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韩日矛盾问题在于李明博与野田佳彦
상태바
韩日矛盾问题在于李明博与野田佳彦
  • 金永熙 国际问题大记者
  • 上传 2012.09.14 14:4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如果李明博总统没有做出过激行为把韩日关系弄得一团糟,那么韩国现在就可以观望着中国和日本就钓鱼岛(日称“尖阁列岛”)问题展开激烈的对决。但这只是奢望罢了。韩日的矛盾更为尖锐且迫在眉睫。原本应该解决这一问题的韩国总统本身却成了一个“问题”。

韩国总统在没有概念性、全面性地理解和考虑自己的言行会给整个韩日关系造成怎样影响的情况下,在没有就独岛和慰安妇等历史问题做出中长期解决战略的情况下突然迈出的那一步和说出的那句话给韩日关系造成了巨大损失。重新整理一下,他使韩日关系倒退的言行一共有三个,那便是访问独岛、声称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并没有什么的发言、以及日皇若想来韩国就得先向遭受殖民统治创伤的韩国人道歉的要求。

其中最为敏感的是让日皇道歉的要求。对于日本人来说,他们的日皇是“圣域”。对日皇的敬爱之心不仅在日本人的观念和传统文化中深深扎根,而且是大部分日本人灵魂的根本。从韩日关系的框架上来看,当今的日皇比一般的日本人对韩国更为友好、更为理解。在日本历史上,开创被称为文化黄金时期的平安时代(794~1185)的日皇是桓武。日本人非常喜欢他。日皇明仁曾说桓武的母亲是韩国人,借此来表示对韩国的亲近感。对于要继承和承担父亲裕仁的战争责任,他也不执着于推卸责任的道德个人主义(Moral individualism)。

从理念上来说,大约有70%的日本人保守,30%的进步。其中保守的70%人中有10%是极右分子。对于这10%的极右分子,据说明仁日皇感到很有负担。除去极右分子的60%稳健保守是韩流粉丝的主流。30%的进步人士警惕着日本的右倾化,认为日本政府应该就慰安妇问题公开承认、道歉、赔偿。这60%保守的人和30%进步的人是韩国对日公共外交的对象。但由于此次事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开始反对韩国。

李总统访问独岛激化了日本极右势力的反韩情绪,这是不得已的事。韩国的总统巡视自己的领土,日本人争长论短本身就属于语言挑衅。但是,对于日皇的发言却是百害无一利的。对不曾表示要访问韩国的日皇放狠话称若想访韩先道歉,而后又为了收拾发言惹起的风波而手忙脚乱,实在令人失望。最初,青瓦台方面向日本辩解称这是李总统在回答别人问话的过程中说的,不知道那时摄像头在拍摄云云。然而现在青瓦台又改变了说辞,称李总统是出于认为只有像日皇级别的人物道歉才能解决韩日历史问题的考虑才做出的发言。这已经不是正常的外交了,简直就是模拟外交的水平。

在韩国做出这样的“解释”之后,日本接二连三地采取了强硬的应对措施。日本首先提议把独岛问题交由国际法院(ICJ)判决,而后又缩小了韩日货币交换的规模,并扬言终止该政策。日本政府还在报纸上刊登了独岛是日本领土的怪诞广告。这是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方面做出的疯狂的政治秀。凭借已经跌入谷底的人气参加11月总选的野田充分利用韩国总统的言行获得了保守人士的支持。韩日关系和东北亚的安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韩日矛盾有扩大到全面外交战的迹象,可以预想到巨大的国力浪费。1995年金泳三总统宣布改日本的毛病,1996年日本在韩国大举撤出短期资本,1997年发生了IMF体制,日本威胁缩小韩日货币易货可能是着眼于这一系列连锁反应的伎俩。日本外务省有5648名职员,预算为8万9000亿韩元;而韩国外交通商部有2189名职员,包括官方发展援助(ODA)资金和国际机构的分担金在内一共才1万9694亿韩元。从兵力和战争经费来看,韩日之间展开全面外交战对韩国非常不利。

然而,对于韩国来说有着名分和正当性的软件。当下韩国急需具备战略性的像样的外交。无论两国领导人笑得再灿烂,在他们的任期内修复韩日矛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李明博政府现在没有可以做的事,却有着不能做的事情。那就是牵绊下届政府对日政策的迎合人气的行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