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美国之路,韩国之路
상태바
美国之路,韩国之路
  • 李熙玉 成均馆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
  • 上传 2008.11.07 09:0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学习了中国的政治之后总是习惯地将美国放在中国的脉络中去研究。这样做得出的结论是,中国迅速崛起的事实不可否认,但在短时间内中国和美国的国力差距不可能缩小。事实上,美国国内的现实主义者们也认为从中国国力的限制、霸权意志的制约、安保困境的缓解等方面看,“中国威胁论”的确有些夸张。所以布什政府对中国的认识也从最初的“战略性竞争者”到后期转变为“负责任的利害相关者”。

但是,现在世人瞩目的焦点不是中国而是美国。从美国开始的金融危机加上之前的卡特里娜灾害和伊拉克战争显示了联邦政府总体性的失败。所以共和党内部传统的保守主义者自不待言,就连军方也表示“问题不是光用军队就能解决的”,一些寻找合理参谋的人最终转向了奥巴马的旗下。虽是悖论,但成就“奥巴马的美国”的一等功臣可以说就是在任期末支持率仅剩23%的布什自己。

在之前一段时间内没有受到挑战的美国傲慢得很,一直都是以不问“我是谁”而是以质问“你是谁”的美国式方式训管全世界。在包容和节制,以及对世界共同体的热清中间单边主义占据了一席之地。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不是一个令人感到骄傲的国家,而是连帝国的软实力和风范都失掉了的国家。其无法从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拖得更长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泥潭中挣脱出来的原因也在于此。

所以“10月崩溃”不只是单纯的金融危机而是对美国之路的质疑。选择奥巴马的美国人的勇气和潜力是惊人的,美国政府依然是制定国际秩序框架的最主要国家。然而,奥巴马只是单纯的肩负起了跨越布什的失败和重建美国,建立和平世界的课题的任务。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忠告的那样“要以更广阔的视角放眼世界”。欧盟国家像对待自己国家的事情一样欢迎奥巴马的上任,被视为新挑战的中国国内75%的舆论也都对奥巴马充满了期望。这不是因为“美国价值观的输出”而是大家对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期待使然。

但是奥巴马上任后,世界秩序仍充满着不确定性。强国之间的战略性冲突是可以预见的,这种冲突将会波及到韩半岛。所以,现在对我们来说迫在眉睫的事情不是和奥巴马互相吹捧宣传“我们之间多么相像”,而应该沉着地专注于战略和蓝图。这应该从在共和党内学习美国的价值,通过布什的窗口学习保守的价值的同时,从反省逆行的过去出发。韩美同盟像文化遗产一样复原的方法也是如此,对朝鲜的僵硬的框架也制定得过早,“市场好,计划恶”的两分法最终失败,对“更多的”民主主义的理解也很不足。

为了新的超越需要重新走上革新之路。奥巴马在竞选期间也将革新作为主题之一,胡锦涛也将创新视为时代的精神。实用精神要求“胡服骑射”式思想的转变。中国战国时期赵国最头疼的问题就是与之国境相邻的匈奴。在善于骑马的彪悍的匈奴面前乘着马车作战的赵国束手无策,所以武灵王采用了匈奴的骑马技术,让士兵们穿上了匈奴样式的裤子。虽然保守的参谋们一致反对,但武灵王说“如果执迷于用过去的东西来解决现在的问题就会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他躬身力行自己穿着胡服出战,最终情况得以扭转并实现了变化。

因此,我们也要穿上新衣使自己的身体更敏捷。参谋们在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每晚应去酒店和广场走走,一边了解陌生的、不一样的东西,一边学习“无鉴于水,鉴于人”的谦逊精神。进步阵营也不例外。要懂得要成就大事就要不拘小节的道理。要从未走完的过去的学习之路中毫不留恋得走出来。因为即使现在树立了一角,世界也不会发生丁点变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