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09日 (周二)
有损国格的青瓦台发言人性骚扰丑闻
상태바
有损国格的青瓦台发言人性骚扰丑闻
  • 朴承熙 驻华盛顿记者,申容昊 记者
  • 上传 2013.05.11 08:1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呃?为什么没看到尹昶重发言人呢?”

5月8日下午3点(以下均为华盛顿当地时间),朴槿惠总统和青瓦台访问团在访问纽约和华盛顿后启程前往美国第三个访问地洛杉矶。但从华盛顿附近的安德鲁(Andrews)空军基地起飞的总统专机里却有一个座位空着,那是尹发言人的座位。在一天后的5月9日下午1点50分,青瓦台宣传首席秘书官李南基表示“受不光彩的事情牵连”,在洛杉矶当地宣布撤掉尹发言人的职务。这算是正式向世界公布“尹昶重性骚扰嫌疑案”。从到达华盛顿的5月6日下午3点开始到独自坐上归国飞机的5月8日下午1点35分的46多个小时里,尹发言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确切地说是他到底闯了什么祸呢?综合青瓦台和驻美韩国大使馆相关人员以及当地侨民等叙述来看,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5月7日,朴总统和奥巴马总统在午餐兼首脑会谈上取得了超出期待的成果,青瓦台随行团非常高兴。人们见面就互相问候着“成功了”、“辛苦了”。而悲剧往往就在大意时发生的。5月7日,朴总统一行的最后日程是从下午6点开始的1小时30分左右的韩美同盟60周年纪念晚宴。尹发言人在结束该活动后的晚上8点左右,在白宫附近的Willard酒店的酒吧里与协助自己工作的女实习生A某(23岁)一起喝了酒。Willard酒店距离尹发言人住的Fairfax酒店大约20多分钟的车程。据说那天是尹发言人的生日。还有个说法是本来尹发言人的司机也在场,后来先离开了。

一般会在历代总统的海外巡访地选拔巡访期间临时帮忙的实习职员,因为需要在巡访期间帮助工作的熟练当地语言的人。会有很多侨胞子女等大学生来竞争这一实习职位。因为这虽是无偿服务,但因为可以参与总统活动,而很值得骄傲。据悉,此次活动实习职位的竞争率高达10:1。

陪同总统的青瓦台发言人避开记者视线偷偷跑到酒吧喝酒,这种现象并不常见。尹发言人并不只是这样做,还在醉酒状况下对A某进行了绝对不能进行的性骚扰。本报5月9日收到的华盛顿警察厅的事件报告书上写着“一名56岁男性于5月7日晚9点30分~10点,在未经受害者同意的情况下抚摸(grabbed)了受害人的臀部(buttocks)”。但报告书上写的事件发生场所是酒店房间。因此有推测称可能是尹发言人最初在酒吧里喝酒,之后与A某一起去了酒店房间。

据悉,A某在避开尹发言人回到住宿的Fairfax酒店后对同事说了这件事,然后开始大哭起来。虽然警察报告书上没有记载,但据同事实习生和大使馆相关人员所述,尹发言人的性骚扰不只一次。5月8日凌晨醉酒返回Fairfax酒店的尹发言人在早上6点左右给A某打电话说“把资料拿过来”。据说A某进入尹发言人房间时尹发言人只穿着内衣。受到惊吓的A某立即打电话向当地警察厅报了案。

在事件报告书上,报案时间虽然为5月8日白天12点30分,但大使馆相关负责人和同事实习生大部分都表示是当天上午8点。特别是今后可作为场面证据的酒店内“保安摄像”也被写在了报告书上。

5月8日上午,华盛顿警察厅接到报案后前往酒店。尹发言人表明身份说自己是外交使节。警察厅通报说以后会传唤他,让他先待在酒店里。接着,华盛顿警方将该事件告诉了国务部,国务部礼仪部门也将这一事实告诉了韩国驻美大使馆。大使馆立刻紧张起来。特别是A某的身份是美国公民,所以事情态变得非常严重。

