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5日 (周日)
无需恐惧的证据
상태바
无需恐惧的证据
  • 文昌克 主笔
  • 上传 2008.11.04 08: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虽然渡过了外汇危机,但是民众对于萧条的恐惧正在增大。危机正蔓延至实体经济。因为不论遇到什么危机都会担心危机的扩大。例如剧场内起火时,与被大火夺去的生命相比,为了逃出去而被踩踏致死的情况更多,这也是由于恐惧。金融危机也是因为民众担心失去自己的存款而争先取款发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在遇到恐慌时立即说道“我们应该恐惧的是恐惧本身”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如果有了畏惧之心,那么在尝试战斗之前,就会自我崩溃。问题是无论怎么呼喊“不要畏惧”心里也会产生畏惧,这该如何是好呢?

大约十天前,在金融危机中期,笔者去了一趟蔚山。金黄稻穗的田野,正是收割稻子的好时节,今年是个丰收年。笔者想起了困难的过去。纪念“大米生产突破4000万石”仿佛就是昨天,如今谁都对丰年漠不关心。这是因为性格变得刚愎呢,还是不知道感谢呢?像过去的电影《八道江山》一样,笔者还参观了现代重工业和现代汽车工厂。看着世界第一的船舶工厂和世界第五的汽车工厂,笔者确信“我们决不会就此倒下”。如果各个地方都有这样尽心尽力的人,那么“我们还健在”的自信感便会油然而生。向打下这样基础的郑周永、李秉喆等韩国经济建设之父表示感谢。在笔者眼里,看到了我们无需恐惧的证据,这是我们国民取得的巨大证物。如果还有人担心韩国经济的明天,笔者奉劝这些人到蔚山、水原的三星电子、浦项制铁去看看。通过自己的双眼确认,韩国不是那么简单的国家。

恐惧来自于信任崩溃的地方。对于罗斯福总统来说,首要任务曾是恢复信任。向国民们传达现在正在处理谁对恐慌事态负责和管理的信任感,我们在整个10月里恐惧的理由正是因为没有这样的信任。领导者的信任不是通过讲话就能得到的,一定要拿出证据。此次的韩元和美元的货币掉期协议正是那样的东西。市场为什么会突然信任政府呢?是因为话说得好吗?不是。仅仅是一次可以让人信任的行动就能让外汇市场的疑惑烟消云散。

恐惧会像传染病一样传染,快速的传染正是恐慌。领导们需要担负恐惧蔓延的责任。如果领导者害怕承担的话,阵营就会不攻自破。因此有力量的人、负责的机关的处理很重要。无论政府如何投入资金,如果银行担心破产攥着资金的话,企业就会在钱荒中破产。如果说着经济困难,尚有余力的人们首先拽紧钱包的话,市民经济就会崩溃。经营者由于恐惧而滥用解雇职员的方法,就会陷入失业和萧条的恶性循环之中。

恐惧可以用勇气加以克服。谁都会有所担心,但并不是说要遏制担心,而是要有踩着担心站立起来的勇气。没有根据的勇气是蛮勇。有了证据,相信自己,并能够说服别人的才是真正的勇气。我们拥有勇气的理由很充足。正如前面所说,我们的企业不再是外汇危机时的企业,基础条件非常坚实,我们应该相信企业和运作企业的人们。我们从世界倒数第一的国家成长为第13位的国家。为了应对世界经济危机,韩国还被邀请参加11月的二十国集团首脑会议(G20)。这就是我们成长的证据。我们过去有克服危机的经验,因此相信此次也同样能够克服。尤其是此次的恐惧似乎只是一时的。这样的苦难会持续1年,或者2年,长一点的话3年?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时性的,因此我们可以得到安慰。

像恐惧会传染一样,勇气也会传染。当所有人在巨人歌利亚面前颤抖的时候,少年大卫举着几块卵石和短棒。也许他对自己在草原上保护羊群的棍法感到自信,也许是他有打败歌利亚的信心,或者充满了自我实现的预言。这就是勇气的根源。他的勇气扭转了战势,被恐惧传染的士兵们被大卫的勇气所传染。现在我们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信心和勇气。当我们相信经济危机可以克服时,危机就会被克服。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