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31日 (周二)
K-culture让外国人学习韩国
상태바
K-culture让外国人学习韩国
  • 奇宣旼 中央SUNDAY 记者
  • 上传 2012.06.28 14: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那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笔者因为语言研修曾在英国伦敦住了4个月左右。在出租房里除了我还住着3个日本人和1个意大利人,一共4名女大学生。慢慢地,笔者和那个名叫达尼埃拉的意大利女生走得比较近。达尼埃拉在伦敦大学SOAS(亚非学院)学习日本文化。和日本专业相符,她拥有着一套价格不菲的和服,还给我看厚厚的日本传统画册。她住进那个房子也是因为室友都是日本人。

那个家的文化果然是由日本人主导的。在公共厨房里,用日本电饭煲做好饭之后,大家一起用筷子夹着吃。出入家门时都用日语问候。达尼埃拉偶尔会说“宣旼,你是韩国人,我是意大利人,我们在英国用日语互相问候,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虽然我想主张韩国的美丽和魅力,但当时却是无论是笔者还是韩国都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节。

最近,笔者采访了针对伦敦奥运会的韩流庆典《五色灿烂》的企划者。他是韩国文化院驻英事业总管组长全惠正(音,44岁)。该文化院在去年外交通商部的23个海外文化院评价中位居第一。这要归功于他们一直兢兢业业地开展韩流相关事业。在韩国国内电影界人士之间颇为有名的伦敦韩国电影节今年已经举办到了第七届。因为BBC的《乔纳森·罗斯秀(Jonathan Ross Show)》而在英国国内身价位列一、二的主持人乔纳森·罗斯甚至在Twitter微博(@wossy)上写道:“在韩国电影节上看了电影《大叔》,实在太有意思了。”

在文化院内设有可乐吧(不销售酒类的夜总会),在这里第一次举办播放K-POP的“K-pop之夜”时,从开始前四个小时起,就有英国青少年排着长队,一直排到了附近的Trafalgar广场。从全组长那里听闻英国国内韩流现状之后,我的眼前浮现出了20年前的情景。一切恍若隔世。但是这离满意的程度还太早。欧洲的韩流、K-culture现在还只是个开始,仅凭着几次偶像团体的演出、几次电影节、几处不错的韩国饭店,很有可能会昙花一现。虽然已经从喜欢韩国文化(第一阶段)发展到了对韩国感到好奇(第二阶段),但是要想像20年前意大利留学生对待日本那样做到学习韩国文化(第三阶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全组长称:“不知道韩国大学为什么不来英国招生。”如果来韩国的留学生增多,发展成为欧洲内的知韩派,那么这种长期的效果则不是娱乐产业或者电影产业、旅游业所能比拟的。在英国的《卫报(Guardian)》中写K-pop文章并运营着K-pop博客的记者埃德温娜·穆卡萨(Edwina Mukasa,22岁)今年10月将来韩国休假。自2008年听了Epik High的歌之后,陷入K-pop的世界已有4年。在这过程中,她直接从第一阶段跨入了第三阶段。该如何将像穆卡萨那样的“潜在知韩派”挖掘出来呢?这是K-culture需要解决的课题。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