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2日 (周六)
大米补助金给我们的启示
상태바
大米补助金给我们的启示
  • 梁泳由 记者
  • 上传 2008.10.27 09:1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大米保全收入补助金”旋风席卷全韩国。本月6日,韩国前保健福祉家庭部副部长李凤和非法私吞大米补助金引发的该问题成了国政监查的黑洞,后来扩大为国政调查。大家都怀着满腔“爱农”热情。政界也是一片喧闹,称这种政策别有居心,只会减少国家粮食储备伤害农民感情。政策是错是对自会见分晓,现在就只等见分晓之时。农林水产食品部和行政安全部和监查院争着严惩,争着严惩责任者或争着还原原名单。连非法私吞的标准都还没定下来,竟威胁所有的公务员和国有企业员工在10月27日之前自首。

市民为之愤慨,称“私吞大米补助金是偷盗行为”。好像农民问题从未像这一次这样持续如此长时间成为社会争论的焦点。还不是多亏了大米补助金吗?以至于让人错以为已经尘封于历史的“农者天下之大本”时代再次复活。

不知是知道有这样的风波还是怎么的,恰逢秋收的田野一片丰收景象。因为没有台风光顾,稻子喜获丰收。白菜、胡萝卜、葱、黄瓜等蔬菜也满山遍野,瓜熟蒂落。用于收获成熟稻子的收割机的机械声美过贝多芬的名曲。农民朋友看着沉甸甸的稻米袋子,满心欢喜。经济、金融危机让韩国一片“活着真难呀”怨声满天,但是农村的秋天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果真如此吗?

“真不想活了。一袋80公斤的大米今年还是17万韩元,可是肥料、农药、轻油价格飞涨。以前,收割稻子用的收割机每平方米只要330韩元,现在已经涨到430韩元。白菜价格又大跌……”

这是在老家遇见的农民朋友对我发的牢骚。据说大米补助金从一开始便搞得一塌糊涂。“说能减免让渡税,不申请才是傻瓜呢。都让‘穿西服扎领带的农民’给私吞了,政府和自治团体都很清楚。现在不过是在‘做秀’罢了。”

“不知道补助金是为谁而设的”,朋友的这句话像把匕首插在我的心上。这让我想到从一开始就未指出该制度漏洞的媒体也付有很大的责任。借大米补助金一事为契机,冷静地思考农村现实,抓紧制定对策,这才是至关重要的。原因在于只有农民生活过得幸福,我们的饭桌才有保障,才能保障国民们的健康。

韩国有327万4000名农业人口(统计厅2007年标准),这是包括婴儿在内的数字。过去的10年间减少了200万余名。其中的问题在于高龄化。农业人口中,60多岁的占了33%,70多岁的占了28%,十人中有六人已经过了60岁。未满40岁的只有2.5%。就连这些也都是零散的小农经济。韩国每户农民有1.2公顷(3600平方米)耕地,是日本(2公顷)的一半,和美国(60公顷)、加拿大(120公顷)就更没办法作比较了。

不单单只是为了农民,为了粮食安全保障,也要重新审视农业问题。农产品表面上看去已经绰绰有余,但是韩国粮食自给率仅为27%。在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29个会员国中是倒数(26名)。除了大米的自给率为95.8%之外,其他谷物平均仅为5%左右,大豆、玉米、小麦甚至都没有增产应对措施。中国产三聚氰胺风波加上经济萎缩,国际谷物价格飞涨等灾难接踵而来,让老百姓的饭桌越来越不稳定。

大米补助金的本质是农业耕地所有权的范围和对农民的实际援助两点。《宪法》第121条规定的只有干农活的人才能保有田的“耕者有田”原则需要重新审视与探讨。韩国国民依靠六七十岁老人生产粮食的日子到底要持续到何时呢?为了在彻底阻止非法占用农业耕地和投机的同时实现大规模企业农和委托经营,有必要实事求是调节所有权限制。还要强化合同栽培和流通结构改善,当然也要紧跟培养农业人才的教育措施。为的是使10年之后,农民数量能占到国民数的一半。大米补助金国政调查固然是件好事,来一场农业政策的大手术更是迫在眉睫。也就是将“老农村”年轻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