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2日 (周四)
烛光、锤子和围脖
상태바
烛光、锤子和围脖
  • 文昌克 记者
  • 上传 2008.12.30 08: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08年给人们留下的会是怎样的回忆呢?从晚春到盛夏,烛光示威之风席卷全国,当这场熊熊燃烧的愤怒之火似乎逐渐熄灭之时,大洋彼岸的美国又将一场罕见的金融危机带到了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即使把所有力量集中起来,韩国目前的处境也是十分艰难的。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电锯和锤子竟然在国会粉墨登场,现在事态更演变成了静坐示威。国会好像成了粗暴无礼之人的集散地。议员难道就这么不明白人民的心吗?。

或许有些人认为烛光和锤子不能混为一谈,但殊不知烛光和锤子是一条绳子上的两条蚂蚱,它们代表着韩国政治的本来面目。为什么偏偏在大韩民国的土地上会出现烛光?一切都应归咎于国会没有良好地履行其责。为了急于达成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政府在牛肉进口问题上草率行事,从而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烛光示威游行。如果国会能够履行自身职责,这种问题在国会内部就会得到解决。但国会丧失了牵制、监视机能,被群众运动抢去了自己的角色——不,是在群众运动面前跪了下去。在野党议员找到烛光示威的游行队伍,在他们面前大肆奉承。直到烛光示威游行发生之后,政府和美国的重新谈判才得以实现。不仅仅是这一次,每逢关键时刻,国会都会扮演缩头乌龟,而让群众运动冲锋陷阵。落选运动是如此,弹劾运动也同样不例外。

如今的国会已经被锤子和电锯所占领。议会主义是为何诞生的?议会主义的宗旨就是以和平、民主的方式解决社会纠纷。如果每次有事件发生都引起群众集会,其损失将会是何其严重。群众单纯而急躁,他们的种种行为与其是解决问题,不如说是在搞破坏。他们犹如一团熊熊火焰,将眼前出现的一切都烧为灰烬,不留半点儿痕迹。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但没有体系、谈不上和平,更是一种破坏。而议会的存在正是为了避免此类暴力行为的发生。未曾想到的是,如今议会中却先乱了起来。正因如此,议会无法恪守职责,导致群众运动风起云涌,从而演变成一种恶性循环,烛光和锤子此起彼伏。

令人痛心的是,随着国会在百姓心目中渐渐丧失原本的位置,总统和群众运动冲在了前面。由于制度上的代议机关未能广泛听取群众意见,为了国家政治,总统只好亲自出面同百姓会晤。总统本人也受到民粹主义的诱惑,李明博总统在农贸市场向老奶奶赠送围脖的场面让人潸然泪下,此后,总统邀请了200多名普通群众到青瓦台做客,安慰他们说:“我也同各位一样,曾经做过清洁工,也当过街边小商小贩。”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那么这样的总统为何对待在野党议员时不能用真诚去化解呢?我们不能因为“国会没有通过法案,无法缓和经济”便一味地指责国会,说服国会本身便是总统的艰巨使命。

最近总统的指示中全都是这样的内容,“各部门领导缺乏基层考察”、“公职人员应该快马加鞭”。这些诚然都相当重要,但总统必须是一种超越实际效力本身的象征性存在,并不是一味地主抓经济,经济就会好转。难道总统看不到公权力和烛光示威游行之间的冲突吗?在野党也得到了部分百姓的支持,其意见也在国政上得到反映,对于总统来说,最必要的还是明察国家整体的眼光,克服眼前的困难后,构想国家宏伟蓝图的英略。如果国会就此一片散沙,那么很难保证明年春天类似烛光示威的群众运动不会再次上演。就像我们在烛光示威中看到的那样,类似的运动都会由于一个小小的契机而引发。为了经济复苏,无论是社会还是政治都需要一个和平、互助的土壤。即使要扮演一个经济总统的角色,也必须首先做好一个政治总统。

国会成为今天的样子是由历史遗留问题带来的。权力主义时期,国会只是一个模仿民主主义制度的角色,因而其作用只不过是形式上的。当然,原因中也包括政党因为“三金”的地方主义问题而没有得到良性发展。即使我们承认过去那段历史,也不能放任国会成为暴力的舞台而袖手旁观。如果制定法律的机构都在践踏法律,那么民主主义的核心法制将如何得到健全?冤冤相报何时了?就像现在的议员从过去的政治中学到暴力那样,如果现在议员助理们也学到了暴力并重新回到国会,那么对于我们来说,希望将不复存在。此次暴力行为是国会本身否认自身存在的行为。此次法案审查时,国会应该讨论暴力问题。只有这样,国会、议员才能够真正得到国民的认可。

总统应该尊重在野党,将他们看作是对话的对象,不要在说服教育上浪费时间,像牛肉谈判那样,一味地追求速度,反而造成巨大的浪费。与“速度”相比,“方向”更为重要。具有争议的法案应该在在野党的协助下得以通过,送给大婶的围脖也让议员们也感受到丝丝温暖,这才是真正的民主主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