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09日 (周二)
不要再只谈紫菜包饭大婶的捐赠而自己却袖手旁观
상태바
不要再只谈紫菜包饭大婶的捐赠而自己却袖手旁观
  • 卢在贤 评论委员兼文化记者
  • 上传 2008.12.05 09:0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给大家出一个比较简单的谜语。

具有以下特征的人是谁。

① 省吃俭用,只知道攒钱。

② 在大学附近靠做小吃生意谋生。

③ 年纪轻轻就守寡,孤苦伶仃。

④ 一直遗憾自己肚子里没有墨水。

⑤ 因此将自己全部的财产捐献给大学或者大学附属医院。

想必大家都已经猜到了,答案是“紫菜包饭大婶”。不过答案不一定非得是紫菜包饭,回答汤泡饭店的大婶、针线活老奶奶也无可厚非,关键是在我们社会中具有这种共同点的老人不计其数。

捐赠“代表人物”的共同点

这本是一件高尚的事,他们都是一些应受尊重的人,但我个人对此却并不看好。坦白的说,还有点儿生气。问题就出在,为什么偏偏这些老奶奶们是我们社会捐赠文化的代表?那些衣食无忧的富豪,那些经营大型商店、大企业的老板,那些与自己的伴侣幸福生活的人,那些学识渊博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呢?

下面将媒体报道过的那些紫菜包饭大婶的故事概括如下。已故李福顺(音)老奶奶一辈子靠卖紫菜包饭和经营旅馆,辛辛苦苦攒下了50亿韩元,她将自己毕生的积蓄捐献给了忠南大学;在首尔站前广场卖乌冬面的金福顺(音)老奶奶去年离开人世,她将自己2亿8000万韩元的全部财产捐献给了庆熙大学,将自己的遗体也捐献给了大学附属医院;去年,那个擅长骂人的镇海“蛤蟆鱼老奶奶”也爽快地捐出了1亿韩元;尹贞惠(音)老奶奶将自己经营布料商店积攒下来的10亿多韩元捐给了首尔天主教大学;李明基(音)老奶奶将30年如一日在纺织工厂工作,买下的楼房(2亿500万韩元)捐献给了东国大学。

让我们这些为了个人的前途和命运而奔波的人为之惭愧的事例不胜枚举。今年1月,84岁高龄的金春喜(音)老奶奶向首尔市社会福利共同筹款会捐献了500万韩元。金春喜老奶奶属于享受社会低保的人群,她将每月从政府那里拿到的44万5000韩元的生活费和养老金节省下来攒够了500万韩元并将其捐赠。曾经当过日本军慰安妇的金君子(音)、黄金子(音)老奶奶们捐赠的奖学金又是如何一分一文积攒下来的呢?

当然,在这些紫菜包饭大婶、享受社会低保者、日本军慰安妇老奶奶们慷慨解囊进行扶贫工作的同时,那些比他们生活条件宽裕的人们并没有袖手旁观。但由于她们真的非同寻常,足以能够成为新闻头条,因此每当媒体报道紫菜包饭大婶的时候总能够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事实上,我们周围也有很多人经常助人为乐,他们通过各种社会团体帮助那些生活不济的人们;也有人同非洲、中亚、南美等地的一些贫困儿童建立联系,定期给他们寄去各种物资;还有很多的朋友,每当看到电视中播出慈善专访活动,就会鼻子一酸,立即拿出手机寄去1000、2000韩元。

需要普通中产阶层的积极参与

前路漫漫。从整体上看,我们社会依然在紫菜包饭大婶的背后苟延残喘。当听到文根英默默行善的消息后,那些分文未出的人竟然忙于在网上散布恶意流言。几天前,韩国美好财团公布的《2007韩国人捐赠指数》中,去年参与捐赠活动的韩国人为55.0%,同2005年相比减少了13.6个百分点。捐赠金额与国民生产总值(GDP)比值只不过是美国的3分之1。其中最为关键的是个人捐赠(约40%)的比例少之又少。

在这个气温陡然变冷的日子里,那些拥有正式工作并或多或少获得固定收入的中产阶层,希望你们能够早日参与到捐赠队伍里来。捐赠者为什么非三星、现代或者紫菜包饭商贩、社会低保老奶奶莫属?中产阶层身在何处?以此次经济危机为契机,我们有必要引进美国的薪俸管理系统(payroll system)。让那些紫菜包饭大婶们能够用自己辛辛苦苦积累下来的钱安度晚年。如果今后依然大谈紫菜包饭大婶捐赠的话题,那么我真的会很反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