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4日 (周日)
登台7个月的金正恩体制今后将如何变化?
상태바
登台7个月的金正恩体制今后将如何变化?
  • 李永钟 记者
  • 上传 2012.07.30 14: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朝鲜金正恩体制已经登台7个多月了。有人评价其展露经济改革准备等新领导力,并且还有夫人李雪主的破例陪同。7月15日,军部最高实权人物参谋总长李英浩也被突然肃清。有观点认为,尽管发生了这些变化,在以核武器和导弹为先的先军政治和持续的经济困难前,改革开放的实验难以成功。由《中央日报》大记者文昌克主持,7月25日在本社会议室举行专家座谈会,对金正恩体制进行了剖析。

文昌克:让我们一起剖析一下最近朝鲜发生的政治经济变化情况。

白承周:参谋总长李英浩解职事件表明金正恩已经比较稳固地掌握权力。金正恩还向人民展开感动政治。前往平壤袜子工厂,要求生产模样漂亮的袜子。最引人注意的是通过4月份的首次演讲,在20分钟里把自己的声音直接传达给人民。虽然是子承父业,但是他知道其父的风格难以为继,试图加以改变。所以携夫人露面也是前所未有的行动,展现出调和其祖父金日成领导力的变化。

郑永泰:这是想要摆脱金正日时代过度利用并依赖军部的举动。身穿军装的政治军人占劳动党政治局的相当一部分。在金正日推举金正恩为接班人的2010年9月第三届劳动党代表会议时,党书记妹妹金敬姬和崔龙海(现总政治局长)等4人被授予大将称号。金正日的意思是让他们一边统治军部一边引领构建金正恩继承体系。

曹奉铉(音):金正日时期,军部与劳动党内阁的比率为7比3左右,军部力量强大。肃清李英浩应当认为是金正恩削弱军部力量、试图将朝鲜政治正常化的实验。

文昌克:朝鲜是否可能会爆发军部的突发行动或者军事政变?

白承周:如果想要制造突然事件,被肃清的李英浩和军部将领应当试图组织性地动员军队,掌握权力。以李英浩所拥有的权力资产或者军部经验来看,集体抵抗劳动党的决定,制造内部政治变化的可能性不大。当然虽然心有不甘,但是难以发展为政治变动。

郑永泰:有军事政变的可能性。虽然暂时比较困难,军部内以崔龙海为代表的政治军官阵营和野战军部之间可能产生纠葛。虽然暂时军部难以图谋变动,但可以认为与金正日时代相比,军事政变的氛围正在形成。

文昌克:从大趋势来看,金正恩体制已经走向了改革开放以及政策变化的方向。

郑永泰:我认为金正恩动员所有力量的局面目前尚未到来,有其他势力在实际制订政策以及路线。金敬姬可能处于所有重要决定的核心。如同金日成时期的组织书记金正日被称作“党中央”,构建独裁体制一样,在金正恩时代金敬姬正在起着这样的作用。

曹奉铉:据说金正恩接受了企划财政部长郭范基和经济副总理卢斗哲的经济课程。就是说,金正恩在4月举办金日成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后,看到了满目疮痍的经济。似乎最终坚定了应当满足人民期待的想法。

文昌克:据说金正恩接受过经济课外辅导,但从过去的成绩单来看,难以认为他是具有安全感的经济领导人。

曹奉铉:人民认为金正恩是货币改革的主导者。也有人表示反感,质问道90年代末200万至300万人被饿死的“苦难行军”时期在干什么(当时金正恩留学海外)。消极的改革实验如果顺利进行,数年后将会进行积极的改革。不过核心干部的保身主义蔓延存在问题。

白承周:我无法同意保身主义的说法。过去7个月里发射远程导弹和对韩挑衅威胁等,这些都不可能是保身主义的做法。在金正恩时代,超越保身主义的出头主义,即为获得新的绝对权力者的信任而展开的生存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了。其结果就是肃清李英浩事件。

文昌克:从朝鲜所处的条件和能力来看,您认为可能进行某种形式的改革开放吗?

曹奉铉:与中国模式相比,新加坡模式的经济改革和开放更加可能。这就是政治是中央集权,知识基础产业和旅游、物流、金融占优势的新加坡特色。去年朝鲜为了学习金融诀窍,邀请新加坡经济官员在平壤举行学习会。在朝鲜精英官员会聚一堂时,党书记崔泰福突然出现,宣称“我们正在学习新加坡模式,并进行完善”。他们似乎认为中国模式是在短期完成了巨大的改革开放,再加上出现了腐败问题等,所以风险巨大。

郑永泰:新加坡模式是资本主义模式,具有过快的负担。反而越南模式可能对朝鲜来说更加魅力。从政治上维持僵化的社会主义、吸引外资和开放的“doimoi”(意为革新的越南语,越共的改革政策)来看,朝鲜更可能选择越南模式。

白承周:朝鲜改革开放的观点从80年代已经出现,但为什么现在受到关注呢?因为领导人更换了。方案不是新的,而是新领导人如何认为、欧洲的留学经验是否起到作用。虽然说邓小平的法国留学经验是中国经济改革的基础,但是留学归来干坏事的领导人也不少。

文昌克:我认为朝鲜的变化暂时可以期待。从战略上如此看也是正确的。您预测何时可以实际感知朝鲜的变化?

白承周: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朝鲜无法拒绝的环境已经营造好了。重要的是人民迅速的意识变化引人注目。2万5000名脱北者来到韩国,钱和消息流向在朝鲜的家人。国际社会也对朝鲜施压。考虑到这样的情况,韩国下届政府可以制订对朝接触战略。可以看到朝鲜最终变化的时间即将来临。

郑永泰:从突然肃清李英浩事件来看,我认为权力内部存在相当大的意见冲突。在纠葛中难以顺利进行。我认为今后两三年内难以看到朝鲜令人刮目相看的变化。也没有可以轻易缓和对内外环境的方法。满足人民的需求,使经济状况部分得到好转的部分努力是可能的。

曹奉铉:从我们的视角来看待朝鲜的话,似乎绝对不会变化。虽然还没有开始,但是5年左右过后,可能确实感到变化。希望明年上台的韩国新政府的对朝政策应当制订战略,引导金正恩体制摆脱先军的意识形态,转为重视经济的先民和先经。

郑永泰(统一研究院研究员)
白承周 (国防研究院研究员)
曹奉铉 (IBK经济研究所对外组长)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