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8日 (周六)
大韩民国男人?
상태바
大韩民国男人?
  • 高贞爱 政治国际部门次长
  • 上传 2012.07.19 14: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民主党众议院的议会代表佩洛西(Nancy Pelosi)是美国第一个女性众议院议长,她经常引用下面的轶事。

某一天同议员同事们讨论,一个男同事提到了分娩的主题,于是所有的男士们都争先恐后地讲了自己的“分娩经历”。一位男同事说道:“天啊,在老大出生的时候我虽然穿了绿色的手术大褂,但他们还是不让我进去。”

当时除了佩洛西之外还有两名其他女士,加在一起共有11次的分娩经历,当然男士们一次都没有。女士们为了不笑出来都抱着肩膀,并想“现在应该问我们了吧”。

但是男士们最后也没有提问,佩洛西插话说:“很久之前我就明白了自己不是为了改变男人们的态度才来到议会的,我是为了改变国家的政策才来的。”但在她当上众议院议长的时候她说道:“我虽然会向议员同事们提问、商议,但我可以承诺一点,那就是我不问男议员们分娩的问题。”

男人们会有这样傻乎乎的地方,韩国的男人们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力量不如之前了,男人们因自卑感而备受煎熬。在胎儿时期从遥远处听到的“如果不是儿子……”的哄闹对存在感是种否认,长大了之后得到了“从男学生的态度和倾向来看,教育几乎接近于阴谋”【心理学家戴安娜·麦格奈斯(音)】的怜悯。长大之后也没有转好,直视妻子的眼睛或者在妻子外出时问其去处时就会遭人白眼”。并称作“无食”(不在家里吃一顿饭)也没法儿发火,因为这个词是家常便饭。男人们心里非常不安,有人说“韩国社会的问题是不安的韩国男人们的问题,因为他们的存在得不得确认”【金正云(音)《男人的物件》】。

即使这样也有人敢自居是“韩国的男人”,勇气就真的可嘉了,而且还是要成为总统的人提出的口号(总统形象,Presidential Identity)),这真的非常稀奇。1979年美国波士顿市市长选举时也出现过含有“男人”这个词的口号——“陷入城市和爱中的孤独男人”。那是工作做得很好却没有人气的在任市长提出的口号,而且重点语不在男人上,因为他的竞争对手也是男人。

本次男人被加上了重点号。想出这个口号的专家也是男的吧,从强调“展示被我们遗忘了的真正的男人形象”这句话中似乎可以看出。但专家没有给我们刻画出怎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似乎只是想说这个总统候选人也是男人,或者是从最近穿着柔道服使劲摔某人或者穿着特战部队军服跑着参加大会的这个候选人“认真”服了兵役、力量很大,而且性别是男性。

事实上,所说的那个候选人并非出身特战部队,而是在1975年因示威反对维新而被强制征集的,得益于朴正熙政府那时将方针转为了“让从游行队伍中拉到军队来的学生们吃些苦吧”。朴前总统的功劳很大。该候选人还是靠着这个口号在同对他有功的人的女儿竞争。

这个口号还有一个微妙之处:之前在韩国政治界默认的是男人。男人是国务总理、法务部长、国会议员,而女人则是女国务总理、女法务部长、女议员。而正是“韩国男人”打破了这个设定,因为他用了男总统这个词。就是说这个口号只有“基础是女人当不了总统”以及“总统摆在前面的就是兵役和力量吗”这种只会遭指责的意义。

但有一点应该是板上钉钉的,在发布这个口号的时候他说“卢武铉的影子,我特别喜欢这句话,我将带着这句话一直走下去。男人就应该这样”。如果说是应该的,那么就不是要区分男女的事。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