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0日 (周六)
比起工作的人需要扶养的人更多,“老去的韩国”冲击报告
상태바
比起工作的人需要扶养的人更多,“老去的韩国”冲击报告
  • 韩爱兰 记者
  • 上传 2012.06.28 10: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全罗南道高兴郡呜马村的金在学(音)里长虽然今年已经60岁了,但还是村子里的年轻劳动力。在有着160名村民的村子里,有70%以上都是65岁以上的高龄层。以最高龄的99岁老奶奶为首,这里有不少都是孤寡老人。在这个主要从事种稻、大蒜的村子里人手不够,金里长十分苦恼。“虽然有耕地,但是上了年纪的人没法种。只能让它荒废着……”但即便这样,呜马村和临近的村子相比还算是年轻的了。包括村子里最小的小学一年级学生在内,共剩下5名小初高中生。金里长叹了口气说:“往后恐怕连那些学生也要因为上学和找工作去他乡了。”

渐渐老去的农村并非最近才出现。花甲再也不会被别人当作老人对待。统计厅于6月27日发表的“未来人口估算图表”中清楚地表明了这种倾向。

据人口估算显示,最先表现出“老去的韩国”未来的地区是全罗南道。全南已经是韩国老龄化最严重的地区了。到了2040年,如今中位年龄(以年龄大小将人口排序时位于中间的年龄)已居全韩首位(43.3岁)的全南届时将达到60.2岁。这意味着即便到了花甲也只不过是在中间年龄。随着年轻人不断前往附近的光州找工作而不断离开,加剧了人口的减少。这将导致到2040年全南地区的被扶养人口(幼年和老人)将比具有生育能力的人口还要多。按比例来算,该地区的可生育人口100名需要扶养老人88.8名和儿童20.1名。从地方自治团体的立场来看,前景十分惨淡。

还有分析称,全南和江原道自2012年开始死亡者人数将超过新生儿,也就是所谓的“负自然增长(死亡-出生)”。这种现象预计将在2013年扩散到庆北、2015年扩散到全北、2018年扩散到釜山。到了2034年左右,韩国全国16个道、市的死亡者都将超过新生儿。

釜山、大邱的人口减少也不亚于全罗南道。统计厅预测,从2015年以后,全南、釜山、大邱的人口将每年递减。预计2015~2020年庆北和全北、2020年~2025年光州和蔚山的人口增长率也将变为负增长。到2040年,除了具有“世宗市效应”的忠南之外,所有的市和道人口都将减少。

大城市中唯独釜山和大邱人口减少,主要原因在与人口的移动。因为蔚山和昌原等附近的工业城市正在抢夺年轻人。统计厅人口动向课长徐运柱(音)称:“釜山和大邱是较早兴起的城市,最近随着产业根基向蔚山、昌原等邻近地区扩大,出现了人口外流的现象。”他解释称:“这与首尔人口不断流向首都圈地区的现象相似。”

首尔大学保健研究院教授赵永泰(音)强调:“正如釜山、大邱那样,大城市的人口减少现象也令人担忧。地方自治团体不应只把人口问题推给中央政府,而是要积极地拿出对策。”他还指出:“要提前减少今后将成为巨大负担的养老福利政策,积极搞活能吸引年轻人的产业。”

◇中间年龄(中位年龄)

将全体人口按照年龄顺序排列,位于最中间的年龄,是衡量人口老龄化的指标。韩国的中间年龄从1980年的21.8岁增长到了2010年的37.9岁。预计2040年将达52.6岁。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