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9日 (周日)
韩国FLNG制造超过中国和日本,成为世界第一
상태바
韩国FLNG制造超过中国和日本,成为世界第一
  • 金映勋•李相宰 记者
  • 上传 2014.06.13 16:4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大宇造船海洋项目运营第一部长宋河东(音,49岁)正急切盼着巴西世界杯。这不仅仅因为他是足球迷,还因为该公司制造的浮游式液化天然气储存和再气化装置(LNG-FSRU)于6月11日巴西东南部瓜纳巴拉开始启动。该船舶是在海面上将以零下136度冷却的天然气再次转为气体的设备。宋部长自豪地说“这里生产的天然气将会在世界杯时用于电力生产”,“可以说是以世界杯为契机推出我们先进的技术”。

该船正式启动在韩国造船业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未来拯救长期不景气的韩国造船公司的救世主不是货物,而是液化天然气(LNG),特别是海上天然气工厂FLNG,预计到2020年为止将会涌入70万亿韩元的资金。FLNG的意思是生产、储存和装卸漂浮式LNG,比LNG-FSRU高一级,直到挖掘LNG那天为止会一次性处理。

每月初,造船业界都会绷紧神经。英国的分析机构克拉克森(Clarkson Research)会公布订单状况的统计结果。上个月初发布的韩国造船业今年4月的成绩表非常具有冲击性。韩国的订单量只有29万CGT,只达到中国的26%。CGT是衡量在船舶重量上反应作业难易度的单位。韩国在量上超过中国早就成为过去,而且还落后于日本。日本4月的订单量为60万CGT。韩国也就占第三位,幸亏韩国在5月份又重新上升到第二。

此外,还有一个坏消息。三星重工业今年第1季度出现3625亿韩元的营业赤字。在澳大利亚和尼日利亚遭受的损失高达7600亿韩元。都是在FLNG的“近亲”-设备上遭受的损失。因为低价订单和频繁的要求更改设计而产生了费用增加。股市很也不乐观,现代重工业、三星重工业和大宇造船海洋等三家造船公司的市价总额在今年减少了将近9万亿韩元。

虽然情况不容乐观,但韩国造船公司并未气馁。因为还有两张王牌。第一是,以韩国造船业相对领先的大型船舶为中心,船价正在上升。第二就是克拉克森指标的错觉。这是以传统船舶为中心的数据,因此并未充分反映韩国造船业耗费心血的海洋成套设备的价值。其中最受期待的还是以LNG为中心的复合船舶-FLNG。FLNG的大件订货额超过3万亿韩元,仅中间程度的大小就达到1万5000亿韩元,与10艘大型集装箱船相当。

现在市场正在开化。全世界有13个FLNG项目正在推进,今年仅预计投标的项目就有四个。能源市场分析机构道格拉斯威斯特伍德(Douglas-Westwood)预计,截至2020年,FLNG项目投资金额将会达到650亿美元(大约70万亿韩元)。Hi投资证券分析员崔光植(音)解释道“三星重工业损失等是根据新挑战的成长之痛”。

难道这不是韩国自我安慰吗?世界性的能源企业荷壳牌集团(Royal Dutch-Shell Group)会长傅赛(Peter Voser)的行动似乎在说“不是这样”。他在去年10月曾经访韩,还去了三星重工业巨济造船所,巡视荷壳牌集团订制的FLNG“PRELUDE”的建造。他当时表示“FLNG既是耗费了25年心血的成果,也是能源开发的新历史”。Hana大投证券分析员李相宇(音)断言道“今年大型造船公司实绩的方向似乎是以FLNG开始,并以FLNG结束”。

不管如何看待韩国造船的未来,几乎没有造船专家认为韩国未来前进的道路就是FLNG,因为正以FLNG打开崭新的局面。首先这艘船非常大而且复杂,不是谁都能制造的。三星重工业制作的Prelude长488米、宽74米、高110米。仅船底的面积就相当于四个足球场那么大。FLNG还改变了造船企业的客户,荷壳牌集团和Petronas等不是海运公司的能源企业成为主要客户。造船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在韩国造船业,能源产业就像海运业那样变得重要起来”。

像这样在新市场占领先机比较有利。迄今为止,制造FLNG的地方只有韩国。而中国造船业的水平比起质来说,还只侧重于量上。再加上“技术日本”也制造不出这种船,这是标准化悖论酿成的后果。日本造船产业截至20世纪70年代末稳居第一。日本在这一期间将设计标准化。因为实现标准化,所以可以进行大量生产。但逐渐不再需要设计人力。当然结构调整成为当务之急,再加上因石油危机导致造船业不景气,在日本大学里,造船工程系开始消失。

但标准化的时代不会持续很久。进入90年代后,开始吹起高附加价值之风。那就是LNG船和钻井船(drillship)。这都是与现有的不同的船。需要新的设计,还需要根据不同钻井场所的特性化进行设计。这样一来,日本就只有羡慕的份儿了。以2012年为基准,韩国造船业的世界海洋成套设备市场占有率为34%。中国为15%,而日本则只有1%。其间,韩国造船业在技术上也一直领先。三星重工业以“Half Ship合并”技术将FLNG的造船时间缩短了两个月。可以这样想象一下,利用在海上漂浮的“浮动船坞(Floating Dock)”, 将100层高的大楼分成2边,分成2半建完之后再粘合在一起。

此外还有意想不到的好消息。那就是今年2月开始的乌克兰事态。俄罗斯每当出现乌克兰相关问题时,就将中止天然气供给作为武器。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80%是经由乌克兰输往欧洲的。欧洲首脑们在今年3月向美国要求扩大天然气出口。美国考虑到未来,只是有限制地出口天然气。出现这种情况后,美国议会正在加速处理天然气出口促进法。随着天然气产业逐渐增大,FLNG的需求也逐渐增大。IBK投资证券分析员李忠才(音)分析称“因乌克兰‘蝴蝶效应’,天然气产业很有可能会逐渐活跃起来”。

今年4月访韩的法国参议院议长让·彼埃尔·贝尔(Jean Pierre BEL)在首尔见到朴槿惠总统等人,然后就直接去了巨济岛。因为巨济岛上生活着450多名法国人。他们大部分是法国工程企业Technip的职员和家属。Technip跟三星重工业正在合作制造FLNG。市场前景都不太乐观,FLNG也是一样。Technip的职员要常驻巨济岛就是如此。如果说相当于传统船的FLNG的下部由韩国造船公司负责设计,那么相当于工厂的部分则是以Technip的设计为基础。FLNG没有研究前例可以参考,设计能力非常重要。因此在订货一年多前就要达成基础设计协议。现在韩国造船还未能涉足船的上部,即相当于天然气工厂的部分。对各种零件的韩国产化率也只有20%。

此外,日本也开始重整旗鼓。像日本MODEC和Inpex这样直接订制和运营大型海洋成套设备的企业正在积累经验。日本政府表示,截至2020年将会创出2万5000亿日元规模的海洋开发市场,扶植海洋成套设备产业。造船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FLNG在根本上是复合设备,因此一家造船公司是无法制作全部的”,“未来韩国造船要继续发展的能力不是制造技术,而是指挥和管理复杂多样的合作企业的领导能力”。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