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7日 (周二)
“特朗普在构筑切断朝核威胁的框架之后或与金正恩进行对话”
상태바
“特朗普在构筑切断朝核威胁的框架之后或与金正恩进行对话”
  • 蔡秉健 驻华盛顿记者
  • 上传 2016.05.30 11: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实际上已确定成为美国共和党大选候选人的特朗普的核心外交安全参谋沃利德·帕莱斯(59岁)5月26日(当地时间)表示,“特朗普不会从致电朝鲜并会面而开始自己的总统生涯。”帕莱斯当天接受《中央日报》与JTBC采访时表示,“在构筑了切断朝核威胁的框架之后,必要时特朗普可能会致电朝鲜并进行对话。”这是对最近特朗普表示将与朝鲜劳动党金正恩委员长进行对话的说法进行的解释。

帕莱斯表示,“特朗普将首先强化与同盟国韩国、日本在所有热点问题上的关系,然后转向中国处理美中双边未解决问题及中国与亚洲国家之间的未解决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之后,将会把重点放在最难的问题(朝鲜)上。”他还提出,美国将与同盟国构建强有力的对朝连带,然后与中国谈判,让中国出面参与对朝施压,而后再判断是否与朝鲜对话,即先施压制裁、后对话的解决方法。以下是一问一答。

特朗普表示韩国如果不提高驻韩美军的驻扎费用可能进行撤军,对此您怎么看?

“特朗普提及的很多说法都是二战之后从未听说过的。这是用特朗普的特有风格表达的极端性情况。如果说其他总统们对驻韩美军也有意见的话,他们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这就是假想的情况。隔着太平洋相望的韩国、日本与美国在所有方面都需要彼此。(两国关系)不能从这个脉络中脱离。”

特朗普提出提高驻军费用

“驻军费用问题不是只局限在韩国、日本的问题,是全世界的问题。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也与之相关,阿拉伯国家也牵涉其中。撤离驻韩美军或者承担驻军费用100%都是极端性的情况。这只是数字,而特朗普是会就数字进行协商的人。特朗普入主白宫接收到新的信息后,他就会随之与议会展开协商。现在为止听到的说法都是完全单纯的极端性情况。”

应当如何看待他允许韩国与日本的进行核武装的说法?

“特朗普并非突然鼓吹核武装。这个问题是特朗普入主白宫,根据情况审时度势之后的事。奥巴马总统在做参议院议员时期也提出了各种说法。特朗普将会考量哪些说法可行。特朗普所说的是有必要解决最糟糕的情况(允许核武装)。但是两国政府能够坐下来谈判的话,就不会走到最糟糕的剧情这一步。会选择双方都受益的折中剧情。”

对特朗普而言,韩国是同盟吗?

“是的。特朗普与他的团队都视韩国国民与政府为同盟。他们了解两国的历史关系。我们在韩国战争中并肩作战。总统特朗普与他的政府的任何协商都在两国国民关系非常紧密这一认识之下开始的。”

您曾经预告过将对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的部分领域进行再协商,具体是哪些领域?

“现在进行预测还为时尚早。(FTA)不是安全领域。经济、通商、金融、技术等是特朗普总统的专业领域,也是他将进行审慎谈判的领域。如若特朗普当权,两国之间长达数月的意见交换将会成为话题。”

特朗普提及了与金正恩的对话。

“特朗普将首先解决与同盟国的所有问题之后再处理朝鲜。韩国、日本与亚洲多国是美国的友邦国。应当与友邦国面对面坐下来解决亟待解决的问题,制定新的战略与计划。在这之后是中国。在特朗普的外交、安全优先顺位中有禁止核扩散,也有朝鲜,因此特朗普有必要尽快处理朝鲜问题。但是这需要在(与周边国家及国际社会的)联系之下进行。(特朗普‘与金正恩对话’的发言)并不是说要见面。提及对话也不是意味着美国放弃了对平壤的原则。”

特朗普对朝鲜政权有何认识?

“特朗普代表了大多数美国人。他所认为的与美国国民所相信的并无太大差异。朝鲜是危险的政权,威胁着邻国与部分国际社会,发出威胁美国安全的声明。”

特朗普政府对于朝鲜核试验或洲际弹道导弹(ICBM)发射试验如何看待?

“正如特朗普所言,如果有威胁美国国家利益或者是威胁同盟国与友邦国的行动,特朗普一定会展开行动。如与议会谈判,让美国国民确信不再容忍冒险主义,与国际社会谈判。这些行动都取决于挑衅的强度,将采取与之对应的措施。”

是否也包含军事对应?

“据我所知,特朗普面前摆着所有选项。特朗普不愿排除任何一个选项。但是他会在与五角大楼、情报当局、议会及同盟国进行协商之后决定哪个才是合适的应对之策。”

特朗普一直强调中国的对朝施压,但如果中国表示反驳,会怎么做?

“首先我想说的是,特朗普政府使用的表达是‘战略应对’而不是‘战略忍耐’。战略应对如特朗普所言,是在(应对的)时机与手段、国际关系中寻求执行方法。但是特朗普政府没有提前公开具体是什么。但是对于中国,特朗普是希望中国解决朝鲜问题的。特朗普不会只与中国领导人相对而坐照一张照片就结束会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