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9日 (周日)
忠州19战斗飞行团KF-16搭载本报记者采访一天
상태바
忠州19战斗飞行团KF-16搭载本报记者采访一天
  • 刘成云 记者
  • 上传 2014.01.29 15:0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月27日下午3点45分,在空军的协助下,记者参加了忠北忠州第19战斗飞行团的攻击编队部队演习,这是一次模拟战争时期以朝鲜长射炮等为主要目标的假想演习。

在演习开始10分钟前,准备登上空军主力战斗机KF-16的金养业(音)大尉(空军士官学校第55期)的飞行工具包(kneeboard bag)上贴着一张巨大的照片,是他妻子和女儿的照片。金大尉说“看到家人就会产生一定要安全回来的决心”。他们都会在飞行前看一眼自己家人的照片,然后再登上战斗机。统计显示,每年会有3名空军将领在训练中殉职。

记者也换上了连体绿色飞行服。李钟原(音)少校(空军士官学校第48期,161战斗飞行队编队长)说“这是为了在飞机坠落的时候,容易收拾尸体”,“如果不穿成这样,尸体就会散成一块一块”。空军还会把前天晚上做噩梦的飞行员换到下次上机。

 一位战斗机飞行员吐露“说实话,每次飞行的时候都无法完全摆脱‘这次轮到我坠亡怎么办’之类的想法”。

即使如此,战斗飞行团跑道上还是一年365天都会有战斗机起飞。“这里距离DMZ虽然有150千米,但战斗机8分钟就能到达,这里就是最前方战线。我们必须做好随时出击的心理准备,所以才能每天坚持进行重复的飞行训练”。这是李钟原少校的话。2011年延坪岛炮击事件时,KF-16战斗机也是从这里出击的。当日的训练内容中,还包括19战斗飞行团长(准将)宋泽焕(音)的指挥飞行训练。宋准将说“只有在空军才能看到将军亲自在现场作战的情景”,他强调“由于空军要以分为单位计时,所以要求指挥官在现场进行迅速的判断和临场指挥”。

记者和金养业大尉搭乘了一架战斗机,记者坐在后方。机体内空间非常狭窄,要缩着身子才能勉强进去。

关闭驾驶舱盖(战斗机驾驶席的舱盖)后,驾驶员打开各种检测设备,看到了战斗机正面风景、周围地区地图以及看不懂的各种数字和英语简写字母,从头盔里可以听到金大尉在说“虽然感觉像是走得很慢,但时速已经超过了200千米”。  

脑袋“嗡”地一声响,记者开始觉得呼吸困难。“请把座位右侧的白色按钮按到上边,会得到氧气供应”。在跑道上快速奔跑的飞机20分钟后停了下来。这就是起飞前只能高速奔跑的“高速出租”短缩路线。由于当日的演习需要高难度的飞行技术,因此记者只能亲身参与到这里。

从晚上7点开始进行侦查东海上空的夜间训练。宋团长说“捕捞鱿鱼的船只发出的火光和晚上天空中的星光很容易弄混”。事实上,2000年以后,曾有4架战斗机坠落到海上。再次参加夜间演习的金大尉说“由于看不清周围情况,所以会更加紧张”。过了一会儿,黑暗中金大尉乘坐的战斗机后部闪出了似乎要烧尽一切的光线,20分钟后便飞到了东海上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