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4日 (周日)
“陷入改革两难困境的金正恩若提出新主体思想恐栽跟头”
상태바
“陷入改革两难困境的金正恩若提出新主体思想恐栽跟头”
  • 金永熙 大记者
  • 上传 2012.05.18 08:4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当朝鲜承诺中断宁边核设施的运作、恢复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视察团、停止导弹发射与核试验、与美国成功达成可以获得美国24万吨营养食品支援的2·29朝美协议时,人们曾一度期待金正恩可能与其父亲有所不同,说不定会积极开展朝美对话、重启六方会谈,促进朝韩关系的恢复。但那只不过是幻想罢了。朝鲜发射了伪装成人造卫星的弹道导弹,打破了朝美协议,说不定还将进行第三次核试验。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在美国,出现了一本在朝韩历史和政治的大框架下系统地预测类似事件的著作,那就是维克多·车(Victor Cha)的《不可能的国家(The Impossible State)》,其副标题是“朝鲜的过去与未来”。他在乔治W.布什总统时期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亚洲局长时,曾以六方会谈次席代表的身份与首席代表克里斯·希尔(Chris Hill)一起,在成功签订了2005年9·19共同声明上发挥了核心作用,是数一数二的韩半岛专家。现任乔治城大学教授和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韩国研究部长,潜心于朝鲜和韩半岛的研究。

维克多·车认为,金正恩的朝鲜向其祖父时代的朝鲜看齐,他不会带领朝鲜走向未来,只会将朝鲜带回过去。他带着这一深信不疑的假设写成了这本书。用他的话说就是新主体思想(NeoJucheism)。他说朝鲜认为中苏关系最为恶劣的六七十年代冷战时期是朝鲜的黄金时期。那时,中国和苏联为了赢得朝鲜的支持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托金日成巧妙的走钢丝外交,朝鲜在体制竞争和经济实力上超过了韩国。然而,“80年代中期开始,朝韩之间经济的差距拉大”。当朝鲜遭受了极为严重的电荒,不得不减少粮食供应量时,韩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达到了两位数。90年代初,随着前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以及韩国与苏联、东欧圈、中国的建交,使得朝鲜产生了危机感。维克多·车分析,为了摆脱这一危机,朝鲜开始正式着手开发核武器。

金正恩从父亲那里继承了经济危机,生活富裕的韩国就在身旁。维克多·车预言,金正恩可能会走上在绝路中终结的意识形态之路。他断言:“复古主义意识形态将过去10年间朝鲜的失败归结于是经济改革污染了意识形态,只要这样的意识形态继续存在,那么改革开放将无立足之地。金正恩进退两难的处境是很明显的”,“仅凭新主体主义无法维持他继承的国家,将金正恩的领导赋予正统性的只有新主体主义”。金正恩如果不进行改革,便无法改善百姓的生活;而一旦进行改革,尝到改革甜头的百姓们就会要求更快的变化。因此他分析认为,金正恩陷入了无法改革的进退两难之地。

书中还出现了2009年朝鲜采取强硬态度进行回旋的直接背景。李明博总统将六方会谈次席代表黄浚局派往朝鲜平壤,与朝鲜协商韩国购入宁边的8000个燃料棒的事宜。然而朝鲜却漫天要价,协商搁浅。已经习惯了宽大的阳光政策的朝鲜对于李明博总统的强硬态度感到很不悦,在美国奥巴马总统就任时发射弹道导弹表示“欢迎”,抵制六方会谈,并驱逐了国际原子能机构视察团,还宣称要强行进行8000个核燃料棒的再处理。

维克多·车认为,将先军政治当做新主体思想的主轴是金正恩的新主体思想和金日成原本的主体思想所不同的地方。“新主体必须开发核武器,不能抛弃。朝鲜坚信,正是因为利比亚的卡扎菲放弃了核武器才招致了美国和北约的军事介入”。他在书的结尾部分大胆预测:“年轻而无经验的独裁者将无法解决意识形态与社会之间的差距。2012年将新上任的包括韩美中俄在内的该地区新领导人在任期结束之前将会让朝鲜做一个了断(Discontinuity)。”朝鲜将在4~5年内发生大变革,如果韩半岛专家的此预言成为现实,那么朝韩关系和韩半岛将进入一个新的时期。让我们站在“不可能的国家”边上拭目以待金正恩的动向。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