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金融危机中关注澳大利亚的理由
상태바
金融危机中关注澳大利亚的理由
  • 裴明福 评论委员
  • 上传 2008.10.23 09: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澳大利亚悉尼有一座名叫“海德公园军营”的博物馆,这里曾经是从英国被强制发配到澳大利亚大陆的囚犯们居住过的地方。如今这里被改造一新,展出各种囚犯的犯罪记录,看到这些不免让人啼笑皆非。

这里详细地记载了每一个囚犯的罪名和刑期。例如偷羊者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而偷马者则被判处终身监禁;一般偷窃判处7年有期徒刑,拦路抢劫被判处终身监禁;就连偷窃衣服或手帕都要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

曾经的流放地,如今的人间乐园

19世纪初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城市化也加快了前进的脚步,英国出现了众多的城市贫民迫于生计的压力铤而走险,走上了偷窃的道路。英国政府对此施以重刑,严加处置。对于无法适应初期资本主义的残酷体制而被社会所淘汰的这些人,政府不但实施了出人意料的重刑,甚至采取了非人道的隔离措施。在争霸整个世界的英国资本主义的光环下,浸透着囚犯们无数的鲜血和眼泪。

历史似乎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曾经作为囚犯流放地的澳大利亚,如今发展成世界上最适合生活的国家之一。从购买力水平、人均收入来看,澳大利亚远远超过英国、法国、德国,成为富甲一方的国度。将本部设在迪拜的国际投资集团智库机构列格坦(Legatum)以104个国家为对象进行了调查在上周发表的《国家繁荣指数》中,澳大利亚占据首位。在经济健全性和“生活质量”评价中,澳大利亚一举夺魁。英国周刊《经济人》杂志在每年一次评选的《世界上最适合生活的城市》排名中,2008年,墨尔本(第2位)、珀斯(第4位)、阿德莱德(第7位)、悉尼(第9位),澳大利亚各城市都在前十名。

英国作家劳伦斯(D H Lawrence)说:“去澳大利亚可以感受到一种自由。”但笔者在悉尼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自由的空气,市内各个角落所流淌着的富有的痕迹和遗产,自然和人工的巧妙结合,尖端技术和传统的和谐共存、跨文化的开放性,造福人类的绿色环保等等,总之一句话,是自由和繁荣的有机结合。在这块同美国本土面积相当的广阔土地上只居住着2100万人口,那里拥有着无穷无尽的自然资源,但这些并不是富有的全部。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金炯雅(音)作为韩国侨胞,在澳大利亚生活了近30年。她提出一个名词,叫做“澳大利亚式的平等主义”。我们有必要关注澳大利亚式的平等主义,这种平等主义来自于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共同分享压迫和痛苦的囚犯们之间所形成的一种手足情谊。这种澳大利亚式的平等主义或许会引发“高罌粟花症候群(Tall Poppy Syndrome)”,即愤世嫉俗、嫉妒、诽谤、中伤并且过度批评那些在经济上、社会上或政治上有较高地位的人,但却为重视机会平等和社会异同创造了文化土壤。其结果是,不但追求立足于市场原理的资本主义的效率性、不走极端,同时能够达成考虑社会平衡的跨越党派共识。

效率性和平衡性的协调

这次从美国开始的经济危机中澳大利亚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但由于澳大利亚政府迅速应对受到民众和市场的信赖。陆克文(Kevin Rudd)总理的支持率反而直线上升。陆克文总理将这次事态归结为“经济国家安保危机”,并采取了强有力的扼制措施。政府保证支付3年间的银行存款,而且保证各大银行的对外债务。同时为了避免经济倒退,政府斥资104亿澳大利亚美元(约9兆韩元)用于稳定民生,搞活经济。金融危机发生后,陆克文总理的支持率上升了10%,一度飙升到71%。可见坚不可摧的国家政局是澳大利亚繁荣的又一法宝。

有道是物极必反,极端只是一种教条主义的表现。这就是我们需要在市场万能的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中再一次关注澳大利亚的原因所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