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普京的东方政策,黄金般的机会
상태바
普京的东方政策,黄金般的机会
  • 金永熙 大记者
  • 上传 2012.07.13 15:1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俄罗斯普京政府想要申办在海参崴举行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时,遭到俄罗斯政府、企业、学术界和媒体界的亲西派的一致反对。他们知道普京放弃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选择了海参崴。普京计划通过在海参崴举行APEC会议重新调整传统的重视欧洲外交,将其作为转化为以亚洲为中心的象征活动。普京指示副总理舒瓦洛夫(Igor Shuvalov)制订负责西伯利亚和远东开发的自治州开发工程蓝图。该开发工程以国内外官民投资1000亿美元为前提,由于前财务部部长库德林(Alexei Kudrin)和现财务部部长西卢安诺夫(Anton Siluanov)带头反对,民间企业并不想参与投资。

我们相信在俄罗斯没有人或势力可以挑战普金的权威,但他未能遏制欧洲派反对需要巨大投资的西伯利亚和远东开发,最终进行了妥协。修改原本雄心勃勃想要成立的自治州开发公司的计划,新设远东开发部,兼任哈巴罗夫斯克州长和中央政府代表的伊亚耶夫(Victor Ishayev)被任命为部长,赋予其在西伯利亚开发上仅次于财务部部长的权限。在普京的蓝图中,连接举行APEC会议的俄罗斯岛(Russkiy)和海参崴的大桥象征着俄罗斯和亚洲的接点。会议结束后,利用新设会场设施的国立远东大学校园,将该大学培育成新兴名门。

普京的东方政策与美国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性亚洲重视和中国崛起同一时期,对于包括韩国在内的东北亚地区国家来说,这是新的挑战,也是机会。俄罗斯尤其将韩国视为进入亚洲·太平洋的桥头堡。在这里,我们必须认真地提出一个问题。我们是否做好准备,利用这次在乘坐飞机只有2小时路程的庞大的远东·西伯利亚举行的外交、安保、经济的机会。俄罗斯知韩派人士对于该问题的回答是冲击性的。

俄罗斯科学研究院下属的远东研究所所长米哈伊尔·特塔连科就是其中一人。他20世纪80年代中期往来于首尔,与汉阳大学校长金连俊、乔治华盛顿大学的金永镇(音)教授、旧金山的方灿荣(音)教授一起,献身于勾勒韩苏建交的蓝图,是韩苏建交的一等功臣。上周在莫斯科见到的特塔连科不满地表示,建交以后韩国对俄外交令人非常失望。他表示俄罗斯人对韩国所抱的幻想已经破碎了。他表示,韩国没有遵守承诺,包括横贯朝鲜连接韩朝的天然气管建设等西伯利亚投资。对于韩国没有遵守投资西伯利亚承诺的原因,他认为这是因为美国介入并反对 。

特塔连科表示,俄罗斯政府和学术界许多人持有和自己类似的看法。其他韩半岛问题专家诺达里·西蒙尼亚和维克多·苏姆斯基在东亚财团出刊的《全球亚洲》2012年夏季号上共同署名的文章中如此写道:“美国不允许纵贯南部的天然气管计划超过讨论阶段。每当出现协商迹象时美国就加以妨碍。”虽然无法断定俄罗斯人如此认识是否多正确,但是对于为韩俄关系起架桥作用的人有如此想法就是问题。

进入长期执政轨道的普京将俄罗斯命运的至少一半倾注在远东和西伯利亚开发上。即使有亲西方自由主义精英的反对和妨碍,普京在踌躇的同时也将推行东方政策。俄罗斯的亚洲登场最终与崛起的中国、战略回归亚洲的美国一起,形成三驾马车。韩国尤其是李明博政府以来将外界安保的生存战略倾注在美国身上。在掀起中国风后,又高呼“加强对华外交”,却仍然未能摆脱美国的桎梏。最近我们多次目睹了偏美外交的副作用。

韩国长期的生存繁荣战略只有在对美中俄外交平衡上才能推进。对美外交是维持现状,对华外交是最大限度地扩展中层公共外交,加以时日,收获果实。在开启新地平线的西伯利亚,应当采取不看美国眼色的经济外交。如果将西伯利亚作为桥头堡,利用俄罗斯,将可以取得又一对朝杠杆,减轻中国的过度作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