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1日 (周四)
韩日货币交换残酷史
상태바
韩日货币交换残酷史
  • 李晶载 经济部长
  • 上传 2012.08.20 14: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日本拿资金问题叫嚣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几天前日本官房长官针对《韩日货币交换(swap)协定》问题表示“可以进行多种研讨”,而《韩日货币交换协定》由来已久。货币交换是一种负存折,是一种在困难时可以筹措资金的制度。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7年9月。当时日本对亚洲货币盟主的宝座抱有野心,并在香港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会中有所显露。日本表示“日本将积极救助亚洲外汇危机国”,突然提案要创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Asian Monetary Fund,AMF)。当时泰国的泰铢(Baht)、马来西亚的林吉特(ringgit)接连崩溃,韩国的韩元也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日本当时是持有相当于6000亿美元美国财务部债券的世界第一大外汇持有国,它希望日元能够成为仅次于美元的强势货币。日本大藏省的官员们公然称:“如果日本大量销售美国的债券,美元将会震荡”,“日本可以同中国联手教训美国”。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音)表示“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用力量压制日本,煽动中国一起孤立日本。日本的计划付诸流水,AMF的创立也被推迟,日本做亚洲货币盟主的梦破灭了。

韩国最先发表了支持AMF创立的宣言。那年11月韩国情况紧急,美元价值无限制地上涨,外国投资者们“逃出首尔”。韩国财政经济院的官员们千方百计地弄美元,严洛镕次官当时秘密前往日本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与此同时,韩国财政经济院发布声明表示“支持AMF”,因为希望它可以有助于韩国筹措资金。

但结果却没有什么用,日本非常无情。日本嘴上说“有困难的时候互相帮助”,但真有困难了却袖手旁观。日本大藏省财务官榊原英资仅表示“没有政府层面的支援”。他的借口是“美国不会容许”。严次官空手而归,10多天后韩国经济副总理亲自飞往了日本,结果还是一样。据称,大藏省的三冢博摆手说:“美国不让日本帮助韩国。”在仅仅三个月前他还亲口表示“韩国困难时我们会积极提供援助”,现在却弃之如旧履。韩国收起了最后的期待,几天后选择了前往IMF。韩国财政经济院高层官员当时表示:“如果说那年日本做了什么,那么唯一的就是最先从韩国撤回了150亿美元的资金”,“不仅不借钱,还要回了债,可以说是火上浇油”。

韩国将痛苦的记忆收起,在2000年5月决定同日本签订韩日两国货币交换协定,这是通过韩中日和东南亚国家签订的货币交换协定(Chiang Mai Initiative,CMI)。双方决定第二年7月签订20亿美元的协定,这是韩国和日本签订的第一个货币交换条约,由此韩国开始构筑包括韩美、韩中的“外汇盾牌”。可以说这使日本做亚洲货币盟主的火苗又燃起了。2010年,韩日货币交换规模达到了700亿美元。

日本明知这些曲折,现在又说什么货币交换问题。但外汇问题现在已经不是韩国的弱项了,韩国在2010年之后制定了债券投资返税、期汇头寸(Forward Exchange Position)管制、引入外汇健全性分摊金等“三层外汇盾牌”。韩国外汇储备额排名世界第7,超过了3000亿美元,足可以应对一般的冲击。日本的“火上浇油”再不会起什么作用了。在闹别扭时就戳别人的弱点,并且是他们曾经撒盐的伤口的国家正是日本。当然,韩国可以认为日本“不像大国”就算了。但这还是让人非常紧张,在政治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在政治方面,一般是国内政治比国家利益或国际关系更加重要。不仅韩国如此,日本也是如此。韩国总统在任期末访问独岛、要求日本天皇道歉的发言也可以这样认为。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需要没有弱点的经济、强大的经济。这样才能够做好善后处理。另外,去日本借钱而遭闭门羹的事情不能够再重演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