已经在日常生活中习惯使用移动支付。中国政府放宽事前规制、重视事后责任,鼓励企业先行占领市场后再制定相关规则制度的政策促进了金融科技(Fintech) 产业的急剧增长。韩国数年来虽然一直在为激活金融科技产业做努力,但受制于各种规则制度的束缚,IT企业对网络金融科技的进军仍非常低迷。

上周政府发布了包括通过放宽规制刺激民间风险投资对策在内的“中小、风险创新能力强化方案”。但是,包含新制定税收支持政策扩大民间资本风险投资等内容的这一对策仅仅相当于本届政府迄今发布的各项风险对策的完善措施而已。考虑到此前颁布的风险对策都还没有达到临界值,目前韩国需要进行一场足以打破范式的根本性制度改进。创造与破坏性创新精神不仅是企业的需要,政府在制定政策和制度时也同样需要。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