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4日 (周日)
朝鲜黄江大坝蓄满水,或将“水攻”韩国
상태바
朝鲜黄江大坝蓄满水,或将“水攻”韩国
  • 全翼振 郑墉洙 记者
  • 上传 2016.06.28 15:2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6月27日中午12时许,京畿道涟川郡旺澄面北三里临津江。北三桥下面临津江钓鱼的3人进入江水,沉醉于垂钓。上游再往前走2公里,就可以看到郡南大坝(郡南洪水蓄水池)。

周围临津江的江边也有4人在钓鱼。没有工作人员制止他们,也没有听到通过紧急警报或扩音器发布的疏散广播,只注意到江边停着他们乘坐的4辆汽车以及“由于出现水深不一和急流,所以禁止游泳和戏水”的警告牌。甚至当天下午3时左右,仍然有两人在郡南大坝下游100多米处水闸附近悠闲地钓鱼。

在京畿道涟川郡民间人士出入控制线附近所建造的郡南大坝空空如也,27日下午,7个水闸提高至1.5米,基本上抽出了所有的水。这是为了应对达到满水位的朝鲜黄江大坝的突袭泄洪。

在郡南大坝下游的临津江,从游客们戏水游玩的当天上午开始,有观测认为朝鲜方面黄江大坝有可能擅自泄洪,因而氛围变得非常紧张。

据当天韩国水资源公社称,经确认,位于军事分界线北方42.3公里处的朝鲜黄江大坝(总蓄水量为3.5亿吨)在梅雨季节来临之际维持着接近满水位(114米)的108米水位。

此前在建造郡南大坝期间的2009年9月6日,因朝鲜方面的擅自泄洪,郡南大坝下游爆发洪水,造成包括野营游客在内的6人死亡。据悉那时朝鲜黄江大坝就达到了满水位。

管理郡南大坝的临津江事业团运营组长金在焕(音)称,“我们通过卫星照片确认了黄江大坝的水位正接近满水位的事实。为应对黄江大坝的泄洪,我们正在密切观测位于上游10公里处的横山里水位观测站的水位变化”。他还补充说,“为应对黄江大坝的泄洪,我们将郡南大坝7个水闸提升至1.5米,实际上目前是将大坝的水抽空的状态”。

对此,韩国国防部发言人文尚均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公布,朝鲜有可能擅自对黄江大坝进行泄洪,国防部正予以应对。文尚均发言人还说,“在临津江上游的朝鲜地区,由于今年的雨水量比去年大幅增加,因此水位有所上涨”。文尚均发言人再三叮嘱韩国公民注意安全并随时关注来自水资源公社等方面的警报。

针对当下的情况,韩国郡南水坝方面和涟川郡·涟川消防署等一起召开了紧急会议,以朝鲜擅自打开黄江水坝闸门泄洪为前提,就郡南水坝下游的游客和渔民的安全问题制定应急对策。

涟川地区爱心实践连带代表李锡雨(音,58岁)指出,“在韩朝关系本来就不好的情况下,朝鲜方面很可能擅自打开黄江水坝闸门泄洪从而导致韩国爆发水灾,我方必须对此做好应对措施”。他还补充道,“如果朝鲜未预先通报就在规模比郡南水坝(总蓄水量7100万吨)大5倍的黄江水坝进行开闸泄洪,那么韩国临津江一带将会有爆发大规模水灾的隐患”。

5月17凌晨,由于黄江水坝突然开闸泄洪,坡州和涟川地区的100多名渔民遭受了数亿韩元的渔具损失。继上次灾害,他们这次再次遇到紧急状况。坡州渔村股长张石镇(音,53岁)表示,“上月突如其来的水灾导致100多名渔民渔具受损,造成数亿韩元的损失。为了再次应对朝鲜水坝的开闸泄洪,临津江的渔民们从今天起都撤回了渔网和渔具,将渔船也依靠在岸上”。渔民们称“无法继续进行捕鱼作业,处境十分艰难”,呼吁政府制定对策。

忠北大学孟昇辰(地域建设工学)教授称:“我国政府应尽快确认朝鲜水坝的闸门运营信息,启动预警系统,将黄江水坝开闸泄洪时对郡南水坝下流区域造成的损失降至最低,这是目前最好的对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