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围棋客座记者文容直“应挽救韩国围棋”
상태바
本报围棋客座记者文容直“应挽救韩国围棋”
  • 魏文姬 记者
  • 上传 2014.05.14 15:4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我上小学时都耳濡目染地学过围棋,当时大人们经常带孩子去棋院,“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到处都能看到很多人在下围棋”,还发生过让只有6级的小学生与专业棋手对局的事情”。

这是从今年3月开始负责每周四《中央日报》围棋专页报道内容的客座记者文容直(56岁,前职业棋手5段)小时候的故事。对于小时候的他来说,围棋不断给他带来“哇!这样也能下啊”之类的顿悟。在庆北金泉读完中学后,他来到首尔,进入以围棋闻名的冲岩高中。抱着“应该读一遭大学”的想法,他还进入西江大学英文系学习。但在大学毕业后,他最终选择在1983年选择进入韩国棋院,走上职业棋手的道路。“再次回到围棋生活中,令人感到无比自由”。  

现在距离他第一次学习围棋已经过了40多年,围棋的热度和地位早已不复从前。虽然会下围棋的人有所增加,但有过对弈经历的人所占比例却在不断减少,人们对于职业棋手的关注度也日趋下降。  

针对韩国围棋始终原地踏步的原因,他说“世界在迅速变化,围棋界也需要时间对自己进行回顾”。他还对很早前就有人提出的加入门槛过高(每年12名)等需要改善的问题表示担忧,说“门槛过高使人们不愿进行尝试或冒险”,“这就导致围棋始终停留在平均水平,很难获得创造性发展”。最近韩国围棋之所以被中国排挤,也是出自这一原因。他补充说“终结者精神和过人胆量是韩国围棋的优势所在”,“必须恢复这一本质,韩国围棋才能生存下去”。  

他认为,曹薰铉9段就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终结者”。1988年在第三届职业棋手新王赛上取得冠军的文记者曾在同年举行的第五届巴克斯杯决胜赛中与曹薰铉九段遭遇,“还未下出第一颗棋子,就感到沉重的压力,几个子下去,我就感觉自己要输,但他虽然与我这样水平差的人对弈,却依然稳如泰山,不愧是个自我控制力极强的终结者”。  

进入棋坛后,他依然兴致勃勃地学习政治学、周易等学问。1994年,他凭借关于韩国政党政治的论文获得首尔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被问到学习政治学的原因时,他说“因为好奇这个社会是如何运转的”。2007年他出版《周易的发现》一书。他说“有很多人整天嚷嚷着自己懂得周易,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但感觉很少有人真正从理性出发理解周易,所以就亲自去学了学”。

1998年他出版书籍《围棋的发现》,一位围棋专家对此书评价称“希望东方的直觉和西方的理性在棋盘上完美结合,该书在围棋史上写下了浓重一笔”。在书籍的序言部分,他写道“目睹过人生的各种艰辛之后,人的身心会变得有些疲惫……是围棋让我在疲惫时重新找回活力……重要的是,围棋不同于人生遭遇的各种混乱关系,它的胜负纯粹而彻底”。

就这样,他再次回到了过去10年多少有些疏远的围棋世界。他说“没有任何一个桌上游戏能够像围棋一样与人类的本性相吻合”。他说,下围棋用的不是脑袋,而是全部身心。“下围棋的时候,必须调动身体的每个神经细胞保持集中,所以它也可以算作活动人体血管的一项动态运动”。  

他在《围棋的发现》结尾处写道“我并不认为只有深刻理解围棋,才能体会到围棋的真正魅力。即使不深入了解,也能在自己的水平上体味到围棋带来的趣味”。目前,他正在《中央Sunday》连载《盘上的香气》专栏,每隔三周连载一次。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