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9日 (星期五)
“如果不和俄、中建交的话,韩国经济可能发展不到这么好”
상태바
“如果不和俄、中建交的话,韩国经济可能发展不到这么好”
  • 郑守勇(音)•金炯洙 记者
  • 上传 2008.07.08 20: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央日报社顾问李洪九(前国务总理、卢泰愚政府当时国土统一院部长,图中)正在向前青瓦台外交安保高层人士金宗辉(图左)、前青瓦台经济高层人士金钟仁(图右)询问推进北方外交的背景。

7日,是韩国推进与苏联、中国、东欧各国建交,发表《7•7宣言》(为了民族自尊和繁荣而进行的总统特别宣言)的20周年纪念日。宣扬所谓的“北方政策”的卢泰愚前总统政府的外交政策,由于使曾经倾向西方一边的韩国外交领域向全球扩张,而被誉为提高了韩国国际地位的决定性契机。由于最近六方会谈进展迅速、南北关系僵持等原因,韩国的外交安保政策重新受到了关注。中央日报社顾问李洪九先生担当主持,由拟定并推进北方政策的金宗辉(外交安保)、金钟仁(经济)等前青瓦台高层人士畅谈了当时的情况。

中央日报社李洪九顾问:推进北方政策的背景是什么?

前青瓦台外交安保高层人士金宗辉:当时国际秩序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原先的国际秩序坍塌,新的国际秩序形成。为了应对这种变化,综合了外交、和平、繁荣、统一的《7•7宣言》诞生了。

前经济高层人士金钟仁:我们猜想,德意志的统一是在1985年戈尔巴乔夫掌握了苏联实权之后,在成功地进行了经济自由化改革的情况下实现的。1989年5月,我们向西德政客们表示“德意志有望统一”,但是他们却说“不可能”,没表现出丝毫兴趣。最终,德意志的统一在西德还没作好应对的状态下实现了。北方政策的目的是希望通过改善和苏联、中国的关系,来实现朝鲜解放。

李洪九:北方政策的目标和成果是什么呢?

金宗辉:最终目标是加入欧盟。因为韩国在经济领域也只和西方国家打交道,所以应该确保中国和俄罗斯这样庞大的市场。而且有必要通过改善和朝鲜的最大支持势力——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来强化安保、推进和平。最后,为了统一,需要周边强国的支持。我们认为和中国或俄罗斯的对话是有必要的。

金钟仁:虽然是结论,但是如果不跟中国建交的话,韩国的经济会怎样呢?每年与中国240~250亿美元的顺差,为克服90年代末金融危机作出了巨大贡献。北方政策推进20年后,韩国人当选联合国秘书长也是北方政策的成果啊!

李洪九:即使国际政治局势发生了变化,那期间与敌对关系的国家改善关系也似乎并非易事。

金宗辉:当时主张先与中国建交的舆论占据主导地位。因为KAL客机击落事件,我们认识到苏联是一个比较疏远的国家。但是青瓦台的思维却不然。青瓦台认为中国和朝鲜的关系密切,要说服中国存在困难。恰好,苏联因为经济困难,渴求支援。

李洪九:北方政策是划时代的政策。如果没有那么多国民支持的话,强硬推行会有困难。卢泰愚总统在1987年大选中以36.7%的低支持率当选,13届国会选举结果也是朝小野大(执政党占少数席,野党占多数席)。

金钟仁:金泳三、金大中当时两个野党的领袖是主张和东欧、苏联、中国、朝鲜进行对话的,所以没有反对北方政策的理由。

李洪九:金大中政府上台后,实行了和北方政策类似的阳光政策。怎么评价这些政策呢?

金宗辉:阳光政策是如果提供经济援助并进行对话的话,说不定在某个时刻朝鲜会发生改变,需要长期等待的政策。而且,在我们主导解决韩半岛问题方面,北方政策比阳光政策更自主。恳请美国协助构成对话的条件,并表示核问题也将由我们处理。所以说,去核化共同宣言也将由我们发表,核监督也将由我们执行。相互主义也是差异。

李洪九:今后我们的外交将朝着什么方向发展呢?

金钟仁:核问题讨论过程中,去年初开始,美国和朝鲜开始直接对话以后,我们就处在了被动的位置上。国民收入超过2万美元的国家在解决自己问题的情况下,不能起主导作用,却只能跟着中国、朝鲜和美国走,这是不行的。

金宗辉:相比推进北方政策的当时,我们的经济规模已经扩大了很多。和朝鲜的经济差距从7:1拉开到了30:1。但是南北对话的主导权不在朝鲜的手中。即使在核问题中,也是由美国和朝鲜主导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