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9日 (星期五)
日本回到华盛顿了
상태바
日本回到华盛顿了
  • 南祯镐 国际记者
  • 上传 2014.09.19 17:5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日本想要掩盖慰安妇问题猛烈游说。但这绝非易事。如今慰安妇问题已超出了韩日间的争议,上升为侵害人类普遍人权的事件。紧随美国华盛顿之后,在瑞士日内瓦的欧盟人权委员会上也正式讨论了慰安妇问题,这就是证据。日本的游说比任何时期都猛烈。精通美国政界的一名人士说,“每个月会有三个日本的核心人物来华盛顿”。

在此当口,本月6日在美国《纽约时报》上刊载了一篇受到华盛顿政街关注的长篇文章。这是有关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简称CSIS)等美国顶尖智囊团的事情。报道暴露的是在过去的4年间,他们从外国政府那里收到至少2400万美元,然后向顾客提供他们所需要的研究成果。《纽约时报》主张说,这些问题研究所为顾客甚至还出面介绍他们去美国白宫以及和国务部人士相见。

而真正吸引笔者眼球的是报道中附加的参考资料。从布鲁金斯学会的各国收费细目中,可以猜测各国为了对华盛顿政界发挥直接或间接性的影响力,有多么的努力。根据这份资料,布鲁金斯学会从日本大使馆和航空自卫队那里收到31万美元。韩国的外交部和韩国国际合作团(KOICA)则援助了26万美元。考虑到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是韩国的4.5倍,韩国的资助还是显得比较多的。

然而凭着这些来判断随着韩国的出手变得越来越大方其影响力就有所上升的话,那是大大的失算。因为日本的真正实力在别处。日本政府从1970~80年代开始雇佣巨头说客,一直将美国政界玩弄于手掌之中。精通华盛顿情况的人们一致认为今年日本以白宫、议会以及国务部为对象,正在展开比以往更猛烈的游说活动。

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言行则可以预知这一切。2007年在美国议会通过慰安妇决议案的时候,当时的日本首相就是安倍晋三。再加上美国政界处理慰安妇决议案的时间,是故意配合了安倍访美的时间,这是想狠狠地给他一个警告。慰安妇决议案像是他无法忘记的耻辱,如鲠在喉。他第二次成为首相后去华盛顿进行首次访问时说,“日本回来了(Japan is back)”。

美国将制定“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将公开为外国政府服务的游说公司的详细活动和劳务费等。据此,现在为日本政府做事的游说公司有41个,韩国只有24个。数字差别甚大,就是在劳务费规模和活动内容上,也不是对手。

例如,美国弗吉尼亚州表示要在之前提到“日本海”的地方,同时也标注“东海”,日本大使馆为了阻止这件事情,向做麦盖尔伍德的游说公司支付了25000美元。

有关慰安妇问题,则投入了更多的钱。日本政府为了营造对自己有利的氛围,向Hogan Lovells和Hecht Spencer两个公司各支付了52.3万美元和19.5万美元。两公司调查积极处理慰安妇决议案问题的美国议员们和韩国侨民团体的行动并报告给日本方面。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华盛顿内日本的真正潜力来自那些积极支援国家政策的日本企业。典型的案例是华盛顿的樱花庆典。为了看到1912年东京市长赠送的樱花,游客蜂拥而来,以此为契机展开各种与日本有关的活动,这一庆典的费用全部由日本的企业承担。

在佛吉尼亚州要一起使用“东海”这一名称的事件中,驻美日本大使寄去了这样一封信。“如果不撤回的话,会撤走在佛吉尼亚州投资的所有日本企业”,这是具有威胁性的警告。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日本企业全力支持政府的话,政府做不到这样。

在慰安妇问题方面,也有日本企业的身影。在美国的韩裔团体认为,在有关慰安妇少女像方面,要求拆除的日裔居民可以如此快速的筹备好诉讼费用,如果没有日本企业的帮助是不可能做到的。

韩国企业怎样呢?像三星、现代汽车、LG这样的大企业理应为构建韩国的国家品牌并推进公共外交出力。而实际上别说给予帮助了,反而是急于隐藏自己是韩国公司这一事实。在海外支援举办的活动中,担心会落下把柄,要求“不要显示公司名字”的情况是很常有的事情。

面对这一风土,甚至有人叹息说,“韩国对华盛顿智囊团的财政支援,只是日本的百分之一”。国家品牌与在该国生产的商品形象直接相关。从长远来看,改善国家品牌、提升国家地位是提高企业竞争力的切实道路。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说那些堆积如山的公司内部资金找不到投资之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