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6日 (周四)
朝鲜张成泽的梦想
상태바
朝鲜张成泽的梦想
  • 安熙昌 统一文化研究所专门委员
  • 上传 2012.08.17 14:2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生前对妹夫张成泽的经济见解的评价似乎并不高。那是在2002年4月委员长为金大中总统访朝特使团准备的晚宴席上。金委员长下达了朝鲜经济视察团的访韩计划之后,指着陪席的张成泽说道:“他不太懂经济……还请你们多多指教。”张成泽曾担任过劳动党行政部长、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等,经历主要集中于政治、军事领域,在经济方面几乎毫无经验。但是,他却很早地参与了与中国的经济协商等招商引资领域。金委员长的话可能也只是“好好看看南边的实体经济”的意思。

在经历了一场权力浮沉之后,张成泽在金委员长去世后成了名符其实的朝鲜二把手。他带领大规模的随行人员访问中国,就朝鲜的开放问题与中国展开了一场大谈判。2010年9月第三次党代表会议和金委员长去世后,分别就张成泽的党内排名和职责展开了“实势,虚势”的争论。然而,今年7月中旬军部实权人物李英浩总参谋长落马后,再也没有人提出异议否认张成泽是带领朝鲜的实权中的实权者。但即便这样,他毕竟还不是能够左右他侄子——党第一书记金正恩的实权者,而是辅佐他的唯一核心人物。我们可以认为朝鲜推进的所有对内外政策都包含了张成泽的想法和意愿。从这一点来看,金委员长去世后朝鲜将采取一种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方式处理经济问题,这十分有意思。

从金委员长生前所做的经济相关发言和颁布的政策来看,可以看出他多少有些改革开放的意愿。但他的想法只是停留在脑海中,并未果敢地付诸于实际行动。他明确提出不可进行中国式的改革开放,但却推进了开城工业园区、新义州特区和“7·1经济管理改善措施”等。虽然未打开“大门”,确表明了打开“小门”的意志。然而,因朝鲜自身的核问题反复出现,外部环境走向不友好的趋势,连这一点开放意志也变没了。这样的恶性循环便是将所有的领域都掌控在手中的金委员长统治体制低效的原因。

但是,金正恩体制下的国政运营并非“金正日式的万机亲览”,而转变成了“职能分担”。金第一书记的实地指导主要放在军队或游乐场。通过与将士们的身体接触或指责“当局者不为人民工作”等,展现出了“人民慈爱的领导人”的形象。相反,对钢铁等主要产业现场的视察则由崔永林总理负责。将他活动的大部分内容刊登在《劳动新闻》上也是之前不曾有过的事情。海外的招商引资和开放问题则由张成泽负责。将产品的处理权部分交予工厂和农场等经济改革交由党轻工业部长朴凤柱等负责。

朝鲜特别强调“世界化”这一点也是变化的一个侧面。金第一书记几次强调:“应该自足本国土地,放眼世界。”朝鲜的朝鲜通讯社将各种外媒的报道翻译过来编成“参考消息”分发给各党干部,社长自然是最了解外部世界的人。朝鲜最近将该通讯社的社长金炳浩(音)任命为党宣传煽动部副部长,让其在金正恩的实地指导中随行。这意味着朝鲜对国际社会的走向不再表现出事不关己的态度。

让朝鲜产生了这些金正日时代不曾有过的变化的设计师无论从地位还是能力上来看,都非张成泽莫属。曾担任金正日的家庭教师后脱北的金贤植(音)教授在接受《东亚日报》的采访时表示:“从1975年开始便和张成泽一起共事。我认为他会引领金正恩走上开放之路。”韩方相关人员回忆称,2002年10月他作为经济视察团一员访韩时曾对恢复朝鲜经济的方法做了很多思考。张成泽的梦想不正是要实现侄子提出的“不再让人民勒紧裤腰带”吗?如果要实现这一梦想,就应该继续保持目前的变化趋势,并做出“去核化”的决定。没有什么妙方既可以保有核又可以恢复经济。如果“张部长”的决定能够让朝鲜的经济恢复,不再让人民饿肚子,那么九泉之下的金委员长也会微笑着后悔当初所说的“他不懂经济……”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