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8日 (周四)
不要做GGGI成为国际组织的绊脚石
상태바
不要做GGGI成为国际组织的绊脚石
  • 文正仁 延世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
  • 上传 2012.09.17 15: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笔者上周参加在中国天津举办的第六届夏季世界经济论坛(WEF)时曾得到论坛一位相关人士的祝贺。因为他认为,韩国政府同WEF共同推进的“全球绿色增长研究所(GGGI)”现在成为了一个国际组织,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一提到“绿色增长”,笔者就会想起4大江项目或核电扩大等负面项目,所以并未因他的称赞而感到高兴。GGGI也曾因同样的原因而受阻。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韩国民主统合党议员洪翼杓不久前曾指责该机构“荒唐的预算运营,项目进行不畅,会计报告材料假造,各种预算浪费的大窟窿”,并主张“即使需要多花费些时间,也要在解除了所有疑惑后再推进其转换成为国际组织”。当然,疑惑需要解开,但笔者却很难同意其推迟GGGI成为国际组织的主张。

事实上,李明博政府之前作为外交目标设定的“Global韩国”的收效甚微。G20峰会或核安全峰会等会议都是由美国主导的,韩国只是按顺序成为了举办国。但GGGI的构想则完全不同,它是由韩国政府首先提出想法,并且在国际社会上将其议题化,然后接受志同道合的其他国家的财政支援打造出的全新的国际机构。仅仅如此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外交业绩了。

仅在2008年8月韩国政府首先提出“低碳绿色增长”这个议题时,韩国国内外还曾有很多人在说风凉话。因为在20世纪70年代初罗马俱乐部(Club of Rome)公开提出“增长局限论”以来,人们都认为,为了经济增长必须投入资源和能源,因此,资源枯竭和环境破坏也是不可避免的。认为“可以通过技术克服资源局限”的人只有赫曼·坎和朱利昂·赛曼等少数富饶论者(Cornucopian school)。韩国政府提出了绿色增长这一模式,抓住了这个西方国家一直回避的问题。

努力的结果换来了今年6月12日里约世界环境会议上同意将GGGI国际组织化的协议议定书。苦口婆心地来说,这份议定书中既没有4大江,也没有核电站;议定书的目标是通过开发和共享尖端技术来追求经济增长和环境之间的平衡,消除贫困,创造雇佣,达成社会统合,保持可持续发展。为此,该组织将在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公共机构和民间机构之间发挥桥梁作用。

韩国政府不仅提出了构想,还将这个构想变成了国际议题。从经合组织(OECD)会员国到联合国、G20、APEC等多边会议到很多双边会议,韩国不断地向国际社会解释绿色增长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而且,韩国还同世界经济论坛等民间机构合作,促使优秀的国际企业共同参与进来,做出了许多意义重大的举动。丹麦和圭亚那等国已经结束了对此议定书的批准程序,据称阿联酋(UAE)、挪威、卡塔尔、菲律宾、哥斯达黎加、埃塞俄比亚等国也即将通过的批准同意书。韩国政府为说服拥有相似发展蓝图的中坚国家所做出的努力是不言而喻的。

既然说到这里,我们再来看一下资金的问题吧。一直以来,韩国都是国际社会上的冤大头,经常是白白出钱却行使不了权力。但在GGGI的问题上,丹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澳大利亚和英国等7个国家已经承诺在多年内每年为组织提供500万美元的项目经费,日本和德国等也曾将政府开发援助(ODA)预算贡献出来作为项目经费,民间企业也贡献出了部分基金。比起之前的“冤大头”,韩国这次可以算是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冲击。

特别是,韩国长期成为绿色增长的国际据点国家的可能性正不断上升,这可谓韩国的最大收益。韩国企划财政部和仁川市积极推进的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招商引资项目也受到了积极的影响。如果韩国能够申办到素有“21世纪的IMF”之称的气候变化基金,拥有1500名工作人员的国际机构就将落户仁川松岛,那时,韩国即使被称为绿色增长的“麦加”也不为过了。

GGGI是一个值得制作出明确指南来经常利用的外交成果。笔者认为,现在韩国国会不能拖延时间,应该迅速进行批准。因为笔者相信,这个机构会超越政派之间的利害关系,成为国家的财产。万一其因为政治争斗而导致韩国批准程序被推迟,受损失的就可能就是韩国自己,这一点需要特别留意。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