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周三)
国情院沦为“社区情报院”?
상태바
国情院沦为“社区情报院”?
  • 李哲浩 评论委员
  • 上传 2012.07.24 15:2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国家情报院曾经受过“亚洲最强”的待遇。让朝鲜劳动党书记黄长烨逃亡,帮助朝鲜驻埃及大使张承吉逃往美国,这些都是辉煌时期。最近该组织的对朝情报网给人不快的感觉。2009年朝鲜货币改革情报被脱北者网站占得先手;金正恩被确认为接班人也晚于外国报道;去年潜入印尼特使酒店房间使得颜面扫尽;对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的去世也一无所知。也难怪时任大国家党代表洪准杓说出“虽然花费巨额费用,却听到‘社区情报院’的话”,要求问责。

今年朝鲜的情况比任何时期都要敏感。尽管如此,国情院的一错在错却相当严重。朝鲜总参谋长李英浩被肃清时,国情院也是一无所知。被认为是第一书记金正恩夫人的女子连日在电视上露面,国情院仍然是沉默不言。也许是两三个月前国情院院长元世勋“金第一书记目前尚未结婚”的豪言成为了负担。如今全国都受到朝鲜的“欺骗”。7月18日朝鲜预告“重大报道”后,股市上与对朝鲜有关的股票往来于天堂和地狱之间。对朝情报一团迷雾,作战势力却扬眉吐气。

最近,李明博总统对朝发言的水位不断提高。去年说“统一悄然而来”,不久前强调“如同看到晚霞就知道日落一样,统一真的临近了”。分明是依据国情院的情报做出的发言。国情院最近认为朝鲜的动向是“随着权力斗争正式化,可能集结军部内的少壮派展开突围行动,做出极端选择”。这可能是根据对朝人工情报(HUMINT)的自信感。部分媒体报道称“在拘捕李参谋总长的过程中发生了武力冲突”也是一脉相承。但是监听等对朝技术情报(TECHINT)更加丰富的联合参谋部却予以否认。联合参谋部议长郑承兆表示:“至今朝鲜内部没有异常动向。”

如此相反的观点让我们不知所措。如果朝鲜内部冲突迹象明显,静观其变是上上之策。相反,如果朝鲜的金正恩体制稳定,将先军路线改为先经路线,韩国应该积极扶助。在如此敏感的时期,应当梳理的当局却发生混淆,不知道该跟随什么节奏。此外,对朝的民间专家们与国情院不同,普遍持后者的立场。

更大的问题是情报战争的失败会变质为政治的争端。在野党批评道:“由于现政府频繁的人事和组织改编,让国情院沦为情报行政机关。”执政党对此反驳道:“金大中政府‘屠杀’581名对朝专业人员是原罪。”但是双方都是共犯。大选时反复站在国情院一边,如果政权发生交替,经常成为改革的对象。“真正的内行情报员都被排挤到情报学校或者地方闲职”的嘲笑并非空穴来风。如果朝野真想挽救国情院,从大选候选人开始就要公开承诺“如果执政,决不将情报机关用作个人用途”是最佳选择。

最近,韩国社会觉得国情院不是激烈的谍报组织,而是活动公司。年轻的网民陷入向国情院举报有害网站而获得纪念品的游戏。政界对国情院的情报也做出骄傲自大的反应。朝鲜大型事件接踵而至,国会却没有召唤国情院院长举行紧急情报委员会的迹象。最令人痛心的是朝鲜的反应。朝鲜早就红着脖子要求“废除国家保安法,解散国情院”。但是不知从何时起,“解散国情院”的口号悄然消失。是因为变得可以小视了吗?如同李总统的表述那样,无论是“盗贼”还是“晚霞”,如果没有站在提前统一的最前线,“社区情报院”的嘲笑似乎不会轻易消失。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