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0日 (周三)
韩国向美国提出推迟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
상태바
韩国向美国提出推迟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
  • 郑墉洙 记者
  • 上传 2013.07.18 08: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推迟预定在2015年年末韩国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以下简称“战作权”)时间这一问题日趋正式化。

韩美两国相关负责人7月17日表示,韩国国防部长金宽镇在上月1日与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Chuck Hagel)进行会谈时,对此正式提案。

美国国防部高层当局人士在7月17日(当地时间7月16日)联合新闻的采访中表示“据我所知,韩国政府最近提议再推迟战作权移交”,“两国政府正在就该问题进行协商”。他还补充道,这个消息也已上报给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

韩国国防部对此既未肯定也未否定。国防部发言人金珉奭只是表示“战作权移交准备正在根据韩美两国达成协议的《战略同盟2015》进行推进,我方向美方提议并商讨,将朝鲜核问题等安保状况作为(战作权移交的)重要条件考虑,并检查战作权移交准备情况”。但一位希望匿名的青瓦台核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国防部邀请美方‘商讨战作权移交再推迟问题’是事实”。两国研究推迟收回战作权的第一层原因自然是由于从去年年末开始,朝鲜的核导威胁正在加剧。自主国防网络代表申仁均(音· Shin Yin Gyun)表示“韩美两国似乎共同认为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充分应对朝核导问题”。

继去年12月朝鲜发射远程导弹银河三号,今年2月进行第三次核试验之后,韩国国内外就立即出现推迟收回战作权的主张。

也就是说,虽然韩军方正在制定计划投入巨资,装备监视设备和导弹等,构筑防御战线,但如果考虑到朝鲜核导等新出现威胁的破坏力,收回战作权还为时尚早。还有人认为,移交战作权后,美国国内对美军要接受韩军指挥这一结构的不满情绪起到了一定作用。如果按照预定计划,韩方2015年收回战作权,到时美军就会负责后援。在紧急时,韩方联合参谋本部议长担任司令官,美军担任副司令官。这算是美军有史以来首次接受其他国家的指挥。通常,两国军事或外交问题只要没有相互协议,原则上是非公开的,但当天美国公开韩国的提案,实属罕见。

对此有分析称,这可能意味着与中国保持竞争关系的美国想通过军事关系继续对韩发挥影响力,同时这也可能是为了在驻韩美军驻军费用协商中占据有利地位。在驻韩美军驻军费用协商中,美方要求韩方承担1万亿韩元左右的费用,但韩方正面露难色。这样,美方可能是想要将作为韩方软肋的安保问题与战作权连接在一起向韩施压。

从强调军事自主权的层面上,也能感觉到一些对战作权推迟的发对倾向。曾在前政府负责战作权问题的当局人士表示“前任总统中,朴正熙总统最强调自主国防重要性”,“不是考试推迟就会更加努力学习,反而是按照考试时间做准备可能更有效率,朴槿惠总统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自主国防的重要性,如果她作出这样的决定,真会让人感到失望”。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