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周二)
为使朝鲜在国际社会具有竞争力,韩国应担当起经济导师的作用
상태바
为使朝鲜在国际社会具有竞争力,韩国应担当起经济导师的作用
  • 郑墉洙•李圆珍 记者
  • 上传 2012.07.26 09: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有人指出,随着朝鲜出现变化征兆,韩国政府的对朝政策也应该不可避免地发生改变。这是在说对朝一贯持强硬模式的现政府在任期末也应该采取“对话姿态”,为下届政府减轻负担。梨花女大教授曹东昊(朝鲜学)表示,“如果说金正恩所领导的朝鲜不得不走向开放道路,那么能够决定这一变化和变化幅度的便是韩国及中国等朝鲜周边国家的对朝政策”,“应谋求解除5·24措施,或者是探索仅次于此的其人道主义援助”。

专家们将参考朝鲜2002年推出7·1经济管理改善措施时的情况。金正日在推出该措施之前的2001年10月,曾公布了把党和内阁干部召集到一起进行的“10·3谈话内部文件”。据此有分析称,金正恩指示的“6·28措施”最晚将在9~10月正式发布。政府当局者表示,“朝鲜打算在共和国创建日‘九九节(9月9日)’和党创建日‘双十节(10月10日)’前夕展示金正恩经济指导能力的概率更大些”。

朝鲜的内部状况也与10年前进行第1次经济改革时不同。相比金正日,金正恩在还未确认自己的掌控能力时就成为了领导人。由于通讯的发达,即使限制朝鲜居民,也不能阻止外部消息传播进来。最重要的是,和导致无数人饿死的“苦难的行军”之后相比,居民们的经济情况已有所好转。据韩国银行统计,2011年朝鲜人均居民收入为1156美元,与10年前相比增加了30%以上。这也显示出对朝政策有必要进行修正这一点。也就是说,应摆脱过度敌视政策或单纯的“倾囊相助”援助政策。

提出这一方案源自韩国的经验传授和国际竞争体制。曹东昊教授提议,“与朝鲜相比,我们的优势并非资本,而是通过新农村运动等所积累下来的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我们应将这些经验传授给朝鲜,让朝鲜能够在国际社会法则内进行竞争”。国民大学兼职教授郑昌贤(音)表示,“朝鲜通过上个世纪90年代后半期的土地改革和大规模水道工程、发电所现代化等各自产业基础设施的构筑,已出现成果”,“第2次经济改革就是反映出这一点所推进的改革”。就像对待急诊室内的患者和对待一般病房内的患者所采取的措施不同一样,应根据朝鲜内部情况和韩朝关系的不同来采取对应政策。

韩国政府也不排除在预计将8月末进行的乙支焦点透镜军事演习(Focus Lens,UFL)之前,即8月初左右,朝鲜方面以离散家属团聚活动为契机对韩国方面的对话提议给予回应这种可能性。统一部部长柳佑益7月25日出席国会时评价到,“就朝鲜情况和时代状况来看,朝鲜分明有实施经济开放、恢复对外关系的需要”。

因此有主张称,配合时机总统在8·15光复节纪念活动上提及“重新展开对话”似乎是最好的。东国大学高有焕教授表示,“光复节是现政府重新展开韩朝对话的最后机会”,“如果想要表现得有魄力,而不是在打官腔,就应包含解除5·24措施这一内容”。

但韩国国内情况并不是很好。自去年在中国北京与朝鲜方面接触过的青瓦台对外战略秘书官金泰孝落马之后,还未有选继任人选的计划。曹东昊教授表示,“统一部作为主控台应该活动起来”,“有必要开展幕后工作,将朝中已经协商好共同开发的黄金坪和罗先经济特区等工程转化为韩朝中三国共同开发”。朝鲜大学院大学教授梁文秀也指出,“在这种情况下,朝中或朝美间若加强结合,由此产生的负担将原封不动地转移到下届政府身上”。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