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出席G8之系列专访 ①
상태바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出席G8之系列专访 ①
  • 采访人 金永熙 国际问题记者/整理人 金玄基 东京特派记者
  • 上传 2008.07.11 14:0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金永熙:在首尔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以及国会演讲中好像您故意非常不满地表示,“韩国几乎没有为国际社会作出什么贡献,对此深感惭愧”。您认为这一“激将法”会起作用吗?

潘基文:这完全取决于韩国政府。可能我的话有点过于直白,但我只是说出了自己平时一贯的想法。

金永熙:韩国的国家政府开发援助(ODA)占GDP的0.07%,计划到2015年要提高至0.25%。这种水准够不够呢?

潘基文:联合国希望的是占GDP的0.7%。欧洲国家中有很多国家目前已经基本达到了这一目标。韩国在7年后达到0.25%,仍旧是远远不够的。韩国政府应更加主动地制定相关目标计划。

金永熙:您认为韩国的联合国和平维护行动(PKO)参与程度与其国力非常不相称吗?

潘基文:非常不相称。不要忘记,韩国曾在联合国军的帮助下捍卫了国家的自由与和平。韩国能够取得如此的经济发展,靠的不仅是全体国民的辛勤工作,国际社会的援助也“功不可没”。当时帮助我们的人没有向我们提出任何条件。现在联合国维和部队由20个国家组成,总数达到12万人,然而韩国只占这12万之中的区区400。

金永熙:您在担任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代表、外交部副部长和外交部部长期间为什么没有积极推动那些事情呢?

潘基文:诚然,我也有一定的责任。但是,在任职期间,我是最关心此事、也是最积极为其奔波的人。我向舆论、国会、青瓦台以及国防部都交涉了此事,但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国防部相关人士说预算将主要用于国内,保障公民的安全,协商没有大的进展。

金永熙:您曾主持了卢武铉政府的“民族自主外交”。“民族自主外交”却促成了之后李明博政府的“实用主义外交”。您认为前总统卢武铉的“民族自主外交”的方向是正确的吗?

潘基文:卢武铉前总统的外交政策不光是“自主外交”,也包含有“均衡实用外交”的成分。当时让我们感到了与先前政府众多不同的“新颖”之处。担任外交部部长期间,我也曾为了达到“自主”和“实用”的完美结合而煞费苦心。但是国民的意识以及受到的冲击却是前总统始料不及的。现在回想起来,前总统卢武铉执政期间,韩美之间发生了很多过去数十年间都未曾发生的事情。

金永熙:朝鲜实施核设施去功能化以及核申报之后,朝鲜核问题迎来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转折期”。美国已经开始着手将朝鲜从“支持恐怖国家”名单中删除,日本也已经部分解除了对朝制裁措施。联合国是否也计划部分或完全取消“安理会第1718决议”呢?

潘基文:这要看进展情况如何。当前,形成了“弃核”的良好氛围,最近朝鲜对宁边原子炉冷却塔实施了爆破,国际社会也开始认识到朝鲜是真有“弃核”的想法。联合国是否取消对朝制裁,取决于今后事态的发展情况。如果条件成熟,安理会将提议会员国对新决议进行讨论。

金永熙:《安理会第1718决议》有内容规定朝鲜必须放弃并废置核武器,这之后才能取消制裁。要朝鲜彻底放弃核武器,可能还需要5年、10年,甚至更长的一段事件。您觉得将朝鲜非核化进程和联合国缓解对朝制裁同步进行如何呢?

潘基文:有望在下周召开新一轮六方会谈的部长级会谈中就此进行探讨了。

金永熙:您访朝的计划安排是怎么样的?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名义出访呢?

潘基文:我与安理会15国代表进行定期会晤。以我所认为的主要问题为中心,我经常与会员国代表见面并进行交流。每当相关重大事件发生时,我会与个别国家的代表进行协商。实际上,这也是为了在寻求一个适当的访朝时间。

金永熙:布什政府已经执政7年半了,您认为布什政府追求的是霸权主义呢,还是世界和平呢?

潘基文:和平。霸权主义与当今时代发展潮流不符,我认为布什政府主要致力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