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7日 (周二)
朝鲜粮食状况亮起红灯,春荒时期或面临严重困境
상태바
朝鲜粮食状况亮起红灯,春荒时期或面临严重困境
  • 李永钟 统一专门记者兼统一文化研究所长
  • 上传 2016.06.21 14:0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上月中旬平壤青山(音)集体农场的插秧场面。朝鲜自去年10月以后配给量比以往同期减少。(照片来自《劳动新闻》)

朝鲜的粮食状况非常不寻常。继联合国下属的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和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等机构相继发出警告之后,韩国的对朝团体也发出担忧之声。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东亚事务负责人克里斯蒂娜·考斯蕾表示,“大米收成同比缩减了26%,玉米也减少了3%”。朝鲜每年一般会在5月到8月遭遇春荒,如果不能进口粮食或获得支援,预计朝鲜可能会面临非常严重的粮食短缺问题。

但情况真的如此吗?也有统计数据显示,今年进入第二季度(4~6月),朝鲜的人均配给量缩减至360克,比去年同期的410克减少了12%。

图为敦促粮食生产达标的海报。

朝鲜当局也非常紧张。朝鲜当局大力开展了自力更生解决粮食问题的运动,还推出强调台风和洪水应对策略的电视节目。《劳动新闻》也于6月17日主张称,“实现粮食自给自足就像是令敌人怕得发抖的另一种氢弹”。

接着《劳动新闻》还表示,“通过自身力量来解决吃饭的问题,让敌人所谓的‘枯死作战’化为泡影”。这是在向朝鲜国民宣传因为美国等国际社会的制裁导致朝鲜面临粮食困境。

当然,朝鲜的粮食不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自1994年7月金日成主席去世之后,朝鲜因水灾等因素经历了“苦难的行军”。这就是1997年投奔韩国的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2010年离世)所说的“造成两三百万人死亡”的大饥荒事态。

考虑到朝鲜人口为2400多万人,可以推测当时的悲惨程度。当时在北京举行韩朝两国会谈时,朝方代表要求支援玉米时还曾陈情道,“如果拿不到支援,将无脸面对人民,无法走出平壤机场”。

当时为朝鲜解决这一粮食困境的是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的对朝粮食支援。韩国当时向朝鲜提供了240万吨大米等共计7.2亿美元(约合8370亿韩元)的粮食贷款。这是非常大规模的粮食支援,每袋40公斤,共有6000万袋。对于韩国和国际社会的对朝支援,朝鲜社会甚至表现得有些麻木。去年11月,朝鲜电视台还播放了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访问的一家食品工厂生产线上放着WFP对朝提供粮食支援的粮食袋。

最近爆出的从平壤始发的粮食危机警告推翻了之前认为朝鲜粮食状况自金正恩体制成立后有所好转的分析,引人关注。农业专家认为主要原因是降低生产效率的集体耕作制度和肥料、农药等农业资材不足。

金正恩委员长执政第一年2012年推出被称为“6·28”方针的新经济管理体系,试运营圃田制等措施。但这些措施被评为远不及可突破粮食困难水平的改革。

此外,金正恩接连对韩国发动挑衅的行径也加剧了朝鲜的粮食困境。朝鲜的挑衅令韩朝两国关系陷入僵局,使韩国很难向朝鲜提供高质量的韩国产肥料或农业资材。对朝粮食支援也是一样。对于即使借款偿还期限快到了还置之不理并叫嚣着“将首尔变成火海”的金正恩政权的态度,韩国国民舆论逐渐转冷。

随着今年3月联合国推出第2270号对朝决议,包括投赞成票的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态度也逐渐转冷。据悉,WFP虽制定了截至本月末募集1.95亿美元支援朝鲜弱势群体的目标,但只募集到9900万美元,仅完成一半的目标。

虽然朝鲜的粮食局势亮起了红灯,但朝鲜当局似乎别无良策。上月在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金正恩提出“国家经济发展五年战略”。演讲时间长达三个小时,却一直回避具体的粮食问题解决方案。

但从“就经济整体来看,某些部门一直扯后腿,令人寒心”的话里,金正恩透露出不满。这与1980年第六次党代会时金日成主席提出“生产1500万吨粮食”时的态度有明显差别。

一边主张自己是核持有国一边又要为粮食困境感到头疼的金正恩体制的矛盾何时才能结束呢?像“米饭配肉汤”这样朴素的梦对朝鲜国民来说似乎还非常遥远。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