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30日 (星期一)
“图们江枢纽可以成为远东的伊斯坦堡”
상태바
“图们江枢纽可以成为远东的伊斯坦堡”
  • 中央《Sunday》
  • 上传 2015.01.06 17:2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究竟是梦想家还是预言家?这是身为建筑家的城市设计者金锡澈(72岁)的故事。在总统直属的国家建筑政策委员会担任委员长的他提议“在图们江河口朝中饿三国接壤地区构建跨国自由经济城市”,即所谓的“图们江跨国城市”工程。他主张“通过在图们江构建连接欧亚和环太平洋的关口城市,引导朝鲜进行经济开发和对外开放,同时也为周围国家带去经济利益,最终可以实现韩朝与中俄日等东北亚国家的共赢”。他计划从1月12日开始在首尔东崇洞ARCHIBAN建筑城市研究院举行一场相关展示会。这是一个新奇的有点类似于白日梦的构想。因为现在连韩朝经济合作的开城工业园区都无法正常运行,更不用说中俄日共同合作构建一座城市了,令人忍不住对他的可行性充满疑问。但金委员长主张“朴槿惠总统应该可以做到”。

-为什么一定要是图们江呢?

“它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地缘政治要塞。图们江河口是韩国、美国、日本和东南亚等太平洋沿岸国家通往欧亚的一个入口,相反,也是中国、俄罗斯、中亚和欧盟(EU)等欧亚国家出太平洋的出口,一句话说,这个地方是连接欧亚和太平洋、连接大陆和海洋的一个大门。

而且,这里还是一个铁路枢纽,欧亚的中心铁路西伯利亚横跨铁路(TSR)和满洲横跨铁路(TMR)的东边终点都是图们江站,它还与沿东海延伸到清津、元山的朝鲜铁路相连。”

-如何在图们江构建跨国城市呢?

“以图们江站为中心,朝鲜的罗津、先锋,中国的防川和俄罗斯的哈桑相邻在一起,三国可以各自提供出100万平方米的土地,构建一个300万平方米的圆形城堡型城市,打造一个可以与古代的巴格达及西安相媲美的国际性跨国城市。三国圆形城堡城市可以集中发展旅游业和能源产业,横跨城市中心地带的中国防川公园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旅游胜地,利用韩国与日本资本投资在这里构建能源、农产品食品和尖端产业园区,打造韩朝中日俄五国可以自由贸易的国际经济特区。”

-只要在图们江周围建立一个国际城市就可以了吗?

“停留在这个层面上只算是成功了一半。因为这里只有铁路线相连,只能通往内陆,还没有通往海洋的出口。我关注到并发现了图们江下游的屈浦里。图们江是一条蛇形的河流,像蛇一样弯曲蔓延,大船无法通行。屈浦里是一个历史遗址,由于港湾条件较差,至今还未被开发成港口。我认为,如果在水深20米的屈浦前海建造一个人工漂浮岛,使其本身成为一个储存有大量天然气和谷物的防波堤,就可以成为一个大有用途的港湾。现代造船技术已经足以将我们的想象力变成现实。20米的水深足以用来建造一个可供20艘20万吨级集装箱船同时停泊的大型国际港湾。此外,屈浦里附近的晚浦、东藩浦、西藩浦一带还有冬季不会结冰的泻湖(混有海水的海岸湖水),可以开凿一个运河,最终形成一个圆形城堡型城市、屈浦港和连接两地的运河,这才是图们江工程的完整形态。它将拥有美丽的外观,称为亚洲的威尼斯也不为过。”

-这里有什么可以吸引中国和俄罗斯的地方?

“欧亚地区的人口接近46亿,总产值(GDP)高达28万亿美元。图们江附近的中国东北三省是玉米等粮食的重要产地,钢铁产量更是占中国全境的80%左右,但苦于没有通往东海的港口,导致出路受阻。此外,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是天然气的宝库,由于天然气运输费用占生产原价的接近一半,所以比起欧洲地区,向韩国出口天然气对俄罗斯更加有力。最终,中国可以把图们江跨国城市当作钢铁和农产品的生产及出口基地,俄罗斯则可以通过这里搭建向东北亚供应能源的网络。”

-朝鲜会积极参与吗?

“朝鲜先后指定了20多个经济特区和开发区,但几乎没有任何成功的先例。但跨国城市不仅可以引进外汇,还可以创造工作岗位,同时提高朝鲜的对外信誉,带动罗津、先锋等地的发展,给朝鲜带去巨大的综合效应。这种不同以往的方式可以给朝鲜经济带来大幅飞跃的契机,有了中国和俄罗斯的加入,也可以减轻朝鲜对于单独与韩国进行经济交流的排斥感。另外,由于这里直接关乎中国和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朝鲜也不可能任意做出单方行动。事实上,对于朝鲜来说,相当于坐拥一个远东的伊斯坦堡。我认为朝鲜会积极参加这个项目。”

-韩国在其中发挥什么作用?

“相当于一种制作人的角色。图们江国跨国市将集俄罗斯的能源、中国的资源和农产品、朝鲜的劳动力、日本的资本技术和韩国的策划能力于一体,韩国应该设计好建设方案,负责说服相关各国,发挥这项工程的实际主导作用。回头来看,2000年中期以后,韩国也处于长期停滞的状态,急需一个经济和社会性突破口。相比对朝鲜的作用,我更期待图们江工程成为韩国发展的一个转折点。”

-这项工程会不会一不小心被朝鲜用来增强军事力量呢?

“如果抱着这种冷战主义思考方式,就不可能与朝鲜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我们引导朝鲜发展和开放,最终还是为了统一。现在韩朝经济规模的差距足足有40倍之多,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也不能实现统一。如果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实现统一,韩国就只能不断填补朝鲜的空洞,说不定韩朝都会崩溃。就连经济差距相对较小的东西德,都还不得不在统一25年后继续支出巨额的统一费用。必须先把朝鲜的经济情况提高到一定的程度,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减轻统一的后遗症。”

-您担任国家建筑政策委员长也是为了这个吗?

“确实如此,更准确的说,因为朴槿惠总统执政,我才产生了提出图们江工程的想法。我认为,未来20年将很难出现能够在外交和统一领域做得像朴总统一样出色的领导人。现在韩国政府的对朝关系已经不像过去那样一味施舍,相反,也不是完全冷却冻结,而是保持着适当的温度,这不就是一个进步吗?在外交领域,除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韩国与所有国家首脑的关系都达到了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我认为,这些都得益于朴总统幼年时期在青瓦台代行‘第一夫人’时学到的经验。正是因为朴总统执政,我才相信韩国能说服中国和俄罗斯。而且,朝鲜金正恩不也在年初谈到了举行韩朝首脑会谈的可能性吗?实在是一个大好时机。”

-您见过朴总统了吗?有批判认为这个构想太过不切实际?

“我没有机会直接向总统介绍,所以就写了信。在韩半岛分裂的情况下,我们是一个不完整的国家。为创造统一的契机,需要一个类似突变的革命性事件。在别人一味盘算得失、计较现实的时候,勇于改变世界的人会不断用身体去进行大胆的尝试,现在我们正需要这种决断和勇气。”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