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5日 (周三)
一纸空谈的犯罪受害者赔偿
상태바
一纸空谈的犯罪受害者赔偿
  • 申性浩 首席评论委员
  • 上传 2008.10.24 08:5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 案例1

本月20日,一位30多岁的失业青年在首尔论岘洞一家考试院中纵火,并使用凶器杀害了6名在火势中企图逃离火海的住宿人员。在他疯狂乱砍之下,在附近食堂工作的中国女性等人无辜丧命。由于犯罪嫌疑人是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死者家属不但拿不到一分钱的赔偿金,就连举办葬礼的费用也分文难收。尽管如此,出于保护人权警察用帽子和口罩将罪犯的脸部遮盖起来。

# 案例2

1969年4月,日本东京某高中附近的一处金达莱花地里,该校1年级学生Kagami 宏的尸体让人触目惊心。第二天犯罪嫌疑人被抓获。让人吃惊的是,犯罪嫌疑人竟然是死者的同班同学。他说,Kagami平日常常欺负自己,在案发当日当他向Kagami显示自己持有刀子时,Kagami还戏弄他说“你长得像头猪”,于是他就失去理智地砍向了Kagami。

这名犯罪嫌疑人被判为少年犯进了少年劳教所。此后,一度深陷老虎机赌博的Kagami父亲通过宗教活动来抚慰自己痛楚的心灵,20年后患癌症离开了人世;Kagami的母亲终日破口大骂,还不时晕倒;妹妹在无数次的割腕自杀等自残行为中度过了自己的青少年时期。时光飞逝,30年过去了。1997年,在一位自由记者的追踪下获知,他在少年劳教所收容了3年后获释出狱被父亲的小妾认养成为其养子,并改名换姓。此后,这位当年的少年罪犯从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并成为一名辩护律师(奥野修司《我的儿子死了》)。

条件苛刻,金额数目少之又少 每年重大犯罪行为频频发生,其件数也屡增不减,然而对受害者的赔偿之路却是那么地遥远和迷茫。特别是类似此次首尔论岘洞考试院发生的这起“别问理由”式的杀人事件日渐增多。据警察厅统计,去年出于偶然和冲动而行凶、纵火后被逮捕的犯罪者分别为544人和813人。问题是这些犯罪者大部分是没有经济能力的“单身”,受害人很难获得赔偿。

所以国家为了照顾这些人设立了犯罪受害人救济金制度。国家对伤害生命、身体的犯罪行为所引发的损失(过失罪除外)提供补助,因为国家有保护公民不受犯罪行为侵害的义务。但若受害人因为犯罪行为导致死亡,补偿金额最高只有1000万韩元。伤残补助分3个级别,分别可以获得300万韩元到600万韩元不等。

与此相比,日本不久前将死者家属救济金提高到最高2964万5000日元(相当于4亿多韩元),伤残救济金也细分为14个等级,最高补偿金额为3974万4000日元。为此今年预算也高达22亿3000万日元,超过300亿韩元。然而韩国用于犯罪赔偿的预算只有16亿韩元,相比之下不免有些自惭形秽。

犯罪受害人救济制度要想取得实效,就必须大幅度缓和补助限制条件。现如今严格规定必须符合“加害人不明,或没有经济能力”,而且对于补助对象也过度限制,加害人和受害人如果构成亲戚关系,则被排除在补助条件之外。因此,有必要缓和补助限制条件,使得广大受害者都能够得到一定的补助。同时,有必要进一步细分补助金,让受害人可以获得治疗费补助、收入损失补助、葬礼费补助等各种实质性的援助。

有必要组建犯罪受害者基金

我们现在不是统统将责任归咎于国家预算的时候,我们有必要组建一个类似美国联邦犯罪受害者基金(Crime Victims Fund)一类的基金会。美国联邦犯罪受害者基金拥有130亿500万美元(截止到2005年)的资金,为犯罪受害者提供治疗费、律师费、葬礼费和收入损失补助。

同时,虽然犯罪者的人权也需要受到保护,但我们不希望Kagami家族的悲惨情景(案例2)再次发生。即,不希望看到一段时间过后犯罪者堂堂正正地再次做人,而受害者及其家族却无法摆脱不幸的桎梏。为此,希望国家能够出面洗刷受害者的痛苦,为他们擦干满面的泪水。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