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2015年新韩日协定》的必要性
상태바
《2015年新韩日协定》的必要性
  • 金玄基 东京总局长
  • 上传 2012.09.11 14:4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慰安妇问题属于人权问题,应该对其好好赔偿并尽快终结。”

“知道,知道。我也知道这是我们日本的不对,但不是已经以1965年的《韩日请求权协定》在法律方面全都处理好了吗?”

“当然不是,因为慰安妇问题是之后才出现的。”

“真是的,怎么总拿明明已经通过法律解决的问题来说事……,要到什么时候啊。”

以上内容是笔者在与上周见到的一位日本教授对话的部分内容。

不仅仅是慰安妇问题,教科书对独岛问题的历史歪曲、萨哈林(Sakhalin)征用者赔偿、文物的返还等,韩日两国间的悬案总是这样,无法达成共识。日方的立场为“事情已结束”,而韩国的立场则为“事情还未解决”。

韩国就原罪与没诚意问题追究日本,每当这时日本则会搬出适合自己口味的法律与条约。例如,独岛问题采取《旧金山对日和约》,慰安妇与强制征用者问题等则推出《韩日请求权协定》。如此看来,两国关系只能不断处于恶循环当中。一方追究另一方回避,一方回避另一方继续追究……在这种情况下,两国一直通过瞬间黏合剂来进行缝合。

李明博总统访问独岛后的一个月。

李明博总统在“(针对日本天皇的发言)并不是我的本意”的信息流传到日本媒体后,正在影响着事态的发展。然而,从现在起“韩日矛盾”真正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如果日本立刻单独向国际法庭(ICJ)提起诉讼,问题将变得复杂化。日本可能会把申诉内容堂而皇之地上传到ICJ官方网页,使得申诉书流传于世界各国并对此进行探讨。这与英国就福克兰群岛对阿根廷采取的对策采用的是相同的方式。

热血沸腾的韩国不可能坐以待毙,也不能坐以待毙。最终,将会以整个国际社会为舞台上演激烈的外交战与宣传战。事实上,韩日关系今年处于中止状态,事件也有可能会牵扯到美国。日本向国际社会提起上诉的起诉书是根据1951年5月签订的《旧金山对日和约》进行的。在韩国挥发性较强的大选政局中,不能保证不会掀起一场反对“美国将独岛交给日本”的“反美”运动。大选过后也是如此,这实际上就是“对当选者的宣战书”。假使日本不向ICJ申诉,双方矛盾也不可能得到根治。如此下去,韩美日三角同盟框架将不能正常运转或陷入习惯性的脱臼状态。

至此,韩日到了划分“新版图”的时刻。“打补丁处理”已达到了极限。现在应该是以协定签订50年之际的2015年为目标,推出《2015年新韩日协定》的时刻。通过对慰安妇、独岛、联合国安理会问题等所有的悬案和热点话题进行正面协商讨论,那么将形成揭露过去、约定未来的大妥协局面。

俄罗斯的良心--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ksandr Solzhenitsyn)在《古拉格群岛》中写道:“执迷于过去的人会失去一只眼睛;忘记过去的人则会双目失明。”韩国与日本都应将这句话铭记在心,承认彼此存在的必要性,擦亮“双眼”,一起携手共同创造美好的未来。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