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壤街道比2008年更充满生机与活力
상태바
平壤街道比2008年更充满生机与活力
  • 柳权夏 记者
  • 上传 2012.10.12 10:4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9月26日下午4点20分,飞机从北京起飞,1小时20多分钟后进入平壤上空。远远地看见大同江水流,眼前曾经熟悉的平壤模样依旧。嘴巴干干的,仿佛是什么将脑海中的东西挖了出来,冲击仍未消退。洪玉根,约好一定要再见面的……难以相信他已经再也无法在这片土地上呼吸了。

“每天都会成千上万次地想念你跟孩子们。期待着9月份我们一定能见面。”他寄来的信中的每个字都生动地在头脑里盘旋。随着“哐”一声巨响,飞机一下子降落在跑道上。在我体内残留的最后一点力量仿佛一下子倾泻出来。头晕到无法支撑身体的程度。还好有大儿子彼得·贤哲在旁边紧紧地拥着她,状况多少稳定下一些。贤哲长得跟丈夫洪玉根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他在旅行途中一直沉默不语。看来父亲去世的冲击真的难以轻易消除。

抵达后我们向机场大楼挪动着沉重的脚步。可能是由于腿部力量完全松懈下来,过了海关,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出入境管理局。只见一男一女前来迎接,他们是邀请方朝鲜红十字会的职员。没有看到丈夫的大女儿光熙。因为是玉根再婚后生下的女儿,在介绍时有些生疏尴尬。但光熙很亲切,在旅行途中一直照顾我和两个儿子。互相挽着胳膊在一起,不久便产生了很深的感情。上次分别时,那个光熙哭的眼睛都肿了。如果有光熙迎接我们,丈夫的那个空位将不会让人感觉空虚荒凉。

前往酒店。晚上6点刚过,千里马街道虽然是傍晚下班时间,来往的车辆也很少,只见路边熟悉的建筑物——苍光山旅馆。那里是2008年与丈夫和女儿光熙见面的地方,眼角再次噙满泪水。也许是知道这一情况,我们乘坐的巴士更加快速地向所下榻的普通江旅馆行驶。

从丈夫墓地所在地咸兴回来后,心情很沉闷。

似乎是抚慰我们的心情,朝鲜红十字会自9月29日起的5天里,带着我们游览了在平壤市内和附近的名胜。我们参观了大同江甲鱼工厂、苹果农场、位于大城山山脚的平壤民俗公园、庆上幼儿园、Hana音乐信息中心等地方。

主体塔向下俯瞰平壤街道,与4年前相比更有富有生机与活动。大同江边上设有三四个吊车,正在进行大型施工。因“平壤冷面”而闻名的玉流馆附近的胜利街方向,像德国大城市中建立的现代式高楼大厦展露风姿。建筑物两侧墙壁的圆筒形设计非常干练。因尚未完工,外表简陋的金字塔形状的柳京酒店已经完成了外体工程。曾经颜色多少有点阴沉、单调的灰色平壤建筑物也变成了蓝色或红色系列。行走在纹绣街上,女性们的服装花花绿绿也更加亮丽了,行人的步伐也更加轻松了。

物价与4年前相比上涨两倍多。2008年7月,以5人为基准,包括饮食和饮料在内有20欧元(约合3万韩元)足够了。然而,这次得花50欧元左右。在研究所担任干部的丈夫一个月退休金约为1欧元。

10月3日,在平壤的最后一天。我们顺便游览了中央动物园后,于下午5点搭乘中国飞机踏上归国之路。

飞机起飞,升上天空的瞬间,与丈夫做最后的告别。

“玉根,保重。与你相遇,真的非常幸福。”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