尹发言人在被报警的上午8点出席了随行经济人士早餐恳谈会。随行小组中有人称看到了尹发言人在恳谈会上向现代汽车会长郑梦九90度鞠躬。他在参加了朴总统公开日程之后,立即前往了杜勒斯(Dulles)国际机场。

青瓦台相关负责人转达称,尹发言人连衣物和剃须刀还杂乱地留在房间里。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着急离开。青瓦台解释称,在该过程中,尹发言人打电话给青瓦台宣传首席秘书官李南基说“家里发生了急事,提前回国”。

尹发言人离开酒店时,朴总统正在美国议会里进行参议院和众议院联合演说。这算是在总统获得6次起立鼓掌和41次鼓掌进行演说时“总统发言人”独自离开美国。

据悉,尹发言人前往飞机场时为避免出问题并未乘坐政府公车,而是乘坐了出租车。而且在大韩航空的售票窗里,他用自己的信用卡买了400多万韩元的前往仁川飞机场的KE094航班的商务舱坐席。据悉,青瓦台发言人独自坐上归国的飞机,这让乘务员和部分乘客很惊讶,但尹发言人却不说话只是睡觉。正好旁边的座位是空着的。

直到那个时候,青瓦台方面还在努力放烟雾弹。面对在洛杉矶询问归国传闻真伪的记者们,青瓦台相关负责人们还在胡编乱造说“他有私事要处理”、“他妻子病危”。韩国时间5月9日下午4点55分,到达仁川飞机场的尹发言人避开人们视线独自出了机场。

起初青瓦台似乎还试图想要将事情掩盖到朴总统归国前。因为如果事件立即泄漏到媒体那里,朴总统访美成果的光芒就会变得暗淡。但5月9日上午6点8分,随着居住在美国的韩人女性社区网站“Missy USA”信息栏上出现的一篇帖子,情况急剧发生了变化。内容是“听说青瓦台发言人尹昶重对(驻美)大使馆实习生性骚扰。听说是侨胞女学生,希望大家施以援手不让这件事就此蒙混过去”。

但驻美大使馆下达了缄口令。5月9日整个上午,大使馆职员们不接打来的电话。一直管理实习生的华盛顿韩国文化院大楼的大门也与平时不同从里面上了锁。于是,整个侨民社会就沸腾起来了,“受害者是拥有美国国籍的实习生”、“华盛顿警察厅已接到报案了”等消息铺天盖地。

5月9日中午左右,在前往洛杉矶的创造经济领导座谈会场所之前,外交部部长尹炳世和青瓦台宣传首席秘书官李南基在下榻的Ritz Carlton酒店向朴总统报告了此事,朴总统用坚决的语气指示道“立即免职”。

5月9日下午1点50分(韩国时间5月10日上午2点50分),宣传首席秘书官李南基最终出现在洛杉矶Millenium Biltmore酒店的新闻中心,通报了撤掉尹发言人的消息。总统在海外停留时宣布撤换青瓦台发言人,这还是史上第一次。

尹发言人在归国后打电话给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郭尚道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据执政党相关负责人消息称,尹发言人向民政首席秘书室要求道“就因一个小小的性骚扰嫌疑就冤枉地被美国警察厅通报,请先受理我的辞呈”,“对外就表示是我主动辞职”。据悉,尹发言人还辩解道“虽然是喝了点酒,但司机还在场呢,怎么能说我性骚扰呢?”,“A某进入房间时我的确是穿着内衣,但因为当时刚刚冲完澡”。据悉,尹发言人还说“因为A某是美国公民,美国警方如果着手调查就会对我单方不利,因此我是为了接受客观调查而归国的”。

华盛顿警察厅的公报局长可乐谱以书面形式对本报记者的提问回答道“现在正在对性骚扰(Misdemeanor Sexual Abuse)一案进行搜查”。

截至5月10日尹发言人并未出现在京畿道金浦市场基洞私宅和曾是宿舍的首尔忠正路公交站附近的写字楼里,不知去向。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