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后中国的变化与韩国的对策
상태바
奥运会后中国的变化与韩国的对策
  • 韩友悳 记者
  • 上传 2008.07.10 20:5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KERI·《中央日报》座谈会: “奥运会后的世界经济:G8退场,G2时代到来” 中国在未来四五年间将保持9%的高速成长,韩国需寻找“与强大中国共存之道”

这句话出自世界级的未来学者约翰·奈斯比特之口。他的主张是,中国已经脱离了模仿的阶段,正在革新的道路上前进。正如他所说,现在的世界正注视着一个新的超级大国的登场。一个月后即将召开的北京奥运会,便是向世界宣告“强大的中国”的诞生的信号弹。对于韩国来说,现在已是必须找到与作为邻居的“强大的中国”共存方法的时候了。

8日,韩国经济研究院(KERI)与中央日报中国研究所共同主办了主题为“北京奥运会后中国的变化与韩国的应对”的座谈会,会上就北京奥运会以后中国的走向与韩国的应对战略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世界经济体制改编

专家们一致的意见是:以北京奥运会为契机,中国将紧密地融合在世界经济体制之中。专家们更进一步预测,“中国在奥运会之后将成为世界经济的核心国家”。他们指出,世界经济体制将告别由西方八国(G8)主导的时代,迎来以美国和中国为中心的“G2时代”。“奥运会后中国经济的成长可能性”被作为优先议题得到了讨论。高丽大学金益洙(音)教授分析道:“能源不足、环境污染、贫富差距、国际经济停滞等问题,都无法影响到中国在奥运会后四到五年的时间段里保持9%左右的高速成长。”

与会者们还强调,应当注意到由中国经济的持续成长带来的产业、企业的变化。特别是中国所推动的“自我完结型(full-set)工业构造”,是对韩国经济也具有很大影响的一个因素。

“长期以来,中国都维持着从海外进口技术集约度高的中间材料(零配件、半成品),将其进行组装后出口到第三国的产业构造。但是,通过对技术的积极开发,中国在提高中间材料的国内办置比率的同时,构筑着将‘零配件生产-组装-出口’等流程在国内进行一条龙处理的‘自我完结型工业构造’。我国(韩国)对中国主要的出口商品就是中间材料,但这项出口今后只能减少了。”

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北京所所长杨平燮指出,去年韩国向中国出口商品中的约76.8%都是中间材料,并对出口减少表示忧虑。他认为,到2010年,“韩中贸易的顺差结构”将不复存在。韩国经济的“摇钱树”将从此消失。

奥运会到来的又一项变化是中国企业向国际舞台的进发。南开大学申广龙(音)教授说:“通过大型企业间的收购、并购以及政府的积极资金支援等等,中国企业的国际影响力正得到强化。中国政府的目标是,到2010年为止,使中国涌现出最多达到50家世界级的跨国企业。”去年年底,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有22家。

◇“韩中无限竞争时代”的到来

上世纪90年代,韩中两国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以劳动集约型的产品为中心。而2000年之后,两国的竞争扩大到了尖端产业领域。专家们指出,奥运会之后两国竞争的战线将全方位扩大,韩国处处都将与中国擦出火花。“奥运会之后,中国的主要出口项目将从目前的纤维、服装等向钢铁、电气、电子等转移。从长远来说,两国在造船、汽车、机械设备等方面的竞争也不可避免。随着两国间技术差距的缩小,中国将成为韩国难缠的对手。”这是产业研究院(KIET)研究委员李文炯(音)的分析。

公州大学南秀钟(音)教授则以“元(中国货币单位)”问题为中心,就韩中之间的竞争情况做出了说明。他认为,奥运会之后中国货币“元”将显现威力,甚至亚洲将形成“‘元’经济圈”。南教授警告,“韩元如果不依存于韩国的经济实力,而是根据‘元’的价值来确定自身价值,那么韩国经济将很难维持对内和对外的平衡。”

◇应当发掘新的产业动力

即使没有奥运会,中国对于韩国来说,也早已是一名难以对付的对手了。进入中国的许多企业都因投资环境的恶化而撤离,对中出口的增加比例从2004年之后也呈现减少的趋势。根据预测,这样的趋势在奥运会之后将变得更为严重。这样的困境,要如何加以克服呢?

专家们一致认为,“我们应当发掘在21世纪里能够以之为生的、新的产业动力。”这是对韩国人在半导体、钢铁、汽车和造船等之外寻找新的产业领域的忠告。李文炯研究委员强调:“为了培养和发展零配件与原料产业、新能源、生命工学和环境设备等新的产业领域,应当重新制定国家级别的产业战略。”

维持韩中两国间已形成的生产分工体制的努力也是必要的。现有的生产分工体制是韩国将核心零配件向中国出口,再将这些零配件在当地加工后出口到第三国。韩国应当将目前这一体制,向着有利本国的方向保持和发展下去。进出口银行海外发展咨询中心组长金洲永(音)提出了解决的办法:“我们应当以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韩国-欧盟FTA等为基础,实现新技术的引入和研究开发。”除此之外,为了避免对中国的过分依赖,出口的多元化、对商标和设计等软产业的积极扶持、通过专业化提升附加价值等等也是韩国急需实现的课题。

为了与“强大的中国”比邻生存,另一个方法是抢占中国的内需市场。三星经济研究所朴繁洵研究员主张:“在2010年和2020年两个时间点之后,中国的高、低级中产阶层将分别超过贫困阶层,这将引起‘购买力的大爆发’。韩国人有必要树立这样的认识:‘中国是一个扩大版的韩国国内市场’。”也就是说,在金融、物流、流通、观光等方面,都存在全新的商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