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放宽医院产业制度走向世界
상태바
放宽医院产业制度走向世界
  • 孙明世 延世大学保健研究生院教授
  • 上传 2009.01.30 07: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马来西亚发展的象征双子塔是由韩国建设公司施工完成的,这是证明韩国建设业世界性施工能力的建筑。虽然没有在工程设计领域获得世界最高评价的奥雅纳(Ove Arup)工程顾问公司那样的创意性技术,但是韩国建设公司的施工能力在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除了悉尼歌剧院和巴黎蓬皮杜中心等里程碑式的建筑外,奥雅纳工程顾问公司还设计了全球80%以上的机场和高层建筑。

韩国建设公司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具有这样的施工能力,这是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寻找生路的结果。如果这些公司满足于韩国国内的竞争,也许就会陷入政府官僚的保身主义和不正、平衡的陷阱之中,无法积累技术力,就此安于现状,最终很可能无法成为国家竞争的有益补充。

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建设领域的供大于求,为了创意地克服过度竞争,通过少数天才企业家的努力韩国建设公司成功进入了中东建设市场。建设公司以诚实和忘我的态度经过反复实践终于学会了世界顶尖技术并加以发展,达到了如今的水平。以挥洒在热沙上的汗水和热情学到的高级技术力为基础,创造高附加价值,建设业成为了养活国民的产业。

与之相比,韩国的医疗产业如何呢?在过去的30到40多年里,韩国将进入社会上流1%以内的最优秀人才输送给了医科大学。可是如今他们在干什么呢?我们社会问道:1%的天才有没有如同比尔·盖茨所说的那样对其他社会成员负责呢?答案是“现在还不是”。那么他们做了些什么呢?

各医科大学的医生们在此期间不断去国外留学,在那里向世界最高水平的超级专家们学习自己要钻研一生的科目,回到韩国之后为了赶上他们的医学水平进行模仿。模仿也孕育了创造。试管婴儿、肝移植、治疗胃癌等各种医疗技术已经超越了世界最高水平。

韩国临床医学从总体上已经达到了被认为世界最高的美国、欧洲85%的水平(2005年大韩医学会)。与建筑施工能力一样,临床医学的实践水平几乎是世界最高水平。即使从医疗服务的提供和国民的满意度来看,低费用高效率的健康保险制度运行也达到了世界水平。当然,在开发新药和医疗器械、创造国家财富方面还存在不足。在集中了上流1%人才的领域,临床医疗的实践水平高于外国,国民的医疗便利高于其他国家,不能就此感到满足。在将必需医疗服务作为国民基本权利加以提供的同时,必须将医疗制成新的“产业原料”,创造附加价值。这是云集优秀人才的医疗界将要做的事情。

某大学医院避开了制度的陷阱,在1998年进入美国纽约,并于2002年在洛杉矶(LA)开设了不孕不育治疗中心,年年实现盈利。2005年在企业律师、劳资律师等10名律师组成的收购组援助之下,经过1年半的收购谈判,成功收购了洛杉矶长老会医院。该医院是洛杉矶最大的医院之一。在以正常价格20%的价格收购医院之后,通过改善支配结构和完全本土化,仅用了三年时间就实现盈利。

这积累了在韩国无法体验的医院支配结构、健康保险的多样性、资本投资的多样性、国家和自治团体为了保障医疗供给的财政投资等协调发展的巨大经验。韩国大学医院收购美国第二大都市最大的民间医院,实现了盈利与公益的协调发展,同时也向我们展示了成功的方法。该医院的成功案例就是在韩国陷入理念和制度的陷阱无法有所作为,在海外市场却可以大展拳脚的证据。

美国经济随着世界经济一起陷入了困境。因此提供了低价收购的机会。笔者认为,在国内受到各种制约无法实现的东西可以在海外实现后返销韩国,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实现医疗的产业化。在吸引海外患者和扶植制药产业的同时,政府必须为医院产业走向世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