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9日 (周日)
对朝政策的“黄金时期”
상태바
对朝政策的“黄金时期”
  • 文正仁 延世大学外交政治系教授
  • 上传 2014.12.01 17: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1月18日第69届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以赞成111票、反对19票、弃权55票的绝对票差通过了有关朝鲜人权的决议。此次通过的决议案一方面谴责了朝鲜内部有组织的、广范围的、严重的人权侵犯行为,同时也建议讨论将其责任人交付国际刑事法庭的方案。这一对朝决议案历来最为强硬,虽然不知道能否在联合国安理会上通过,但韩国政府对这一决议案的采纳表示欢迎,并将其看作一次外交壮举。  

正如所料,朝鲜的反驳非常激烈。11月23日朝鲜国防委员会发表声明称,“人权即自主权,即相应国家的主权”,“对于此次的决议案,全面拒绝,全面反对”。朝鲜方面还加以威胁,“毫无慈悲的报复”,“如果爆发了核战争,想一想青瓦台会安全吗”。尤其是朝鲜认为,已经给予被拘留的美国人“人道主义的宽容”,予以释放,但美国却奔忙于引发“对朝鲜的人权骚乱”,这是朝鲜最大的不满。11月25日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上举行了谴责联合国通过对朝鲜人权决议案的大规模群众大会,此后在朝鲜全境都开展了反对美国的群众大会。  

韩国政府的立场是明确的。就像韩国一直强烈反对朝鲜坚持核武器与经济建设并行的路线、一直强调南北对话的重要性,这一逻辑也可以适用于人权问题。一方面,从普遍性价值的角度上加强对朝鲜人权问题的压力,另一方面一直要求重新与朝鲜进行高级别会谈。如果朝鲜能够无条件接受韩国政府的这一立场、积极进入对话阶段,那这将成为朴槿惠政府“原则外交”名符其实的一大硕果。但是,不幸的是,目前看来这一可能性非常小。

目前为止,朝鲜对韩国政府一直以来的要求是,“停止互相诽谤”。尤其强调不能接受对“最高尊严”的诽谤和亵渎的立场。基于这样的立场,朝鲜以散发传单事件为理由拒绝进行第二次高层会谈。如果韩国政府采取了制定朝鲜人权法或将联合国朝鲜人权调查现场办公处设在韩国这一具体行动的话,朝鲜的反驳将会十分猛烈。因为基本上朝鲜指挥部很可能并不认为韩国政府是为了改善朝鲜居民的人权现状而提出这一问题的,而是认为这是韩国政府想要以此为借口彻底动摇金正恩体制、加速进行“制度、体制、吸收统一”的一步棋。  

现在看来,并不是只有笔者一人担心明年上半年朝鲜半岛的局势。3月,按照历年惯例将举行韩美联合军事演习“关键决心演习”和“老鹰演习”。毫无疑问,为应对这一情况,朝鲜也将积极进行攻击型的军事训练和导弹发射实验。当然,也有可能进行第4次核试验。虽然朴槿惠总统曾说过,“即使在战争时期也需要进行对话”,但如果局面真的恶化到这一地步,南北对话也就没有了现实可能性。  

朴槿惠总统今年5月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说时曾说,“吃蛋糕的同时就不能再拥有它了(You cannot have the cake and eat it)”,一针见血地批判了朝鲜的“核武器与经济建设并进”的路线,曾引发了很大的共鸣。但是仔细想想,现在平壤方面表示“南边论及人权问题,无法与我们进行对话”,这是在报复之前朴槿惠总统的话。  

如果那样的话,现在这种情况下最需要的是预防性措施。首先,韩国需要明确传达自己的意图是希望朝鲜居民的人权状况得到改善,而不是颠覆朝鲜体制或吸收统一,为了提高说服力,必要的话应该考虑派出高级特使。重新开放金刚山旅游、解除5·24制裁、提供人道主义支援与交流合作的具体执行等前提性解决方案也应该得到全面的讨论。在此基础上才能相对容易地解决离散家属重逢、DMZ世界和平公园建设等矛盾不是很尖锐的问题。大家都明白,这些小小的开始将为最终解决军事演习、政治遗留问题等敏感问题打开大门。这需要我们克服惯性思维,进行想法上的转变。  

朴槿惠政府的对朝政策不管以什么方式如果想取得成果的话,那么未来两三个月会是“黄金时期”。错过了这一时期,执政3年便陷入“跛鸭厄运”的南北关系将很难再找到扭转局势的突破口。朴槿惠总统如果想要留下既没丢失名分也没失去实利的“政治遗产”的话,现在正是打破条条框框的最好时机。那也将是走向统一之路的一步。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