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2日 (周日)
赌场,要做就要好好做
상태바
赌场,要做就要好好做
  • 卢在贤 评论委员•文化专门记者
  • 上传 2013.06.20 12:2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听说赌博上瘾也主要是因为基因的缘故,幸亏笔者似乎并未遗传到这样的基因。但不管是赌牌九还是赌扑克,十有八九都会输。这算是遗传了“输牌基因”。因此,如果在中秋节或春节放假很久不见的老乡们聚在一起打扑克牌,总是会先定下输牌的目标金额。至于每轮都会输掉的原因,笔者也很清楚。因为我做不到扑克脸,就算只拿到两张A我也会自然而然地嘴角上扬,端正坐姿,手拿支烟,朋友们一下子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很久以前,笔者在到美国旅行时曾参观了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输掉了50美元左右后我毫不留恋地离开赌场。笔者也曾去过韩国国内唯一的韩国人赌场——江源乐园赌场。即使现在想起来也会觉得毛骨悚然的是几个衣着褴褛、眼窝深陷的异类顾客。打听后才知道这些人是因赌博上瘾,即使输掉全部家当也无法离开江源乐园赌场。让笔者印象深刻的是周围都是些当铺、汽车旅馆、汗蒸房和一些重叠的、阴郁的景象。

关于政府是否批准永宗岛外国人专用赌场事业,现已进入倒计时。这是在李明博政府时期的去年9月的国务会议上修改了经济自由区域特别法施行令以后出现的悬案。修改后的施行令的核心是引进赌场业事业审查制。本来是要先投资3亿美元后再追加2亿美元的投资才会允许赌场,但现已大幅度放宽了条件,只要缴纳5000万美元就能接受审查。因此,这在全世界算是进入门槛最低的。李明博前总统在会上甚至谴责当时任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崔光植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虽然费心设立了经济自由区,却未拉来资金和人,房地产景气一直徘徊在低谷。赌场现在就相当于仁川地区的宿愿的业务。

围绕着这一问题,产业通商资源部(以前的知识经济部,以下简称“产资部”)和文化体育观光部(以下简称“文体部”)在半年多以来一直在较劲。产资部催促要抓紧进行,但拥有许可权的文体部却表示要慎重处理。前文化部部长崔光植(现高丽大教授)回顾称“赌场是知识经济部为经济自由区所下的一剂猛药”,“但文化部仍然一动不动。倒也不是反对,但因为国民情绪,所以一直都坚持说要按照原来的程序走”。也就是说要避免冒进。

不管怎样,几天内就会知道是否会批准。文体部长刘震龙也宣布称“将在6月内作出决定”。上周,由公务员、旅游专家和投资专家等人组成的事前审查委员会进行了三天两夜的审查。希望进行永宗岛赌场的事业者有两家企业,即美国的凯撒娱乐(Caesars Entertainment)和中国的力宝集团(Lippo Group)合作的LOCZ(力宝&凯撒)和日本的环球娱乐公司(Universal Entertainment)。事前审核也结束了,现在只剩下部长发表了。

虽然人们仍然认为赌博不好,但实际上运营赌场还是利大于弊。这就是一种需要的“必要恶”。永宗岛所考虑的对象正是中国的大款们。政府计划在建设赌场以外还要建设大规模复合式度假村(IR, Integrated Resort),开展MICE(会议、奖励旅游、国际会议、展示会)产业。这样就可以聚拢资金并产生很多就业岗位。因此,亚洲各国也以2010年开张后顺利运行的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为模型在构想新设赌场。

从长远来看,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不仅外国人专用的赌场,还会出现韩国人也可以出入的开放式赌场。要将流向澳门和新加坡的资金拉到韩国,还有必要让具有一定规模的地下赌博事业合法化。江源乐园赌场的韩国人赌场独占权也将在2025年结束。外国资本现在流入外国人专用赌场是因为期待未来韩政府会批准建设开放式赌场。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MGM集团等世界级赌场度假村企业们进驻韩国的前提就是要允许韩国人出入。因此要对赌博上瘾对策或国家财富流出的可能性等副作用进行细致研究并制定出对策。这是既要将视野放得长远还要非常细致地制定政策的国家课题。

出于这一点,现在韩政府既未听取舆论意见也未与国会进行协商,只是在国务会议上修改施行令后就强行推进的方式很有可能会有后患。此外,对于此次申请的外国事业者的本质也出现各种各样的说法。要先纠正所谓的事前审查制这一奇怪制度,之后再推进也不晚。最终也要国会出面。不管什么事,正面攻击法才是最好的方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