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周二)
开城工业园区的企业家做错了什么?
상태바
开城工业园区的企业家做错了什么?
  • 梁善姬 评论委员
  • 上传 2016.02.17 15:0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开城工业园区第一次中断运转的2013年,对于领取了韩朝经济合作保险金的企业家A某而言,领取保险金成为了噩梦。从事生活用品制造的A某7年前入驻开城工业园区,由于是要求技术熟练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在韩国国内不具备优势,因此他选择了开城工业园区。以经济合作保险等为担保贷款100多亿韩元的投资设备,3~4年之后劳动者掌握了熟练技术,产品质量也日渐优异。然而正当他怀着愉快的心情想要做生意之时,政府下达了中断开城工业园区运转的举措。

运转中断持续了5个多月,管理韩朝经济合作保险的进出口银行向A某申请设备投资金贷款的银行支付了70亿韩元的保险金,并且在重新开工之后马上通报要求“一个月以内归还保险金”。A某当时想再向原本贷款的银行贷款70亿韩元,但是银行表示朝鲜风险增大,只能借45亿韩元。最终,他由于未能筹集临时偿还金而无力返还,现在甚至要交高达9%的惩罚性逾期利息,多担上了10亿多韩元的负债。同时身为逾期未偿还者,他被剥夺了加入保险的资格。

经济合作保险与其他弥补损失的一般保险不同。除了工厂由于韩朝风险完全关门的情况,如果工厂重新启动,必须全额返还保险金。企业大部分以保险金为担保,申请了设备投资费贷款,当时进出口银行将保险金一次性支付给贷款银行,企业的长期贷款随之解除。但是企业陷入了需要偿还巨款的处境之中,资金流计划变得乱七八糟。

不仅是A某,获得保险金的59个企业中有14个企业未能返还保险金。随着问题不断扩大,进出口银行方面接受部分返还,去年还导入了3年期分期偿还的制度,但是仍有10个企业未能参与这一项目。进出口银行负责人表示,“明明可以分期付款,但他们为何还选择支付高昂的利息,想到他们的态度就觉得郁闷”。问题在于这些企业都是零散企业,再加上朝鲜风险增大,银行不愿发放贷款,所以这些企业短期内没能找到筹集巨款的方法。

入驻企业此次一反常态地纷纷要求“政府赔偿”也是由于上次中断运转之时的残酷教训。A某反问道:是否了解这种经济合作保险的虚构性?且不论原材料的损失,近半年的运转中断损失的买家要用多久才能恢复?现在好不容易恢复元气结果再次回到原点,心里简直燃起了怒火。运转中断之后,政府援助企业政策的核心是尽快支付经济合作保险金。但是124家入驻企业中仅有77家加入了保险。大部分未加入企业是由于各种资格要求的限制而未能加入。如果工业园区封锁,38%的企业将面临设备投资金全部打水漂的处境。

但是,韩国社会对于入驻企业家的指责纷至沓来。对于他们强硬的态度,国民指责他们无视国家安保,想要再捞一笔。对于是否存在开城工业园区资金被挪用于朝鲜武器开发的证据,统一部部长反复无常的表态助长了国民对他们担任金正恩私房钱作用的误会。甚至有人对此表示愤怒,认为不要用国民的税金补偿企业。

但是开城工业园区的入驻企业到底做错了什么?信任政府的罪?就算千万遍理解这次“不可避免的措施”,也很少有人能想象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会在一夜之间关闭工业园区大门。他们是遭遇晴天霹雳的受害人。虽然现在开城工业园区的资金受到质疑,但是曾经因为他们的勇敢进驻,朝鲜的军事城市开城变为了产业城市,军事分界线因此向北推移,他们因此受到了赞誉。情况有所改变就对受害者进行围追堵截的凄凉场景,别说是倾听也许会失去生存之业的他们的心声,甚至还有人向他们扔石头,如此可怕的人心。我们究竟为何沦为这样的地步?请大家就此打住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