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韩旅游业未来靠什么吸引中国游客?
상태바
韩旅游业未来靠什么吸引中国游客?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5.09.25 15:0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国读者 陈丽

前日读到中央日报芮荣俊记者撰写的《中国游客主动来韩的时代已经过去》一文,既想称赞记者敏感的新闻嗅觉,也为韩国媒体清醒的市场判断和强烈的危机意识所称道。笔者也同意该文的观点,韩旅游业在购物以外,还有什么是可以吸引中国游客的呢?

与亚洲其它国家相比,无论日本还是东南亚,韩国在自然风貌上都不具备天然优势,调查显示,中国游客二次赴日旅行的可能性大大高于韩国。同时,相对中国国内庞大丰富的山水、历史景观,韩国也不具备资源上的优势。参观过景福宫的中国人大多感到失望便是这个原因。

韩国被中国游客亲睐受益于近年来韩剧、韩星的风靡以及中韩关系的不断改善,虽然有许多中国观众在观看影视剧后出于对韩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前来旅游,但韩国能够满足此类旅游期待的项目实在少之又少。最后,游客们发现只有价廉物美的韩妆和搜罗世界名牌是她们在韩国可以做的。

短期来看,零售业的繁荣对韩国经济的刺激还是显而易见的。但须知,当下网络购物风起云涌,并正猛烈冲击着以购物为主打的旅游城市。香港便是一个例证。香港曾被中国内地游客称为“购物天堂”,但近两年因为对内地游客的抵制以及网络购物的兴盛,游客数量锐减。这充分说明过度依赖购物的旅游模式在互联网时代难以为继。因此,如果韩国将旅游业的思维和发展模式停留在如何卖产品、如何让中国人买产品的层次上,那旅游业势必还会徘徊在低端竞争、价格战的层面(看看明洞的化妆品店竞争有多么激烈就可以知道)。

因此,韩旅游业在如何持续吸引中国游客的问题上其实面临两个难题,一是如何用现代化的手法包装、展示韩国的传统文化,补上旅游业的短板;二是如何应对网络购物对来韩“购物游”游客的冲击。

韩国曾经制作了类似《大长今》这样在整个亚洲文化圈都非常认可的电视剧,但电视剧仍然属于产品输出,它不需要实地观看,吸引游客前来必须是类似实景演出这样的文化体验。中国西安的骊山华清池(唐代杨贵妃温泉浴池遗址)每夜上演大型实景舞剧《长恨歌》,自2006年首次公演以来,近10年来夜夜上演,场场爆满,从策划、表演到舞台光影效果令人震撼,观者无不有梦回唐朝的感觉。假使韩国能够像制作《大长今》一样精心制作出适合游客观看、带有韩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大型现场表演,一定能成为韩国旅游市场的一道亮点。

此外,还可考虑将汉文化与韩文化进行现代化的嫁接。比如将汉方针灸、药膳与韩式服务、韩餐、汗蒸相结合,推出“长今医馆”这样的养生服务;或者将汉方洗发、护肤与韩式服务、韩妆、韩餐相结合,推出“宫廷玉容”这样的古方美容服务。不管是LG还是爱茉莉,韩国化妆品在汉文化的现代化嫁接上都做了很多出色的尝试,但如何将这样的尝试推广到制造业以外呢?须知,面对面的服务才是当下互联网所不能代替的。

因此,开发体验感强的旅游产品是韩旅游从业者应当考虑的方向之一。以日本为例,中国已经出现了针对国内富裕人群的出国诊疗服务(医疗旅游),而日本作为长寿之国在国内具有良好的口碑,重视身体健康且有经济实力的中国人会十分乐意到日本接受体检、治疗和休养。这对于日本的医疗、旅游也会有双重的拉动效应。

一言以蔽之,韩旅游业要保持对中国游客的吸引力应以“人”而不是“商品”为核心,应改变旅游业是为了刺激商品出口的思维惯性。韩国在工业化的发展道路上比中国走得早,所积累的知识、管理经验、市场判断、服务质素等将会是中国真正欠缺的。将此类智力成果与旅游业结合起来,吸引中国游客前来体验、学习或接受服务,远比依赖购物更能发挥韩国自身的优势,也会更具有价值。

着眼未来的中国市场,文化程度高,消费力强、视野也更挑剔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他们所期待的将不仅是化妆品和韩星,而是更富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近期法新社撰文指出:亚洲潮流新兴首选之地将不再是东京和新加坡,而是首尔,因为这里具备成为全球流行时尚地标的条件同时又与庞大的中国市场相衔接。那么,首尔如何成为像巴黎一样的世界级秀场呢?可以想见,能举办“亚洲的巴黎时装周”的首尔会比仅仅销售化妆品的首尔对中国游客更具有吸引力。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