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9日 (星期五)
总统们的难兄难弟
상태바
总统们的难兄难弟
  • 金琎 评论委员
  • 上传 2008.12.01 08:5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历任韩国总统大都出生贫寒。一旦家族中有人当上总统,其家族成员则“期望”自己能马上平步青云,由此深陷泥潭而不能自拔。“我哥哥(弟弟)是总统……”,总统的大部分家族成员都深陷“欲望泥潭”之中。即使他们想努力从中摆脱出来,周围其他的人也会将其推进泥潭。虽说只有从“泥潭”中摆脱出来才能免招不幸,但在现实中,有时候理性未必能够战胜贫困和磨难的回忆。

1939年,为躲避日本帝国主义的迫害少年全斗焕一家离开陕川乡村逃往满洲。逃难生活异常艰辛,但更可怕的是马贼团。1940年10月,马贼团袭击了中国吉林省的一个村庄,当时全村人都躲到芦苇地中避难。当时还没断奶的小弟弟——全敬焕因患热病而突然哭出声来,母亲想哄他别哭,但全敬焕的哭声却更大了。当时有人说“搞不好我们都得死,快用这根绳索勒住他喉咙”,黑暗中一双黑手伸了过来。对于少年时代的全斗焕来说,这是永生难忘的痛苦回忆。(引自全斗焕传记《从黄江到北岳》千金成 著)

深陷泥潭的全敬焕和卢建平

前总统全斗焕非常疼爱并大力提拔比其小11岁的弟弟——全敬焕。上世纪70年代,全斗焕在青瓦台警卫室任职命其弟弟全敬焕为警卫员。上世纪80年代初,全斗焕开始掌权,全敬焕的人生轨迹也由此发生改变。之后,全敬焕曾历任新村运动中央本部秘书长、会长和社会体育振兴会长等职,最终却作为韩国第五共和国腐败案的代表人物而被予以司法处理。全斗焕也于1988年11月向全体国民发表道歉声明并隐居百潭寺。

前总统卢武铉则在峰下村的一个“巴掌大”的房间中与其兄弟们一起长大,其自传中的叙述是这样的:“我是家中老小,但我有两个令我感到很踏实的哥哥。包括附近村庄在内,只有我大哥是大学毕业,而我二哥手艺很好。”从釜山商业高中毕业之后,青年时期的卢武铉曾在一家鱼网公司短暂任职,之后又回到了位于进永邑的老家。当时,卢武铉的二哥卢建平(音)失业后待业在家,家庭经济情况非常困难。卢武铉与卢建平决定在村庄对面的山上搭一间土屋,于是两人上山采石、运石,自己搭炕。晚上则到别人的山林中去砍下松树盖房椽子。卢武铉就在搭好的土屋中开始准备司法考试。如果没有与卢建平一起搭的那间土屋,就没有审判官卢武铉,也就没有总统卢武铉。

卢武铉在掌权后对伸向其哥哥卢建平并欲将其拉下水的“黑手”保持了一定警惕。他曝光了前大宇建设公司社长南相国为谋求连任而贿赂卢建平的丑闻,之后,南社长投江自杀。目前,卢建平深陷各种亲戚、亲信腐败案件之中,卢武铉政权的道德根基受到很大冲击。卢武铉总统当时意识到了“黑手”,但未将其彻底“斩断”。或许卢武铉会觉得“怎么能管得住自己的哥哥呢?”,但他当时应该保持更高的警惕,青瓦台民情组和相关部门应该拥有更加敏锐的“嗅觉”。

朴正熙总统将哥哥从泥潭中解救出来

2001年离世的前共和党议员陆寅修是前总统朴正熙的小舅。生前陆寅修曾向记者转述过自己从朴正熙总统那里听到的一件事情:“1961年革命之后,在朴正熙当上最高会议议长不久之后,一直在老家上摹里务农的大哥朴东熙来找朴正熙。当时大哥说乡里人都对他说现在是该为国家做些事情的时候,劝他从事某些事业。朴正熙派人打听后发现是一些谋私工程,但为了不让大哥不高兴,朴正熙便说‘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先把大哥打发回老家继续务农。大哥动身回乡之后,朴正熙马上指示老家的警察所在大哥家前设置了岗亭。”朴正熙总统死后一直没有发现什么腐败案件。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