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1日 (周六)
倾听我心中的“牛铃声”
상태바
倾听我心中的“牛铃声”
  • 郑镇弘 评论员
  • 上传 2009.01.31 08:5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我最近看了一部题为《牛铃声》的纪录电影。“牛铃”指的是系在牛耳直到下巴底部的铃铛。每当系着铃铛的牛移动时,就会发出粗重和缓慢的铃声。这就被称为“牛铃声”,是在将快视作美德、以速度论成败而疯狂运转的城市噪音中绝对无法听到的声音。可是在耳朵半聋的老爷爷耳中,这是经常听见的声音。

八旬老爷爷和四十岁的牛

电影《牛铃声》讲述的是一位八旬老爷爷和四十岁的牛的真实故事。老爷爷住在非常偏僻的庆尚北道奉化清凉山脚。普通耕牛的平均寿命只有15岁,如果有40岁的话真的是老牛了。电影中出现的崔元钧(音)老爷爷在8岁的时候一条腿筋肉萎缩,落下了终身残疾,可是他能够坐着老牛拉的小车自由行动。幸亏这条牛,他还能干农活,并养大了9兄妹。忠实的老牛可说是养活了一家人。

老爷爷种庄稼的时候并不喷洒农药。不是对有机农业怀有先进信念,而是因为如果喷了农药就不能给牛喂草了。事实上种庄稼不喷农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即使花了几倍的力气产量也会显著下降。但是老爷爷仍然坚持种庄稼不喷农药。老爷爷不是给牛喂简单的饲料,而是亲自喂草、煮牛食。这是老爷爷对老牛的心意。

尽管身体行动不便,老爷爷仍然没有使用农机,而是亲手插秧,在秋收的时候也是亲手用镰刀割稻。虽然这看似远远落后于世界的变化,但老爷爷只是不向世界的速度妥协,绝不是生活的失败者或者落伍者。他只是顽强地坚持像牛的步伐一样缓慢的生活方式。快比慢好的想法只是我们生活急躁病造成的偏见而已。

老牛和老爷爷在某些地方是相似的。缓慢的步伐、看起来比较困难却永不放弃的执着。老牛瘦瘦的臀部上粘着厚厚的牛粪和泥土混杂的污垢,本来干瘦和生病的腿加上沉重的负担,似乎和老爷爷佝偻的身体融为一体。

老爷爷经不住妻子的软磨硬泡,要将剩下时日不多的老牛卖掉。在去牛市的那天,老爷爷给牛喂了最后一把草,但老牛只是掉泪并不怎么吃草。好像是白给也没人要的老牛,老爷爷却在牛市上坚持要卖500万韩元。结果没有谁想买,老爷爷又可以和老牛一起回家了。回家的老牛让老爷爷温暖地度过了寒冷的冬天。老牛虽然步伐非常缓慢,但是忠实地搬运柴火。可是有一天老牛再也起不来了,困难地停止了呼吸。老爷爷为老牛举行了像人一样的葬礼,同时也将它埋在心里。

缓慢和老实度过难关

生活在城市中似乎无法听到牛铃声,但是必须倾听我心中的牛铃声。只有听到它,才能在今年这个牛年里好好生活。牛的步伐象征着缓慢的智慧,人们只有听到自己内心深处充满真实和默默工作老实的牛铃声,才能顺利度过危机和难关重重的今年。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